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一前一后跑到海边,池欢浑身已经被火点燃,还没来到海边就已经痛呼着摔倒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君之谦紧跟着跑来,面对满身烈火的池欢,毫不犹豫抱起她,毅然朝海水中冲去,“振作!欢儿,你一定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抱着火人的君之谦速度很快,转眼就抱着着火的池欢跳入了海水深处,猩红的火光照亮了不远处站着的丁嘉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,君之谦宁愿跟浑身带火的池欢在一起,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!

    丁嘉用最恶毒的话语诅咒着池欢不得好死,为此她愿意把灵魂出卖给魔鬼!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祈祷起了效用,就在池欢身上的火苗被海水给浸湿透时,海面上直接掀起滔天巨浪,直接吞没了那对苦命鸳鸯。

    等白色的浪花退去,也将君之谦和池欢双双送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他们十指相扣,抱得密不可分,却已经没有了半点生机。

    看着宁死也不愿意分开的两人,丁嘉又哭又笑,神情疯癫不已。

    这个她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男人,最后宁愿跟池欢一同赴死,却连半个眼神都不愿意留给她……

    后来,丁嘉费尽了力气,也没能令死后仍紧密相拥的两人分开。

    等天亮后,枯坐了一夜的丁嘉终于恢复了神智。虽然她到最后也没能得到君之谦半点怜爱,可是生活却仍要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她打电话通知了正在异国未归的君老爷子,说君之谦和池欢私奔,车子坠海,双双遇难。

    等君老爷子加速赶回来,看到的就是两具仍密不可分的尸体。

    他相信了丁嘉的话,对池欢更加愤恨起来,命令手下硬掰断了池欢的手臂,才把两人给分开。

    到最后,池欢也没有葬进君家的祖坟,被随意安置在一处廉价的公墓里。

    而君梦瑶也被丁嘉抱了回来,因为是君家的骨血,她不敢明目张胆去残害,只能眼中钉肉中刺一般地养着。

    随着君梦瑶的长大,每次看到她神似池欢的那双眼睛,丁嘉就妒恨到百爪挠心。

    她表面上一团和气,背地里却找了无数次机会,想要结果了君梦瑶的性命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冥冥中自有天意,还是枉死的池欢和君之谦暗中保佑着自己的女儿,君梦瑶每次都有惊无险躲过了丁嘉的算计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君老爷子终于发现事态不对,索性将君梦瑶催眠了君梦瑶,让她忘记一切,送出了国。直到君梦云要订婚,君梦瑶才有机会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长大后亭亭玉立的君梦瑶,丁嘉恨得咬牙切齿,多看君梦瑶一眼都觉得想要杀人。

    后来她无意中发现自己被私家侦探给跟踪,警觉地来了个反跟踪,不但轻易收买了私家侦探,还想借他的手,彻底铲除掉君梦瑶。

    只是丁嘉没想到,君梦瑶居然又一次躲过了她的残害!

    最令丁嘉无法忍受的是,她早就盼着早死的君老爷子,居然需要血亲捐赠肝脏,彻底踢爆了君梦云不是君家血脉的真相。

    这件事丁嘉费尽心机隐瞒了二十年,根本就没有人知道,如今却因为君梦瑶的归来而踢爆,更是令丁嘉恨不得扑上去咬死君梦瑶。

    然而她还没凑到君梦瑶身边,就被慕容怀一脚给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高大的慕容怀威风凛凛,怒目瞪视着狼狈倒地的丁嘉,“别想着动手动脚,小心我活剥了你!”

    这句话威胁力十足,令闻言的丁嘉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慕容怀睚眦必报的恐怖个性,平日了也没少听别人提及他言行必果的雷霆手段。

    真的惹恼了他,等待她的将是最可怕的惩罚!

    心里虽然惧怕慕容怀,丁嘉的眼睛却怨毒地瞪视着君梦瑶。

    一晃二十年过去了,池欢早就尸骨不存,她以为自己可以将这段罪恶深藏,却没想到被君梦瑶让这一切不再在成为秘密!

    君梦云不敢置信地看着丁嘉,眼里带着惧怕,还有几分陌生的疏远,“妈咪,你……你真的害死了爹地?”

    “闭嘴!那是他该死!”丁嘉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,恶狠狠瞪向君梦云,“如果不是妈咪果断,你以为你还能坐稳君家千金小姐的位置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君梦云张张嘴想要说什么,最终却黯然低下头。

    她向来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,谁不知道她是君家锦衣玉食的大小姐?

    可是今天的她,却听到了最不敢相信的话,自己居然是妈咪被捡尸的风流种!

    这个事实令君梦云无地自容,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起来。

    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,明明她才是正牌的君家小姐,君梦瑶才应该是最卑微,是活该被踩在泥土里的那一个啊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君老爷子早已经气得脸都黑了,伸手指着一脸破罐子破摔的丁嘉,身形摇晃了下,颓然倒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还是蛮信任丁嘉的,怎么都没想到当年君之谦的惨死居然有着这样的内幕!

    看起来优雅高贵的丁嘉,居然是条冷血无情的毒蛇!

    “爷爷!你怎么了爷爷?”君梦瑶吓得立即冲到君老爷子跟前,摁下病床的急救按钮,“医生快来,我爷爷他出了状况,快!”

    医生带着护理匆匆赶到,检查了一番后着急地摇头,“糟糕,这是气急攻心造成的血压飙升,很容易引发脑梗塞,必须抢救!”

    被气昏的君老爷子立即被送进抢救室,没一会儿医生就走出来,询问着君梦瑶的意见,“君小姐,君老爷子的状况十分危险,他的肝脏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我的,不用再犹豫了。”君梦瑶知道医生想要说些什么,直接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年自己的成长并没有爷爷的半点关爱,但是,他始终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亲人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允许!”一旁的慕容怀立即摇头,坚决不同意君梦瑶这么做。

    她的女孩历经那么多磨难,根本没有得到过君家任何的恩惠,凭什么捐赠肝脏给那个不明是非的老东西?!

    君梦瑶知道慕容怀是关心自己,冲他露出罕见的微笑,“没事的,医生不是说了,捐赠肝脏并没有什么危险性,就当我替我爹地尽孝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