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74章 你就是当年血案的凶手…
    君老爷子一把夺过监测报告,看到上面清楚无误写着“无亲属关系”几个大字,不由气血涌头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拍病床,恶狠狠瞪视着丁嘉,“说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丁嘉被这声怒吼吓得直哆嗦,低着头不敢吭声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!赶紧给我说清楚,为什么她跟我没有亲属关系!”君老爷子怒冲冲指向同样不解的君梦云,“她到底是谁家的孩子!”

    身在豪门,君老爷子自然比任何人都要熟悉那些蝇营狗苟的手段,哪家的豪门没有点风流韵事和见不得光的龌龊?

    他只是没想到,如今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他的身上!

    如果君梦云真的不是之谦的女儿,那他岂不是被蒙蔽了二十多年!

    被欺骗戏耍的滔天怒火几乎要将君老爷子给淹没,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,如果不是身体有恙,早已经冲过去将丁嘉给一脚踹倒!

    “爸,你听我解释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啊,”丁嘉浑身发抖起来,眼睛飞速转着,努力寻找着合适的理由,想要把事情给压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是,守在门口的裴川走到慕容怀身边,低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慕容怀微微点头,裴川大步离开了病房,很快走得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一时半会是说不清楚的,还是我来吧。”慕容怀冷冰冰瞥了跪在地上的丁嘉一眼,“今天你就算舌灿莲花,也别想就这么轻易给糊弄过去。因为君梦云,根本就不是君之谦的亲生女儿!”

    丁嘉脸色一僵,大声怒斥着慕容怀,“胡说八道!云儿明明就是之谦的亲骨肉,你这样说,分明是对之谦,对君家的羞辱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在羞辱君家,恐怕你比谁都要心里清楚!”慕容怀冷哼了声,“当年你做下的那些风流丑事,真以为没有人知道么?那个私家侦探就是因为查到了这些,才会被你用钱给收买的吧?后来你尝到了甜头,索性指派他去杀害瑶儿,因为你的妒恨,根本不允许池欢的孩子活在这个世上!”

    丁嘉如同烂泥般软在地上,额头上满是虚汗,双手更是因为害怕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君老爷子怒目瞪过来,“快说,到底是不是这样?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爸,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啊!他根本就没有证据,我怎么可能会做这些事情呢!”

    丁嘉努力辩解着,拼命摇头,压根不承认慕容怀说的半个字。

    慕容怀也不着急,反而悠然看向丁嘉,“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既然想要证据,我就给你证据!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轻轻拍了下手,“阿川,人带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裴川低沉的回答声,“总裁,幸不辱命,他们已经顺利抓到了那名私家侦探,现在就在我的手上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裴川就大步走进来,将左手提溜着的私家侦探给丢进病房,然后大声呵斥道,“给我老实交代,不要想耍花样!”

    “是是,我全说,一个字都不漏地交代!”被丢进来的私家侦探脸青鼻肿,显然不久前刚挨了通胖揍。

    这个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的家伙,心虚地跪在地上,冲君梦瑶猛里磕头,“对不起瑶小姐,是我贪心不足,有眼不识泰山,竟然胆大包天对你出手!这一切都是丁嘉指使我的,请你一定要原谅我啊!”

    被指控的丁嘉哪里肯认,气得脸都绿了,“你是谁啊,在这里胡说八道,我根本就不认识你!”

    “君太太,两个月前我接受了瑶小姐的委屈,帮她调查她父母当年死亡的真相,结果却不小心被你给发现。是你给了我一大笔钱,让我停止调查的!”

    私家侦探为了保全自己,将事情的原委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他接到君梦瑶订单后不久,就开始着手调查十多年前君之谦和池欢双双赴死的原因。

    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多年,但是只要用心找,还是被他给找出了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循着这些蛛丝马迹,私家侦探很快就推测出来,当年的事情跟现在的君太太丁嘉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去找丁嘉,发现被跟踪的丁嘉已经找上门来,甩手就给了私家侦探两百万。

    这笔钱不仅是用来封口的,心狠手辣的丁嘉还有另外的要求。

    她表示,只要私家侦探能令君梦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,后续会再打给他三百万。

    面对巨额用佣金,私家侦探动了心,稍微筹划了下,就将君梦瑶骗到了当年池欢租住的破旧宅院,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结果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,做完这些就直接出国躲了出去,根本没想到君梦瑶被裴川给救了。

    而他也没有能潇洒太久,直接被慕容怀的手下给堵在了椰林飘香的沙滩上,暴揍一顿后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,你们直接把我送进监狱吧!”私家侦探面如死灰跪在地上,宁愿进监狱,也不想落在慕容怀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么轻易就想进监狱?”裴川冷哼了声,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,不然的话,哼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裴川直接用冷哼代替,吓得私家侦探直接瘫倒在地,差点尿了裤子,“我说,我说,我有证据,君之谦和池欢当年的死,也跟丁嘉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你根本就是在造谣!”面如死灰的丁嘉从地上爬起来,抬手就朝私家侦探打去,“你再敢造谣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!”

    被打到的私家侦探边躲边大声反驳着,“本来这就是事实!你就是当年血案的凶手,我有证据,根本没有胡说!”

    “放屁,老娘出身高贵,做事端庄大方,根本不是池欢个烟花女子可以比的!”

    丁嘉的眼睛早已经泛红,“她根本就不配站在之谦的身边,我才是之谦光明正大娶回来的老婆!”

    私家侦探反唇相讥起来,“呵呵,事实到底如何,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。需不需要我念出池欢当年的日记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