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暗沉下来,君梦瑶洗了个澡睡下,肚子吃的鼓鼓的小包子跟着跳上来,慵懒睡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君梦瑶用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撸着小包子背上的毛,眼看着就要陷入梦乡,突然想起件事来。

    她警醒地睁开眼睛,看着圆滚滚的小包子,好奇问道,“小包子,我住院了那么久,你是怎么做到吃这么胖的?”

    说来惭愧,君梦瑶住院的这些天来,居然忘了小包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那么久都没回家,真不知道小包子是怎么熬过来的,不但没有瘦到皮包骨,反而胖了整整一大圈。

    小包子傲娇地看着君梦瑶,懒散闭上眼睛,似乎并没有想要回答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哈,我知道了,你肯定是去邻居家偷吃了吧?”君梦瑶恍然大悟,之前小包子就经常喝得醉醺醺回来,看来自己不在家的那段日子,它一准是跑去邻居家蹭饭去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没少吃人家的东西,哪天我找个时间,得买点东西过去答谢才行。”君梦瑶到现在还不知道隔壁住的慕容怀,她暗暗将这件事记在心里,搂着小包子重新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医院里虽然住着高级病房,到底不是家里,很难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尤其是君梦瑶还有着认床的坏毛病,这会儿终于回到自己的小窝,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夜色逐渐深沉,君梦瑶睡得格外香甜,小睡了一会儿的小包子却伸了伸懒腰,从床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它步态轻盈地跳上桌子,然后跃到窗户上,从缝隙间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床上的君梦瑶依旧睡得香甜,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猫又偷溜了。

    小包子轻车熟路地三纵两跳,很快来到相邻的公寓,从同样敞开着的窗户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慕容怀正倚在窗边醒酒,好看的手指落在晶莹剔透的水晶杯上,看上去格外的醒目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

    看到胖了一圈的蓝猫跳进来,慕容怀淡然笑了下,将杯子里的红酒倒了些在猫碟子里,“看来阿川这些天将你喂得还不错,胖了一圈。”

    小包子惬意甩着尾巴,完全把慕容怀这句话当成了夸奖,低头舔起猫碟里的红酒来。

    看着悠然舔着红酒的蓝猫,慕容怀无声笑了。

    果然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宠物,小丫头蠢萌到不行,连她养的猫都跟着蠢萌到爆棚。

    窗外的月儿凉凉透窗而过,落下满地余晖。

    慕容怀惬意品着手里的红酒,视线偶尔会落在小包子的身上,脑海里浮现的,却是白天里君梦瑶红唇的滋味。

    那个丫头,一如她的外表那么甜美……

    慕容怀喉头滚动两下,身上蹿起股燥热,放下酒杯直接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哗哗的水声很快传来,小包子已经舔干净那碟子红酒,晕乎乎跳到了慕容怀的床上,找了个合适的地方盘成一团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慕容怀洗完冷水澡出来,就看到小包子打着呼噜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他嫌弃地将小包子从床上拎下来,把它给放在了沙发上,“说过多少次了,不准睡我的床。”

    然而小包子睡得格外的香,软绵绵被慕容怀拎在手里,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换了地方。

    “果然又蠢又笨。”慕容怀笑骂一句,也不知道是在骂眼前的蓝猫,还是在笑骂猫的主人,嘴角堆满了柔情。

    他随意躺在床上,突然就觉得长夜漫漫起来,手指在空中虚画了好久,才终于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他凌空虚画了那么久,却只有三个字而已——君梦瑶。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君梦瑶醒来后,就看到小包子围着自己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“早啊,小包子。”君梦瑶顶着朦胧睡眼从床上下来,呵欠连连走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等她洗漱出来,就看到小包子正在玩跳上跳下的游戏,无奈地摇头换衣服。

    看做个动物多好啊,吃饱睡好就好,根本没有烦恼。

    君梦瑶很快收拾好自己,走出公寓前没忘了给小包子挥手道别,“看好家呀小包子,回来给你买小鱼干吃。”

    心情大好地关上门,君梦瑶直接开车去了君氏集团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到了君氏集团公司,这里大楼也算巍峨,不过却远没有慕容家的集团公司有气势。

    君梦瑶只来过这里两次而已,如今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,想着爷爷的叮咛,迈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?”

    君梦瑶刚走进去,就被声断喝声给喊住了。

    她都不用抬头,就知道拦住自己的不是别人,肯定是骄纵的君梦云。

    果然,等君梦瑶抬头看去,君梦云已经气冲冲走到她跟前,伸手推搡着,“这里是君氏集团,不是你该来的地方!”

    君梦瑶往旁边挪了下,避开君梦云的手,“昨天爷爷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我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就不用我再重复了吧?”

    昨天医院里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,君梦瑶并不想当众揭穿君梦云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好心并没有令君梦云领情,反而令她觉得自己被威胁了,气得脸都被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君梦云怒指向君梦瑶,如果不是底气不足,她早就一巴掌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?这里是我的家,我的公司,我想什么时候回来,就什么时候回来。”君梦瑶撂下这句话,就朝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君梦瑶你给我站住!”君梦云追过来,伸手拽住君梦瑶的手臂,“你害得我妈咪坐牢,我今天就算是拼死,也绝对不会让你上去半步的!”

    君梦瑶冷冷甩开君梦云的手,正色盯视着她仇恨的眼眸,“首先,你妈咪是作茧自缚。其次,我想去哪儿,你根本没资格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不!只要有我在,你就别想夺走我的一切!”君梦云直接挡在电梯前,就是不给君梦瑶上去。

    昨天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妈咪丁嘉被送进了监狱,如今又看到君梦瑶来了公司,心里更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看着眼神疯魔的君梦瑶,君梦云并没有慌乱,而是一脸淡定地看过去,“这些本来就不是你的,好好想清楚自己的身份,君梦云,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