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蛊惑人心般的低喃狠狠撞在君梦瑶的心尖尖儿上,令她错愕张嘴,还没来记得拒绝,已经被*的唇给封住。

    这次的吻不是之前的蜻蜓点水,而是天雷勾动地火的狂热,暴风骤雨般倾泻下来,将君梦瑶整个人都给囊括在里面。

    良久,慕容怀才稍稍握着君梦瑶的肩膀,往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他的自制力向来很好,然而眼前这个小丫头却有着勾魂摄魄的本领,让他分分钟情难自持,恨不得当场要了她!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妖精。”慕容怀长叹一声,晶亮的眼睛蓄着遗憾。

    刚才从慕容怀那笨拙的反应中,他已经猜出她毫无接吻经验,怕吓到她,这才没有再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对于眼前珍宝样的女孩,他唯有呵护再呵护,半点都不舍得让她受到惊吓。

    君梦瑶的脸涨红不已,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,拯救自己濒临缺氧的肺。

    她很确定,如果不是慕容怀即使放开,她很可能已经窒息而亡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为你办理出院手续,咱们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轻声说着,右手已经霸道牵着君梦瑶的左手,拽着她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君梦瑶的腿软绵绵的,直到走到阳光下还有些反应不过来,恍惚间觉得自己刚才就像做了场梦似得。

    那个可恶的家伙,居然强吻了她?

    “可恶,混蛋,谁允许你偷亲我的!”君梦瑶气得伸手就拧向慕容怀的手臂,小脸被气得鼓鼓的,“我控告你非礼!”

    慕容怀闷笑着握住君梦瑶张牙舞爪的小手,“你还可以再大点声,我想大家都非常乐意听这些八卦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后知后觉看向四周,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提的太高,引得周围的人纷纷注目过来。

    那些穿着条纹病号服的病人眼里带着探究,都乐呵呵看着这对小情侣闹别扭。

    君梦瑶的脸再次烧起来,觉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她用双手捂住脸,快步跑开,只想快点甩掉身后的眸光。

    慕容怀笑着注视君梦瑶离去的身影,迈开长腿跟了上去,心情格外的好。

    见这对正主散了,围观的病号们跟着四散,“好一对郎才女貌的小情侣,吵嘴都那么的赏心悦目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谁还没有过年轻的时候呢,想当年我也是这样被老公捧在手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突然有点想我家的黄脸婆,我也去给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慕容怀为君梦瑶办理了出院手续,准备送她回公寓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慕容怀伸手想要握住君梦瑶的手,后者警惕地后退半步,保持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经过上午那惊魂的一吻,君梦瑶深深以为,自己还是对慕容怀敬而远之的好。

    她可不是他那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女友,巴不得爬上他的床。她谢谢他的靠近,请远离好嘛!

    “爷爷还在外面等我,就不用你送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礼貌道谢后,就闪身从房间里挤出去,快速跑开了。

    心情不错的她走路几乎是在蹦跳着的,看得慕容怀跟着唇角上扬起来,宠溺摇头,“调皮。”

    裴川恭敬地弯腰询问,“总裁,需要跟上去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慕容怀淡然摇头,“这个撒谎的小丫头,我知道她住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眼下丁嘉被送进监狱,不是君家骨血的君梦云肯定会被从君家的宅院里赶出来的,君老爷子想让君梦瑶搬回去那是板上钉钉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凭着慕容怀对君梦瑶的了解,他觉得这个独立自主的小丫头,大概是不会搬回那栋富丽堂皇的别墅了。

    虽然君梦瑶的脸上笑得很开心,了解她的慕容怀却知道,她心里应该还是没有放下池欢惨死的过往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绪下,她又怎么可能坦然住在那栋冷冰冰的豪宅呢?

    而事情也如慕容怀预料的那样,当君梦瑶来到医院外停泊的豪车前时,冲坐在车内的君老爷子轻轻摇头,“爷爷,我暂时还不想搬回去住。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愣了两秒,脸上涌起抹愧疚,“我知道…你是在怪爷爷当年太武断,伤害你的妈咪…这都是我的错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爷爷,不是这样的,”君梦瑶连忙解释起来,“我住习惯了自己的小公寓,晚上睡觉还认床,如果现在搬回去,肯定会失眠很久。你给我点时间,让我慢慢适应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的脸上这才转忧为喜,“好好好,爷爷等着你搬回来,你可要说话算数,不要丢下爷爷这个孤零零的老头子啊!”

    君梦瑶笑着点头,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记得去公司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。”君老爷子认真叮咛着,“以前我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,经过这次的事件终于明白,我老了,也该退休颐养天年了。以后公司的事,该交给你们年轻人去做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听出话里的退意,“爷爷,你还年轻,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“瑶儿,不用多说,爷爷心意已决,记得明天准备好,直接到顶层来。”君老爷子挥手跟君梦瑶道别,“等你正式接管好一切,我才好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操办让你妈咪葬回祖坟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君老爷子跟司机点点头,示意离开。

    君梦瑶目送车子离开,内心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说实话她并不想搬回到那个冰冷的大宅子,甚至觉得还不如自己租住的小公寓温暖。

    只是爷爷是她最后的亲人,她再不喜欢那里,也不忍心拒绝他的恳求。

    或者可以跟爷爷商量下,偶尔回去大宅子住几天?

    君梦瑶一路想着,走出医院打了辆的士,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小公寓。

    她刚一开门,小包子就从沙发上跳下来,蹿到她的脚边蹭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包子,是不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,住院的这段时间都是慕容怀在照顾。

    君梦瑶心情大好,弯腰抱起自己的养的蓝猫,拆了罐猫罐头喂它,“呐,慢慢吃,过几天我们很可能要搬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……”小包子悠闲地甩着尾巴,津津有味吃起猫罐头,根本听不懂君梦瑶在说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