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89章 可以考虑怎么补偿我…
    昨晚她醉醺醺闯进来,二话没说就直接拽掉了他的遮羞布,还用好奇宝宝的眼神猛盯不已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后来她吐了个天昏地暗,他肯定已经将她给就地正法了。

    如今看着她睡醒后醇红的小脸,慕容怀只觉得某处灼热的厉害,伺机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他无声滚动了下喉结,嗓音低沉暗哑,“你占尽我的便宜,说不负责就可以不负责了么?”

    君梦瑶整个人僵在原地,精致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来,她昨天真的是喝大了,竟然兽、性大发占了慕容怀的便宜?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……这个本来就是女孩子吃亏好吧……”君梦瑶努力在空白的小脑袋瓜里搜寻着说辞,“而且你的红粉知己那么多,被占便宜肯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怀有些哭笑不得,逼近半步伏低下身子,眼神灼灼盯视着小脸泛红的君梦瑶,“所以什么?”

    他真的想伸出手掐住眼前女孩细嫩的天鹅颈,好好问问她,什么叫被占便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!

    周围骤然降到冰点的气温令君梦瑶瑟缩了下肩膀,偷偷将身上的薄被子又裹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明明是在说实话,怎么眼前的慕容怀一副想要吃人的凶恶面孔呢?

    “说,怎么不说了?”慕容怀伸出纤长的手指,轻轻挑起君梦瑶的下巴,眼神明灭间,带着蛊惑人心的光芒,“还是舌头被猫儿咬走了?”

    “本……本来就是嘛,”君梦瑶有些底气不足,不过想到慕容怀人尽皆知的那点劣迹,到底是鼓足勇气说了出来,“谁不知道你声明在外,红粉知己无数,就算真跟我发生了什么,也不用负什么责吧!”

    这句话用光了君梦瑶的勇气,说完她就死死闭上眼睛,微微颤动的眼睫毛出卖了她此时内心的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慕容怀静静注视着瑟缩着肩膀的君梦瑶,手指在她嫩滑的下巴上摩挲了两下,深深吸了两口气才阻止自己想要捏碎她下巴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个小东西,真是懂得怎么才能挑起他的怒气啊!

    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,根本就是说他的贞、操不值钱嘛!

    很好,很好!

    慕容怀又好气又好笑,手指刚想用力,就看到指下的肌肤悄然泛红起来,连忙不舍得放松些力道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女孩是他挂在心尖尖上的至宝,打不得骂不得,就连稍稍责备都生怕她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这大概就是他所谓的报应吧,谁让他之前确实花名在外呢?

    君梦瑶屏住呼吸静等了好一会儿,都没见慕容怀有什么回应,悄悄掀起眼睑偷看。

    刚才她明明察觉到暴风雨骤然降临的杀机,怎么这会儿变得风平浪静了。

    视线一点点清晰起来,首先映入君梦瑶眼帘的,是慕容怀那双晶亮幽深的眸子。

    那双眼眸就像蓄着冰晶的烈火,令她捉摸不透,就那么被吸了进去,深陷其中完全忘了周遭的一切。

    慕容怀居高临下看着拥着薄被子坐着的女孩,她的肩膀因为紧张瑟缩着,身上薄薄的蚕丝被悄然滑落几分,露出了莹润雪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那抹白仿若世间最美的颜色,令慕容怀朝圣般虔诚凑近,眼里脑海里都是昨晚那完美无缺的弧度。

    朝阳初升起的晨曦下,君梦瑶紧张地拥着被子僵在原地,慕容怀着迷般越凑越近,周围的空气都悄然镀上层甜蜜的粉红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桌上的粉红色手机突然响起时下最流行的彩铃声。

    “长得丑,活得久,长得帅,老得快,我宁愿当一个丑八怪,积极又可爱……”

    欢快可爱的歌声就像警钟似得,瞬间打开了君梦瑶的思想。

    她立即扭身捞起桌上的手机,如释重负地接通电话,“你好,我是君梦瑶,哪位?”

    “君总,今天的早会还正常召开么?”

    电话里响起小心翼翼的声音,是君梦瑶刚任命不久的总裁助理的声音。

    早会?

    君梦瑶愣了下,狠狠拍了下自己脑门:她怎么给忘了!今天是例行的股东大会,而她显然已经迟到了很久,不然她的助理不会特意打电话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开,当然开,你让股东们暂时等一下,我这边……”君梦瑶眼睛转了下,很快想到了借口,“那什么我这边有点堵车,估计再有个十分钟才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君总,我会向股东们传达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等助理挂断电话,君梦瑶这才着急忙慌找起自己的衣服,“我衣服呢?得赶紧去公司才行,不然等下就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一叠洗好折叠成小方块的衣服就送到了君梦瑶的面前,“昨天你把衣服吐得一塌糊涂,我顺手帮你洗干净烘干,现在已经可以穿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不知道慕容怀是什么时候去拿衣服的,明明刚才他还用那样奇怪的眼神盯视着她,令她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并不是想这些的好时机,君梦瑶从薄被子里探出条手臂,接过衣服低声道谢,“谢谢,看来昨晚给你添麻烦了,有机会我会补偿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嘴角欢喜的上扬,“如果是肉偿的话,我可以考虑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瞬间红了脸,不客气瞪了慕容怀一眼,“流氓!做梦!快出去,我要换衣服!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当着我的面换,我也是不介意的,毕竟昨晚你的衣服是我帮你脱得。”慕容怀逗了君梦瑶一眼,看到她耳根都红了起来,这才笑着离开卧室,并且绅士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只是君梦瑶显然并不怎么相信慕容怀的人品,她搂着薄被子下了床,确认反锁后这才放心地穿起衣服。

    想到等下的股东大会,她匆忙洗了把脸,就从卧室走出去。

    君梦瑶刚走出卧室,就被闲适坐在沙发上的慕容怀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承认,慕容怀的衣品很好,无论穿什么颜色的衣服,都永远是人群中最亮眼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订制的手工西服完美地修饰了他挺拔的脊背和性感的腰身,尤其是那两条大长腿,正恣意悠闲地架着,整个人带着不怒自威的贵族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