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70章 查出是丁嘉陷害君梦瑶…
    这个发现令慕容怀惊喜不已,握着君梦瑶的手紧收了下,“太好了,你终于记得我了!”

    “疼,”君梦瑶缩回自己的手,就像看着个老朋友似得看着慕容怀,“是的,我想起来了,十多年前,我们就已经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些天慕容怀对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,并不是在蓄意骚扰她。

    “你想起来真是太好了,瑶儿,我答应过会保护你,就一定会做到的。”慕容怀满脸喜悦无法自持,“你放心,我已经派人去抓那个打伤你的混蛋,到时候一定会把他扒皮抽筋!”

    君梦瑶却没有慕容怀那么激动,就算她想起了儿时的那些经历,也只是觉得慕容怀是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承诺,不过是年少不懂事乱说的罢了,当不了真。

    她向来孤单惯了,甚至觉得自己的存在会为身边的人带来不幸,因此下意识排斥慕容怀的热情,“不用了,他是我请的私家侦探,被人重金收买想要害我。等我出院,会把这件事给警察讲清楚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不冷不热的态度令慕容怀的笑容僵在脸上,愕然了两秒道,“瑶儿,你既然已经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,为什么还这么疏远?你小时候都是赖着我让我背,喊我怀哥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那是小时候的事,做不得数的。”君梦瑶笑得客套,“这些年过去,我们都已经长大了,又怎么能把小时候说过的那些话当真呢?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脸色瞬间阴郁下来,“为什么不能当真?难道你忘了我们是怎么生死相依,才从崖底那片森林中走出来的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并没有忘,”君梦瑶淡淡叹了口气,“只是回顾这些年,我觉得是自己的存在才害了身边的人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话!”慕容怀的脾气被挑上来,狠狠瞪了君梦瑶一眼,“你怎么能这么想自己?谁给你的这种错觉!对我来说,当年的你就是从天而降的小天使,拯救了手足无措的我。以后都不许你说这种话,否则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君梦瑶想要反驳几句,看到慕容怀脸色不善,聪明地决定暂时不去挑战他的耐性。

    眼前的慕容怀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和善的小哥哥,他的脾气阴晴不定,不小心就会被惹毛。

    而她呢,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,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和压力。

    之前她还不太确定妈咪的过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,现在却无比艰辛,这件事绝对有着天大的阴谋,而且绝对跟丁嘉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毕竟当年唯一跟妈咪池欢有利益关系的,也就只有丁嘉了。

    现在能出手就收买私家侦探,也唯有丁嘉才有这个实力。

    当年,一定是丁嘉背地里做了些什么,才导致爹地和妈咪双双赴死!

    “在想些什么?”慕容怀的大手落在君梦瑶的额头上,“瑶儿,我刚才并不是在凶你,你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刚才语气不太好,慕容怀主动道歉。

    他之前心心念念想找到君梦瑶,是想细心呵护的,而不打算吓到她。

    君梦瑶偏了下头,不着痕迹挣脱慕容怀的手,“没有,我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瑶儿,什么时候我们之间变得那么疏远了?”慕容怀的眼里闪过抹怒意,“明明小的时候,你对我是绝对的信赖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被躲避的感觉令慕容怀很不爽,他很讨厌君梦瑶眼里的疏离。

    明明她都已经想起了往事,为什么还跟之前一样,跟他保持距离呢?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那是小时候的事情,”君梦瑶歉意笑了下,“我们多年不见,脾气和性格肯定都发生了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君梦瑶没有再说,她的意思很明显,一别经年的他们,早已经变成了曾经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哪怕是想起儿时那些往事,她最多绝对慕容怀无比熟悉而已,根本做不到像小时候那样,全身心地信赖他。

    小时候毕竟是小时候,如今时过境迁,早已经物是人非啊!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说这种蠢话,”慕容怀不悦地皱起眉锋,一把握君梦瑶的小手,“你这个傻瓜,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是你最值得信赖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君梦瑶嘴角扬起抹浅笑,调皮地冲慕容怀眨眨眼,“我没说不信任你啊!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说不信任慕容怀,而是无法再回到小时候,能够不掺杂任何的想法,全身心信赖着他。

    这抹比春日朝阳还要灿烂的甜美笑容,看得慕容怀楞在原地,恍惚回到了多年前的那处崖底。

    他的小瑶儿,就应该笑得这么无忧无虑才对!

    两人正在病房内对视着,病房门被敲响,之前离开的裴川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“总裁,我找到了那人的住址,他是个名声并不太好的私家侦探,贪酒嗜赌。”裴川恭谨低头汇报着,“他的住处已经人去楼空,估计已经畏罪逃亡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慕容怀淡然抿唇,“他的个人账户查下,最近有没有大笔汇款?”

    “已经查了,两天前他账上多了三百万。”裴川点头,“支付方转了几个渠道,不过我还是查出来,这笔钱最早是从君家的公账上划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三百万就敢杀人,还是这笔钱只是订金?”慕容怀眼眸晶亮,“继续调查,看看究竟是君家的谁,把这笔钱划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裴川还没有来得及点头,君梦瑶已经轻轻摇头,“不用了,我已经知道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君氏集团的掌权人是爷爷没错,但是财务支出这些,早就由丁嘉来负责。

    眼下那名被收买的私家侦探溜走,君梦瑶并不想这么快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丁嘉这条毒蛇,要么不打,打就要狠狠打在她的七寸上,这才能避免她反扑!

    聪明如慕容怀,立即明白了君梦瑶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赞同地点头,冲裴川吩咐道,“就按照君小姐去说的吧,另外,严密注意君家的丁嘉和君梦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裴川领命离去,病房内重归宁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