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80章 去把那对母女给我带过来…
    整洁的病房内,君老爷子一扫之前的病容,正精神抖擞坐在病房内的小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,眉头微皱着,似乎陷入在某种沉痛的回忆中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轻声喊了句,迈步走到沙发旁。

    “瑶儿?”君老爷子似乎这才被从回忆中喊醒,看向君梦瑶的目光里带着歉疚,“你来了?坐,快坐。”

    早在君梦瑶来之前,君老爷子都被困在过往的回忆里,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他不是偏听偏信,他唯一的儿子君子谦,也不会无辜丧命吧!

    这一切的根源,都是丁嘉那个狠毒的妇人给害得!

    君老爷子眼眸里涌上几抹狠戾,扭头吩咐自己的手下,“去,把那对母女给我带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手下应声离开,病房内剩下君老爷子和君梦瑶两两相对。

    慕容怀和裴川等在病房外并没有跟进去,这是君家的家事,他们不便插手。

    君老爷子握着君梦瑶的手,“瑶儿,是爷爷老糊涂了,这些年亏待了你。你能原谅爷爷么?”

    之前君老爷子因为憎恨池欢的原因,对君梦瑶并不太喜欢。只是念在她是君之谦骨血的份儿上,才派了翠嫂在国外照顾她。

    在国外的日子君老爷子比谁都清楚,没有钱简直寸步难行。他偶尔汇过去的那点钱,也只能勉强保证君梦瑶饿不死而已,跟君梦云奢侈的大小姐生活简直天上掉地下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照顾,令君老爷子愧疚地不敢直视君梦瑶的眼睛,她这些年,一定过得很辛苦吧。

    君梦瑶却浑不在意,她有着一颗感恩的心,从来不因为得到的多少而抱怨。

    她宽厚地看着君老爷子,甜甜笑起来,“爷爷,你并没有亏待瑶儿啊,不需要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看向君梦瑶,发现她的性格跟自己那枉死的儿子君之谦一样,无论待人接物,都是那么的宽宏大度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啊,真是个好孩子,”君老爷子感慨着点头,眼里的泪花悄然密布,“当年要不是我一意孤行,唉,又怎么会铸就大错呢!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。现在爷爷就算悔断肠子,也挽回不了任何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却摇摇头,不赞同君老爷子的说法,“爷爷,可以挽回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君老爷子眼睛一亮,瞬间又黯淡下去,“这怎么可能呢?都这么多年了,之谦他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儿,君老爷子哽咽地再也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这世上最令人痛心的,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,尤其君之谦又是君老爷子唯一的儿子。这样的伤痛,令他至今仍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再加上本来就对池欢有偏见,君老爷子当时轻易就信了丁嘉的话,对池欢更加憎恨,硬是命令将死后仍抱在一起的两人给强硬分开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君老爷子觉得当年的自己简直愚不可及,暴虐冷血。

    君梦瑶能理解君老爷子的心情,那种多年回首,却发现被人蒙蔽,恨错了人的愤怒,恐怕连杀人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对于丁嘉的结局,君梦瑶已经预见到,她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。所以养病的这两个月里,她从未多担心过,深知暴怒的君老爷子一定会给丁嘉重重的惩罚。

    而现在君梦瑶关心的,是给自己的妈咪池欢正名。

    当年的种种已然消散,现在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为妈咪洗刷掉小三的恶名,让她光明正大葬入君家的祖坟,和深爱着的爹地葬在一起。

    因此,君梦瑶微微侧头,认真看向君老爷子,“爷爷,妈咪她和爹地是真心相爱的,你难道真的忍心看着他们死后都不能合葬么?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如梦初醒,“对对对,不能让之谦孤零零地躺在祖坟,我这就去找风水大师寻个好时辰,给他们两个合葬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开心地扬眉,“谢谢爷爷,我想爹地泉下有知,也会感激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明明我才是拆散他们小夫妻的罪魁祸首,之谦这辈子恐怕都不能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神色变得落寞,“等合葬那天,我会去祈求他们的原谅,是我的一意孤行害惨了他们,应该去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的话还没说完,门口就传来怒气冲冲的断喝声。

    君梦瑶和君老爷子闻声看去,就见到丁嘉气白了脸走进来,身后跟着同样一脸不爽的君梦云。

    丁嘉怒冲冲来到病房内,倨傲地仰着下巴,瞪视着君梦瑶,“你少在这里蛊惑我爸!之谦的死明明就是池欢那个贱人害的,别想为她洗白!”

    说完,丁嘉就威胁地看着君老爷子,“爸,你老了,很多事看不长远。你养病的这段日子里,公司的所有股权都转到了我的名下。只要你不出什么幺蛾子,我绝对会为你养老送终。但是你要是不识趣,哼哼,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!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被拆穿当年的真相后,丁嘉就趁着君老爷子要移植肝脏偷偷溜走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大势已去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将君氏集团的所有股权都牢牢攥在了手心里。

    如今大权在握的她有恃无恐,跟君老爷子说话也没了往日里的恭敬,眼角眉梢都挂着威胁。

    君老爷子愣了下,没想到丁嘉的动作居然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他的疏忽,小看了丁嘉的手段,以为她早就吓得魂不附体躲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君老爷子捂住心口,强忍住上涌的火气,“丁嘉,你不要太过分!你害死了之谦,生下的孩子也跟我们君家没有半点关系,凭什么接管我们君家的产业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爸,这些没凭没据的事你可不能乱说,免得落人口舌,这样君家就毁了,小心之谦在下面寒心。”

    认为自己稳操胜券的丁嘉满脸嘲讽,“谁不知道我的云儿是君家的千金大小姐,我怎么可能会让人有机会将她踩进尘埃里,过着跟君梦瑶一样卑微拮据的生活呢!”

    此刻的丁嘉宛如一只骄傲的孔雀,“你们要是识趣,就乖乖咽下所有的事,这样我或许还会看在之谦的面子上,给你们留点活路;不然的话,呵呵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