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,慕容怀知道自己再说什么,都无法阻止君梦瑶的决定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不舍得握住君梦瑶的手,“我不想你受到半点伤害,哪怕是捐赠肝脏给你最亲的人,我也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定定看了慕容怀一眼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甜美,“那当然,因为你始终都是那个小时候就开始保护我的怀哥哥啊。”

    这么甜甜的笑看得慕容怀心神荡漾,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小时候:坠落在树枝上的他满心忐忑,天使般的君梦瑶突然出现,甜甜笑着的她照亮了他整个世界!

    等一下……

    “瑶儿,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慕容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刚才确实是听到了君梦瑶喊自己怀哥哥吧?真的没听错吧?

    “怀哥哥,你要不要这么夸张?”君梦瑶抿嘴一笑,握紧拳头为自己打气,“我要去做准备了,为我加油哦!”

    慕容怀握紧拳头,看着这个坚强的女孩,十分认真地为君梦瑶鼓劲,“加油!”

    君梦瑶跟着医生进了无菌室,为捐赠肝脏做各种配比测试。

    慕容怀进不去,只能焦灼地站在外面等着,脸色阴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裴川这时走过来,恭敬弯腰说道,“怀少,丁嘉和君梦云趁乱逃走,需不需要我把她们给抓回来?”

    “哼,”慕容怀冷哼了声,“跳梁小丑罢了,不用理会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慕容怀心里记挂着君梦瑶的安危,哪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事?

    裴川无声点头,退到一边等待着慕容怀的命令。

    如果需要的话,不管丁嘉和君梦云母女逃到哪儿,他都能把她们给抓回来,而且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肝移植手术仍在紧张进行着,一直到天色黑透,手术室的灯才终于灭了。

    封闭着的手术室门缓缓开启,焦灼等待着的慕容怀立即健步上去,“医生,瑶儿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怀少,手术进行的十分顺利,瑶小姐只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,就可以恢复到之前的健康。”

    医生肯定地点头,走得时候没忘了细心叮嘱,“这段时间怀少要好好照料才行,尽量不要让病人生气动怒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无声点头,跟着护士推送仍陷入昏睡中的君梦瑶,来到了特护的病房。

    等护士和医生都离开后,慕容怀拉张凳子坐在君梦瑶身边,轻轻攥住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她的手是那么的小,再加上刚动过手术的缘故,手上并没有什么温度。

    慕容怀攥着君梦瑶的手,低头凑近,小心翼翼在她手背上落下枚虔诚的轻吻,“瑶儿,好好睡一觉,明天醒来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静静躺在那儿,脸色苍白的她并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这一整夜,慕容怀都没有睡,就坐在那儿,静静凝视着昏迷中的君梦瑶,眼里满是心疼。

    他曾经许诺过会好好保护她,陪她一起长大,却不小心把她给弄丢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终于将她给找回来,一定会兑现儿时的承诺,做她最坚实可靠的后盾!

    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深,慕容怀彻夜未眠地守着君梦瑶,直到天色转亮,才困乏地趴在床边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梦瑶醒来的时候,入目全部是刺眼的白,还有淡淡的消毒水味。

    她轻轻扭了下头,慕容怀睡着的侧颜就落入她的眼里,令她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慕容怀怎么会趴在这里睡着了?

    不解的君梦瑶搜寻着记忆,好像昨天她答应捐肝给爷爷,最后一幕是麻醉药起效用,在手术室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么说,肝脏移植手术已经成功了?慕容怀是在这里照顾自己?

    黎明的晨曦从窗口渗透进来,绯红的霞光落在慕容怀的脸上,将他本就刚毅的五官衬托的更加帅气俊朗,看得君梦瑶有些恍神。

    她承认,这个男人有着出众的外表,就连睡着都那么的迷人。

    君梦瑶静静凝视着沉睡中的慕容怀,透过他刚毅的脸庞,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个竭力想要保护她的小男孩……

    缘分这种东西,真的是玄妙不可而言呢。

    在国外艰难度日的那些年,她也曾经自哀自怜过,尤其是翠嫂过世的那两年,君梦瑶的情绪简直抑郁到几乎崩溃。

    她怀疑自己就是所谓的扫把星,会给身边的亲人带来不幸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回国后,哪怕有不少优秀的男青年明里暗里的追求,都被君梦瑶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直到她昨晚听到爹地和妈咪宁死也不分开的坚贞,终于相信,原来这个世界上,真的是有爱情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么美好的感情,她真的也可以拥有么?

    慕容怀对她的迷恋,是一时的兴起,还是从儿时便放不下的执念?

    无论前者还是后者,都应该算不上爱情吧?

    君梦瑶的心思百转千回,被盯视着的慕容怀警觉醒来,睁开眼睛就对上双茫然无措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瑶儿……你醒了?”慕容怀满身的疲惫因为君梦瑶的醒来瞬间消散,他打了个呵欠,着急询问道,“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的?我现在就叫医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就站起来,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慕容怀,”君梦瑶喊住离开的慕容怀,低声问了句,“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就算她曾经出现在他儿时的世界,也没必要衣不解带地整晚守着她吧?

    慕容怀顿住脚,转身给君梦瑶一抹最灿烂的微笑,“因为你是我的小瑶儿,为你做什么,我都甘之如饴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朝霞太过于绚烂的缘故,君梦瑶只觉得自己被他帅气的笑容晃花了眼睛,心底有什么东西悄然悸动了下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看上去是那么的认真,可是,又能持续多久呢?

    君梦瑶垂下眼眸,想起在公司里听到的那些传闻:慕容怀是无往不利的情场老手,玩弄女人的放、浪公子。

    他换女人的速度比换衣服还要快。自己真的不是他一时兴起的猎物么?

    慕容怀并不知道君梦瑶此时的想法,他很快叫来了医生,让他们为君梦瑶做检查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细致的检查后,医生欣喜点头,“怀少,瑶小姐的身体底子好,术后情况不错,后期用心照顾,很快就能恢复到之前的健康体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医生了。”慕容怀难得地道了声谢,目送医生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