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73章 震惊:君梦云不是您的亲孙女…
    这些年来他确实没能好好照顾之谦的这个女儿,好在现在还不算太晚,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弥补。

    “瑶儿,等爷爷做完手术,就去公司更改股权,给你应得的30%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爷爷,我不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推辞的话还没说完,门外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“老爷子,太太打伤了我们,带着云小姐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君老爷子瞬间变了脸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保镖这才匆匆走进来,右手捂住额头,殷红的鲜血正汩汩透过指缝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们刚摁着云小姐抽取了血液样本监测,还没来得及看到结果,太太她突然拎起化验室的凳子砸过来,然后带着云小姐跑走了。”

    保镖的话令君老爷子勃然大怒,“可恶!这个丁嘉,到底想要做什么!我看她存心就等着我死!咳咳……真是可恶啊!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气得连声咳嗽起来,君梦瑶毫不犹豫地撸起自己的衣袖,“爷爷,抽我的吧,我愿意捐赠肝脏!”

    君梦瑶的大义凛然,彻底震撼住屋内的君老爷子和那名受伤的保镖。

    他们不可思议看向君梦瑶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些年君家最风光的,始终是君梦云,几乎都没人知道君家还有个叫君梦瑶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如今君梦云害怕跑走,君梦瑶却毅然站出来,两人的心灵力见高低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被感动的热泪盈眶,将探究的目光看向眼神不善的慕容怀。

    “哼!痴心妄想!”慕容怀冷哼了声,拿起手机拨了串号码,“阿川,把跑走的丁嘉和君梦云给我带回来!”

    只要有他在,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孩!

    今天这个肝脏,无论君梦云同意与否,都必须由她捐赠!

    慕容怀君临天下的气势令在场的人噤若寒蝉,甚至都不敢大声呼吸。

    就连君梦瑶都愣愣看向慕容怀,“捐赠肝脏并没有太大的危险,我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问题我有,既然这些年都是君梦云顶着君家千金的名分,现在就到了她该做贡献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不容置疑道,“荣耀与义务是对等的,我想君老爷子也不忍心接受你的肝脏。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哪能没听出慕容怀刻意维护君梦瑶的意思,立即跟着点头,“是啊瑶儿,这些年都是云儿过着千金小姐的日子,是爷爷亏待了你,又怎么可能会让你来捐赠呢?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裴川已经一手一个,将刚跑到医院楼下的丁嘉和君梦云给拎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老实待着!”裴川直接将两人丢在病房地上,天神般堵在门口。

    丁嘉原本以为自己能带着女儿离开,哪知道还没来得及跑出医院大门,就被这尊瘟神给拎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环顾了下怒视着她的君老爷子,以及宛如怒目金刚堵门的裴川,眼睛转了几下,噗通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爸!都是我自私,是我不好!”无计可施的丁嘉朝君老爷子爬了过去,连声祈求起来,“可我实在是心疼自己的云儿啊,她还那么小,不应该承受这样的风险呐!”

    君梦云立即跟着有样学样,也跪爬了过去,哭啼啼哀求着,“爷爷平时最疼云儿了,怎么舍得让云儿开肠破肚受半点伤呢?爷爷,云儿实在是害怕啊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可真是母女,自私自利的嘴脸简直如出一辙。”慕容怀冷声嘲讽起来,“你们的命就金贵到镶了金边,别人就活该命如草芥,任你们予取予夺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这样的,云儿她体质不好,万一落下病根可不得了,”丁嘉看了一圈,索性跪爬着朝君梦瑶过来,“瑶儿,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好女孩,平日连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。你帮帮云儿好不好?把你的肝脏捐给爷爷吧!”

    君梦瑶冷眼看着这样的丁嘉,心里好一阵寒凉。

    在她的儿时记忆里,丁嘉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,看她的时候一向都是用眼角冷瞥。

    这会儿却为了君梦云向自己卑躬屈膝的祈求,只为了保护好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而她呢?就因为从小没有了妈咪,就活该成为被要求的那一个么?

    “瑶儿,我知道你是个心底善良的好女孩。”丁嘉继续央求着,“看在小时候我对你不薄的份上,你就帮云儿一把,替她去捐肝脏吧!”

    君梦瑶却冷笑了声,“你嘴里的不薄,具体表现在哪里呢?是让我吃佣人吃剩的饭菜,还是让我睡在狗窝,被君梦云当马骑呢?”

    儿时的记忆君梦瑶已经大多模糊,隐约只记得这些,还有无论走到哪儿,丁嘉都如影随形般的瞪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居然都记得?这不可能,明明你都被……”丁嘉话说到这儿,连忙收声转移话题,“瑶儿,难道你真的要这么心狠?都不肯救你爷爷么?”

    “救爷爷是义不容辞的事,只要他一句话,我绝对责无旁贷。”君梦瑶冷声摇头,“不过现在爷爷要的不是我,而是君梦云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君爷爷再也听不下去,他知道丁嘉一向不喜欢君梦瑶,却没想到她私下里做得这么过分。

    “够了!都不要再说了!”君老爷子狠狠瞪了丁嘉一眼,然后威严看向自己的手下,“还愣着干什么?带云小姐下去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啊爷爷,我不要被割肝,我不要身体上留下手术刀痕迹,不要!”君梦云拼命后退,眼泪都吓了出来。

    丁嘉见事情没什么挽回的余地,毅然从地上站了起来,“爸,既然你执意如此,那就用我的肝脏吧!云儿太小,我来替她承受被割肝的痛楚。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愣了下,显然没想到丁嘉会这么说,好一会儿才轻轻摇头道,“可是医生说了,我年纪大了,唯有血缘间的捐赠才会减少排异反应,提高成功率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负责检测血样的医生匆忙走了进来,“君老爷子,有件很重要的事我们必须通知你,云小姐跟你并没有亲属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君老爷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医生,你是不是搞错了?云儿是我养了二十多年的亲孙女啊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了,”医生认真地看着手里的那串样本数据,弯腰递给了君老爷子,“我们只用事实结果来说话,至于其它的,就不是我们能解释清楚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