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近在咫尺控诉的青葱指尖,慕容怀哑然失笑,随即做出自己都无法、理解的举动。

    他直接张开嘴,轻咬了下送过来的指甲,小心翼翼中带着丝丝宠溺,几乎都不能算是咬,舌尖恶作剧地勾起轻舔了下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举动宛如天雷勾动地火,令君梦瑶彻底楞在原地,脑袋只剩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就像被放飞在空中的风筝,飘摇不着地,根本找不到北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……在咬她的手指?

    慕容怀的短刘海赶在额头,不舍得松开君梦瑶的手指,舔了下自己的唇,“再敢用手指着我,就给你吃掉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根本就不是威胁,那轻飘飘的语调,根本就是在蓄意调侃!

    君梦瑶虽然喝醉了,却也听出了慕容怀话里的轻佻,气得抬手就打,“可恶!你这个渣男,居然调戏我!”

    她葱白的小手扬起来,还没落下就被慕容怀的大手被扣住,直接握着拉进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噗通,噗通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觉得自己的心狂跳起来,令她本就晕乎乎的状态愈发天晕地转起来。

    天呐,她一定是病了!

    “再叫我渣男,我就让你明白,什么是渣男。”慕容怀吹了下君梦瑶的耳垂,觉得喝醉酒的她简直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她醇红的脸蛋,还是倔强扬起的小下巴,抑或是气鼓鼓的小脸蛋,都像最致命的罂粟,深深吸引着他,令他想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“可恶!你离我远一点!”君梦瑶胡乱挥舞着手臂,想要推开靠自己太近的慕容怀。

    这个大渣男,只要一靠近她就浑身不舒服,一定要保持安全距离才行!

    君梦瑶醉醺醺想着,双手挥舞的幅度更大,右手无意扯住些*的布料,泄愤般狠拽了下,“快走开,不然我就撕坏你的衣服!”

    这句话根本就是醉话,然而君梦瑶并不知道自己拽着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而那条原本穿在慕容怀身上的睡袍,也随着她的动作,悄然滑落下来,露出性感的人鱼线,平坦苍劲的小腹,以及……

    君梦瑶呆愣低头,看着那里从没见过的东西,好一会儿才终于抬起头,狠狠咽了下口气,“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怀没有半点难为情,反而刻意挺直脊背,“满意你看到的吗?”

    太过养眼的画面令君梦瑶差点当场流鼻血,晕乎乎的醉意瞬间消退,夺瘟神似得想要赶紧逃开,“呃……我喝醉了,你赶紧忘了刚才的事,那些都是梦,都是梦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赶紧转身,想要快点逃走躲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慌张的君梦瑶根本没注意脚下,就这么蠢笨的被自己绊倒,直接摔在了慕容怀的面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慕容怀扶得快,她的双腿肯定已经摔得青紫红肿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的一幕,令君梦瑶只想当场死过去!

    她宁愿被狠狠摔一跤,也不想就这么半跪在慕容怀腿间啊!她的脸离那里只差半个拳头的距离好不好!

    这么暧昧的靠近令慕容怀后腰一紧,嘴角满是愉悦的笑,“瑶儿,这个姿势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*!”

    君梦瑶的醉意彻底被吓醒,立即站起来跟慕容怀瞪眼,“你这个可恶的家伙,根本就是个大*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慕容怀抓住君梦瑶的手臂,拥着她一个旋转,将她整个人锁在墙边,强壮的手臂困在君梦瑶,令她彻底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“明明那件睡袍是你扯下来的,你居然骂我*?”慕容怀的眼睛格外晶亮,里面就像蓄满了星星,“你说,这笔账该怎么算才好?”

    两个人贴的 实在太近太近,君梦瑶的鼻孔里满是清凉的留兰香味,那是自慕容怀短发上散发出来的洗发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味道令君梦瑶好不容易摆脱的醉意再次袭来,昏沉沉间只觉得胃口一阵作呕,“你……你离我远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我被你看光了,这笔账得好好算一算才行。”慕容怀说着,朝君梦瑶凑得更近了些,“瑶儿,你说说,我该向你索要什么样的赔偿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”君梦瑶支吾着,胃里那股子翻涌再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再加上慕容怀逐渐贴近的恐慌,令她再也无法忍住,张嘴作呕起来,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她吐了他一身,慕容怀咬牙切齿将她抗回公寓丢进浴室。

    给她脱了衣服擦干净就把她放到大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晨曦刚擦亮天际,君梦瑶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觉得头昏沉沉的,皱眉睁开眼睛,却发现眼前的环境如此陌生。

    这……好像不是她的房间……

    君梦瑶伸手捏了下眉心,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胳膊居然是光溜溜的!

    她惊异地睁大眼睛,低头查看自己,瞬间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不只是胳膊,她根本都是光着的!

    君梦瑶惊恐地抓紧薄被子坐起来,眼睛谨慎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身上的衣服呢?这儿到底是哪儿?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背后传来道清凉的声音,君梦瑶惊疑回头,就撞进一双温润的眸子里。

    慕容怀正斜靠在落地窗前,单手插兜,眸光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清晨初升的太阳撒在他身上,仿佛镀了层柔光似得,令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格外的温柔。

    君梦瑶艰难地咽了下口水,“慕容怀,你……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怀唇角掠起抹浅笑,迈步朝君梦瑶走了过来,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君梦瑶对男女之事根本毫无经验,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主观臆测,认为自己肯定和慕容怀发生了些什么,不然不可能浑身光溜溜的。

    她仔细搜寻了下记忆,好像昨晚她喝得有点微醺,跟着小包子找了过来,然后拽掉了慕容怀的睡袍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君梦瑶有些记不太清楚,或者可以说完全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她烦躁地捏了下眉心,认命叹了口气,“昨晚我是喝醉了,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完全没有印象,所以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会负责任的!”

    慕容怀差点失笑出声,难怪这小丫头醒过来就这个表情,原来是误会了昨晚的事,看来她果然醉的不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