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右手撸着膝盖上盘卧着的小包子,脸颊因为气愤鼓鼓的,“小包子,那个慕容怀真的是个渣男,他居然早就跟君梦云有一腿!“

    小包子乖巧卧在君梦瑶膝盖上,被她撸得呼呼大睡,根本听不到她在讲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哼,珍爱生命,远离渣男,以后我都要敬而远之才行!”君梦瑶气鼓鼓说着,粉拳攥紧扬了扬,“可恶,之前还觉得他不错,没想到居然真的那么花心贱格!”

    君梦瑶想起慕容怀曾经跟自己说过的那些情话,越发觉得作呕起来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,居然差点就信了他眼里的深情!

    呵呵,想必那些脉脉情话,慕容怀没少跟别的女人重复吧!

    君梦瑶越想越恶寒,心口有股子酸楚的委屈,闷闷的有点想哭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按理说发现了慕容怀渣男的真面目,应该庆幸才对的呀,她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君梦瑶窝在房间生着闷气,就听到房间门被有节奏地敲响,“叩叩,叩叩叩。”

    “别敲了,家里没人!”君梦瑶正心情不爽,直接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都不用猜,就知道门外敲门的是不识趣的慕容怀!

    哼,这种渣男最可恶,她一定要远离!

    慕容怀站在门外,不用猜也知道此时的君梦瑶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作为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高手,慕容怀知道没什么比花心更严重的罪名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女人都期望自己的老公多情善撩,却又不允许他们和别的女人有任何的暧昧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他这种曾经有过无数前女友的,简直是渣男中的渣男。

    如今的慕容怀为自己之前的放纵无比懊恼,恨不得穿越时光回到从前,狠狠警告自己不要那么浪!

    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种下的恶果只能自己承担,这下想要快点追到君梦瑶的期望,只怕又要遥远许多……

    慕容怀静静站在门外,时不时敲两下门表示自己还在的,等着君梦瑶给自己开门。

    可惜事不从人愿,他足足站了好几个小时,那扇门始终紧闭着,没有半点打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慕容怀越等越焦急,他恨不得冲进去告诉君梦瑶,自己之前之所以有那些女人,不过是把她们当成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,唯有他的小瑶儿才是心中的白月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怕越描越黑,他真的已经破门而入了。

    不,他都不用破门,就可以光明正大开门进去的。

    慕容怀嘴角露出抹浅笑,改变主意回到自己的公寓,眼下还不是时候,等他的小瑶儿消消气,他再去解释好了。

    窗外夜色渐深,君梦瑶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只要一闭上眼睛,满脑子都是君梦云哭着哀求慕容怀的脸。

    她说她和慕容怀在泳池躺椅上做过……

    渣男!

    君梦瑶翻身坐起,心里的小火苗不但没有熄灭,反而烧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心口的郁结无法派遣,君梦瑶翻身来到冰箱,想要找瓶冰镇饮料喝,缓解下心头的怒火。

    冰箱门被打开,里面除了些新鲜的水果和时蔬,并没有君梦瑶期待的饮料。

    她翻找了一遍,只找到瓶别人送给自己的红酒。

    算了,就它了。

    君梦瑶拿出那瓶红酒打开,自饮自酌起来。

    醇香的红酒味在房间内飘散,瞬间吸引了小包子的注意。

    它已经被慕容怀培养出了刁钻的口味,鼻子翕动了下,显然对君梦瑶手里的红酒不怎么感兴趣,又意兴阑珊地卧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,味道好像还不错,”君梦瑶仰头喝着,不知觉得已经喝了大半瓶,脸上渐渐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她拎着红酒来到阳台上,看着窗外迷、离的月光,气呼呼晃着酒瓶,“可恶啊!慕容怀是个渣男!”

    月色依旧迷醉,并没有回应君梦瑶任何,她气鼓鼓继续喝着,眼角的余光瞥到小包子跳上窗户,从缝隙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包子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君梦瑶喝得有些熏醉,脑子晕乎乎的,没多想就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窗户拦住了她的去路,她眯着眼晃了下脑袋,自言自语道,“嗯,这个小东西一定是去邻居家偷吃了,不行,我要把它给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放下手里几乎已经空了的红酒瓶,摇晃着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梦瑶住着的这层是两梯两户,因此她都不用选择,很快就找到了另一户人家,不太斯文地敲起门来。

    突兀的敲门声在静寂的夜里响起,却并没有人过来开门。

    “奇怪?人呢?难道睡着了?”君梦瑶愣了下,醉醺醺的小脑袋固执起来,坚持要敲开邻居的门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依靠在门上,右手拍着门边的可视对讲,“开门,快开门,我要找我的小包子回去。”

    夜里的风有些稍冷,吹过来令君梦瑶的酒意发散出来,醉意又多了两分,几乎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被从里面拉开,露出道穿着睡袍的健硕身躯,顶着张令君梦瑶格外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“咦?怎么是你啊?”君梦瑶醉眼迷、离,伸出细长的手指戳向眼前健硕的胸膛,“你这个渣男,怎么会住在我隔壁的?”

    慕容怀单手撑着门框,脸上的表情很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下午时他站在君梦瑶门外好几个小时都没见她开门,这会儿准备洗漱睡觉,她又来砸他的门?

    看着君梦瑶醇红的小脸,再加上她说话气息间浅淡的酒气,慕容怀瞬间了然,“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想要扶住几乎站立不稳的君梦瑶,“小心,我先扶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”君梦瑶酒意已经上来,挥手拍开慕容怀好心伸来的手臂,“你是个渣男,我要远离渣男,离你远……远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再好脾气的人,张口闭口被人叫渣男,只怕也会当场黑脸。

    更何况君梦瑶眼前这位呢?

    慕容怀脸色沉了沉,很快又被无可奈何给覆盖。

    没办法,对于眼前这个醉醺醺的小女人,他还真是无能为力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她。

    君梦瑶摇摇晃晃想走,刚迈步又转身指向慕容怀高、挺的鼻梁,“不对,我是来找小包子的,你这个……嗝……这个渣男,把我的猫还给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