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怀轻轻握住君梦瑶的手,“瑶儿,你放心,以后有我,绝对不会再让你被任何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眼睫毛翕动了下,最终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孑然一人的她饱尝世间冷暖,眼前的慕容怀,确实是她唯一能稍稍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也仅限于信任而已,她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,想要弄清楚的东西太多,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多想别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惊魂一劫后,君梦瑶就在医院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慕容怀每天都守在医院,将她照料的无微不至,两人的感情也渐渐升温。

    那名私家侦探始终没有再露面,裴川密切监视着丁嘉和君梦云的动向,暂时没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转眼几天过去,君梦瑶额头上的伤已经彻底恢复,可以随时办理出院。

    这天,慕容怀像往常一样陪着君梦瑶走出病房大楼,打算跟她去外面的小花园呼吸下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两人正并肩走着,刚走到门口,就有人横冲直撞过来,“让开!别挡本小姐的路!”

    莽撞的来人头也不抬地快步走着,如果不是慕容怀拦得及时,差点就迎面跟君梦瑶撞上。

    “哪个不长眼睛的混蛋,居然敢拦我的路!”

    来人怒冲冲抬头,看清时慕容怀时瞬间变了脸,“怀哥哥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居然是神色匆匆的君梦云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在医院遇到慕容怀,惊讶了两秒,看清了穿着病号服的君梦瑶,开心地差点跳起来,“君梦瑶,你病了?那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面对君梦云毫不遮拦的恶意,君梦瑶不客气怼了回去,“等你生病,这句话我一定会逐字奉还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,”君梦云不雅地翻了个白眼,“得了吧你,我哪有你倒霉啊,小时候你不是失踪就是摔跤,根本就是个倒霉鬼。去去去,离我远点,别被晦气冲到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君梦云就作势挤开君梦瑶,想要站在慕容怀的身边,“怀哥哥,云儿已经好几天没见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大手拥住君梦瑶转身,根本没有半点要理会君梦云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冷漠令君梦云下不了台,跺了跺脚跟了上来,“怀哥哥,你还没有回答云儿的话呢。这些天云儿都没见到你,真的十分想念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停住脚,头也没回地冷哼了声,“我是给了你什么错觉,让你认为自己有资格叫我怀哥哥?以后离我远点,我可不想被你的晦气冲到身上。”

    后面这句话是刚才君梦云嘲讽君梦瑶的,如今被他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。

    君梦云顿时尴尬地红了脸,窘迫到不知道该继续追还是要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冲过去推开君梦瑶,跟慕容怀并肩走在一起,又害怕会惹慕容怀不开心,心里有几分胆怯。

    慕容怀撂下这句话后,拥着君梦瑶继续大步往前走,君梦云站在原地捶胸顿足,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云儿,你傻站在那儿干什么!快点,你爷爷住在二楼的重症监护室,还不赶紧给我过来!”丁嘉的声音从大厅里传来,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催促。

    原来她早就到了,只是脚步匆匆的,将君梦云给丢在了后面而已。

    君梦云怨毒地瞪着门口的君梦瑶,正准备跺脚离去,却看到君梦瑶转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他怎么了?为什么会住在二楼的重症监护室?”

    君梦瑶冷声问着,如果不是听到这句话,她早就走得远远的,看都懒得多看君梦云一眼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年她都在国外长大,但是毕竟是爷爷资助的,于情于理,君梦瑶都觉得自己要过去探望。

    君梦云正妒恨着君梦瑶,看到走回来,立即不爽地猛翻白眼,“关你什么事,他是我爷爷,轮不到你关心!”

    君梦瑶冷漠盯着君梦云,声音笼上层凌冽,“我再问最后一遍,爷爷他为什么住院!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面对这样的君梦瑶,君梦云都不敢看她的眼睛,“关你……关你什么事?你少在这里吓唬我!”

    “云儿,都让你快一点快一点,你怎么还在磨磨唧唧的!”丁嘉不耐烦走了过来,看清楚一旁站着的君梦瑶时,瞬间惨白了脸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样?”君梦瑶凛然看向丁嘉,“你是不是很奇怪,我怎么还没有死!”

    “是,”丁嘉刚准备点头,下一秒就回过神来摇头,色厉内荏道,“有病,你死还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可没那么恶毒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丁嘉就拽了下仍满眼妒恨的君梦云,“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君梦云恶狠狠瞪了君梦瑶一眼,这才不甘心地跟着丁嘉离开。

    母女俩刚走了两步,身后就传来君梦瑶的质问,“站住!爷爷他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什么关系,你这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!”君梦云不屑地翻了个白眼,扭头挽住丁嘉的手臂,“妈咪,我们走!”

    丁嘉侧眸看向君梦瑶,眼里的眸光意味深长,很快又收回视线,转身朝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她们不理会君梦瑶走得飞快,转眼来到二楼重症室外,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已经迎了上来,“君太太,君小姐,你们终于来了,君老爷子已经等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丁嘉微微点头,“我爸他现在状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目前状态稳定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医生领着丁嘉和君梦云走进病房,君老爷子正半靠着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爸,我和云儿来看你了。”丁嘉喊了声。

    “唔,”君老爷子闻声睁开眼睛,冲医生点点头,“带云儿过去吧,她是我的血亲,捐赠肯定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”医生看向君梦云,“君小姐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丁嘉瞬间白了脸,有些慌神地挡在医生,“等等,你要带她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君太太,君老爷子受病毒性肝炎的侵袭,肝脏已经逐渐衰竭,必须尽快寻找到合适的肝脏来进行移植。”医生耐心解释起来,“而亲属间的活体肝移植,无成功率都是最高最安全的,因此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