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嘉瞬间变了脸色 ,“可恶,你不是说已经烧了么!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几乎等于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私家侦探得意狞笑起来,“你们这些世家豪门,表面风光十足,暗地里藏了多少的蝇营狗苟啊!我如果不留点后手,肯定早被你找人给灭口了!”

    丁嘉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自己这是被套了话,更是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她抬手再次朝私家侦探打去,“可恶!你居然敢耍我!看我不扒了你一层皮!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君梦瑶牢牢抓住丁嘉的手,眼里的仇恨一览无余,“说,你到底是怎么残害我妈咪的!”

    此刻的君梦瑶愤怒无比,完全相信了私家侦探的话。

    毕竟连她的存在丁嘉都无法容忍,重金收买私家侦探想让她从这个世界消失,当年的手段肯定更加不堪!

    “瑶儿,”丁嘉满脸的委屈,“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,可是从小我都待你如己出,你怎么能听个陌生人挑唆呢?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躺在病床上冷哼不已,“够了,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演戏了!丁嘉,自从你嫁进我们君家的门,就没有消停过,你敢拍着自己的良心,说自己没有对瑶儿做过什么?那她小时候被一次次拐卖、落水、坠楼,又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君老爷子比谁都要清楚,他只是念在丁嘉嫁进来不久君之谦就离世,没跟丁嘉认真计较过,而是将君梦瑶催眠送出国,这才避免了丁嘉的残害。

    如今私家侦探一提起往事,君老爷子也是信了几分,想要知道当年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爸,连你也不相信我么 ?”丁嘉拼命摇头,“真不是我,我当年什么都没有做!明明是池欢那个狐狸精,她把之谦的魂都勾走了啊!她鼓动之谦跟我离婚,自己站在一边冷眼旁观!我绝对不会输给她,死也不可能会输给她的!”

    一贯优雅贵妇范儿的丁嘉此刻陷入到当年的记忆中,泪水早已经湿了脸颊。

    在朦胧泪珠里,时光穿梭到十几年前,那时的丁嘉正是青春豆蔻的好年华,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。

    自视甚高的她目空一切,却爱上了个性冷淡的君之谦,一眼万年。

    然而彼时的君之谦已经有了池欢,一个出生在普通人家的平凡女孩,脸上总是挂着最明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丁嘉总是躲在暗处,妒恨地看着君之谦对池欢各种关爱,恨不得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拆散他们,丁嘉蓄意散播流言,制造池欢是欢场卖唱女子的假消息,气得当时的君老爷子差点将君之谦给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来自家庭的重压并没有切断君之谦和池欢的感情,反而让他们相爱的愈发真挚。

    而用尽手段的丁嘉终于绝望的发现,自己无论怎么努力,都挤不到君之谦和池欢的中间,无法赢得君之谦的半点注意。

    就在丁嘉就要心灰意冷时,却意外成为了君子谦和池欢的朋友,赢得了她们的信任。

    狠毒的丁嘉为了拆散君之谦和池欢,想到了更加恶毒的主意,领着池欢去酒吧彻夜狂欢,想要趁机毁了池欢的清白。

    谁知道天不从人愿,喝醉了的池欢被君之谦及时抱了回去,留下醉醺醺的她孤零零倒在了酒吧里。

    等丁嘉醒来后,发现自己睡在酒吧的厕所里,浑身上下的衣服被丢在一旁,身上更是格外狼狈。

    丁嘉这才知道,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,居然被不知道名姓的人给糟蹋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,偷偷收拾好自己回到了家中,心里对池欢的怨恨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丁嘉认为,如果不是因为池欢的存在,高贵如她,怎么可能会被人给占了便宜!

    后来,她更加卖力地散布各种针对池欢的谣言,终于令君老爷子雷霆大怒,下了命令坚决不准池欢进君家的门。

    无奈的君之谦只好偷偷跟池欢租住在外面,却仍是抵不过君老爷子的手段,被硬抓了回去。

    面对君老爷子的雷霆重压,君之谦从未想过屈服,而是默默抗争着,直到池欢生下君梦瑶,仍是不肯向君老爷子低头。

    看着爱得坚贞的君之谦和池欢,以及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婴,丁嘉气得浑身发抖,想到了个更加恶毒的主意。

    她重金请了些恶人,将池欢和刚满月的君梦瑶绑架起来,然后跑去找君之谦,说君老爷子震怒孩子的出生,让君之谦自己选择,要么娶她进门,要么就让池欢母女俩彻底在人间消失。

    君之谦当时因为池欢母女的事情,早就跟君老爷子冷战多年。他都没有去求证,就相信了丁嘉的话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后,君之谦坚决不同意娶丁嘉过门。善良的他认为这对丁嘉不公平,因为他爱着的,自始至终都是池欢一个。

    用尽手段却仍无法如愿的丁嘉索性豁出去,直接跪在了君之谦的面前,说她被人*,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。只要君之谦答应帮她遮掩,她就帮君之谦顶住所有的压力,不但帮他找回池欢,还会努力凑成她们的婚姻。

    君之谦思来想去也没什么解决的好办法,居然相信了丁嘉的话,答应了她的提议。

    几日之后,君之谦全程黑着脸,和丁嘉领了证,连婚礼都没有办。

    然而就算这样,也已经令丁嘉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她盼望嫁给君之谦盼的疯狂,才不在意这桩婚姻是自己耍手段骗来的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成为君太太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,哪怕只是表面上的也令她开怀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丁嘉当时没有想到,人的欲念是无止境的,尤其是当你有了能够触及幸福的资本后,想要的只会更多。

    婚礼过后,丁嘉就派人放了被困住的池欢母女俩,君之谦当晚就去安抚受惊的爱人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面对冰冷的新房,愤恨的丁嘉将屋里的一切砸了个稀巴烂,对池欢更加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女人狠起来是最疯狂的,尤其是性格本来就偏激的丁嘉。

    她无法忍受自己的男人心里记挂着别的女人,却又左右不了君之谦的想法,剩下唯一的办法,就是让池欢在这个世界上下消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