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面的话丁嘉没有再多说,不过威胁的含义已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跟着进来的君梦云得意洋洋起来,绕着君梦瑶转了两圈,傲慢地冷哼了声,“呵,君梦瑶,这辈子你都别想踩在我头上!识趣的就赶紧拎着你的包袱走人,少在这里碍我的眼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君老爷子被气得右手狂抖,高声喊着外面自己的手下,“来人,把她们给我赶出去,我不想见到她们!让她们滚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爸,你还以为这是你当家做主的时代?”丁嘉得意地笑着,“我刚才进来时,门外根本就没有半个人,估计他们早就嗅到风头跑走了吧!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年级大了,就别管那么多了,回去养老就好。”君梦云跟着冷笑起来,“至于公司的事情,有我和妈咪在,就不用你多惦念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君梦云不屑瞥了君梦瑶一眼,“至于你么?没有了爷爷的庇护,你以为自己还能待在这里多久?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!”

    “是么?我倒想听听,是什么样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清冷的男低音传来,君梦云下意识回答,“哈,这种没权没势的野丫头,随便找人划花脸,一辈子都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的话说到这儿,陡然停下来,惊恐转身看向发声的门口,“怀……怀哥哥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就在你们来了没多久,正好看了出好戏,”慕容怀凛然走到君梦瑶身旁,一把将她拥入怀里,“我倒要看看,是谁想动我慕容怀的女人!”

    刚才慕容怀只是去了个洗手间,回来就看到丁嘉和君梦云母女一唱一和的大戏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出声阻止,而是静静矗立在门口,就像在看两个无知的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直到君梦云说要找人划花君梦瑶的脸,他才再也听不下去地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出现令病房内的气氛瞬间转变,他不怒自威站在那儿,就像掌管生杀大权的帝王,迫人的气势令丁嘉和君梦云都缩起了肩膀,不敢再放肆。

    唯独君梦瑶有些脸红,努力想要从慕容怀臂弯里挣脱,“不要乱说,我才不是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承认,信不信我当着这些人的面,证明我们的关系?”慕容怀邪肆一笑,低头看向君梦瑶,眼里带着晶亮的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君梦瑶差点一口气梗在喉咙里被呛住,气恼地瞪了慕容怀一眼,“不许再胡说!也不看看场合。”

    娇嗔的俏脸蒙上层绯红 ,令慕容怀眼里铺满了温柔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轻轻揉了下君梦瑶的发顶,“好,你不喜欢,我就不说。”

    等安抚好君梦瑶,慕容怀这才转过头,刚才还含情脉脉的眼眸瞬间被冷酷取代,阴狠瞪着丁嘉和君梦云,“居然跑来这里叫嚣,真是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君梦云只是被慕容怀看了这么一眼,顿时觉得后背寒凉不已,双腿软的根本站不住,几乎要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怀哥哥,不是这样的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云试图解释,然后刚说了两句,就被慕容怀眼里的冷冽吓得不敢出声,瑟缩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反倒是丁嘉看得分明,伸手握住君梦云冰冷的手,“云儿,永远不要试图去讨好一个不喜欢你的男人。因为无论你做怎样的努力,都唤不回他半点的怜惜。挺起你的脊梁,你不亏欠他什么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慕容怀冷眸淡淡,轻蔑瞥了丁嘉一眼,扭头看向裴川,“阿川,公司最近好像有收购小公司的意向?”

    裴川早已跟在慕容怀身边多年,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,低头恭敬道,“是的,总裁。原本君氏集团这种小企业,我们是看不上的。不过就在两分钟前,他们旗下所有的产业,都已经被我们所接管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!”丁嘉瞬间白了脸,怒视着慕容怀,“慕容怀,你别以为你有权有势,就可以为所欲为!你这是仗势欺人!”

    “哦?哼,原来你也明白仗势欺人这四个人?”慕容怀嘲弄地看向丁嘉,“可是我就是有这个实力,还真是苦恼呢。”

    丁嘉气得死死咬住下唇,知道慕容怀根本就是在用这些话打她的脸,因为她才刚刚耀武扬威过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嘲讽别人的感觉确实惬意无比,可是一旦换了位置,极度的落差分分秒令人崩溃。

    “哼,云儿,我们走!”

    丁嘉的脸红白了一阵,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慕容怀的对手,气哼哼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君梦云无限留恋地看了慕容怀一眼,知道自己已经瞬间失去了天之骄女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君梦瑶的出现!

    她狠狠剜了君梦瑶一眼,这才不甘心地跟着丁嘉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两人刚走了两步,慕容怀清冷的嗓音再度低沉传来,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丁嘉愣了下,拽着君梦云大步往前走,“走!不要理他!”

    可惜慕容怀的话向来一言九鼎,根本不是她不想理会就不用理会的,裴川早已经一个健步拦在了病房门外。

    “想走?恐怕没那么容易。”裴川讥笑出声,“从你们出现的那一刻起,我已经通知了警方,举报你跟多年前的人命案有关。不仅如此,你好像还涉嫌买凶杀人,人证物证都在,这辈子大概是没可能从牢房里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丁嘉的身形晃了晃,再也站不住,像一滩烂泥般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君梦云连忙扶住她,扭头向君老爷子求饶,“爷爷,妈咪她只是气疯了才会这么做,你看在她爱爹地这么多年的可怜份儿上,就放过她吧。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定定看了眼丁嘉和君梦云,无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明白,慕容怀一直看不上君梦云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看似拥有高学历的君梦云情商实在是太低,居然到现在都没有看出来,她们得罪的根本不是他,而是急着想为君梦瑶打抱不平的慕容怀!

    而在慕容怀的面前,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协商或要求任何呢?

    其实君梦云并不笨,她已经猜出了问题的关键。可是要让她向君梦瑶求情,确实怎样都做不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