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90章 只想一生一世一双人…
    似乎感觉到君梦瑶的出现,慕容怀将手里的报纸顺手放在茶几上,站起身摆正领带,笑得格外自信,“怎么样?满意你看到的么?”

    这句话瞬间令君梦瑶想到昨晚那令她喷鼻血的一幕,瞬间扭头看向别处,“总裁大人一直都这么自信,没事的话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快步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刚才答应了助理说十分钟赶到的,这会儿她得加紧时间才行。

    慕容怀却紧跟上来,直接握住她的右手,“我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婉拒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慕容怀自信打断,“现在好像还是上班早高、峰,你确定自己可以在拥堵的车流中十分钟赶到?”

    君梦瑶想想每天堵车堵成长龙的盛况,无奈低头,是的,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慕容怀得意挑眉,“那就让我送你,免车费,报酬嘛好说。”

    一路风驰电掣中,慕容怀以绝佳的车技,只用了八分钟就载着君梦瑶赶到了君氏集团的门前。

    君梦瑶匆忙下车,还没走远,身后就响起慕容怀清冷的声音,“丫头,别忘了我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回头,冲慕容怀狠狠的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又不是她强迫他送自己来的,还想要报酬?

    慕容怀并没有因此黑脸,反而爆发出爽朗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寻找心心念念找寻多年的女孩,无论性格还是小动作,都是那么的可爱呢!

    君梦瑶自然听到了身后的那串笑声,不过她决定无视,直接迈步走进了大楼。

    幸好慕容怀送她来得及时,并没有让那些股东们多等,君梦瑶很快调整好状态,投入到工作中去。

    她是个完美主义着,一旦陷入工作就会停不下来,直到中午快下班时,才终于从繁忙的工作中跳脱出来。

    “终于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伸了个懒腰,低头看着自己刚整理好的企划案,十分的满意。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却在这时被敲响,君梦瑶抬起头,就看到慕容怀手里拿着束花,正斜靠在门框边,“美丽的小瑶儿,可否赏脸陪我共进午餐呢?”

    君梦瑶想也不想就拒绝,“我还有些事情没做完,恐怕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可是我站在这里好一会儿,刚才明明听到你忙完了呢。”慕容怀哪里肯给君梦瑶说不的时间,笑得像只偷吃肉的狐狸,“别忘了早上你答应过,要给我报酬的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瞬间拧起眉头,“我什么时候答应给你报酬了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有提醒过你,你没有否认,那就是默认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帅气地理了下头发,将花放在办公桌上的花瓶里,笑得格外亮眼,“我想要的报酬并不贪婪,只是想让瑶儿陪我吃顿午餐罢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哑然,心里暗暗吐槽,论起强词夺理,她还真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!

    “难怪慕容家实力雄厚无人能敌,看来都要得益于总裁你的好手段,尤其是这能把死马给说活了的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下意识挤兑了句,嘴里对慕容怀的称呼仍是下意识的总裁,根本忘了自己现在也是君家的掌权人。

    她忘掉了,慕容怀却没忘。

    他双手撑在办公室桌面上,笑呵呵冲君梦瑶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,“瑶儿现在也是君氏集团的总裁呢,再这么称呼我,是不是太生疏了?”

    经慕容怀这么一提,君梦瑶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还喊着慕容怀总裁,看来之前被奴役的恶习还没彻底纠正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怀总,”君梦瑶直接下起逐客令,“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,没事的话请你离开。我想只要你一声令下,多得是女人跑过来陪你用餐。”

    “小瑶儿,你这是在吃醋么?”慕容怀笑得更加开怀,伸手去握君梦瑶摆在桌面上的小手,“那些胭脂俗粉只是我用来打发时间的工具,你才是我的唯一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令君梦瑶嘴角微抽了两下,立即缩回手,跟慕容怀保持着安全距离,“谢谢怀总垂青,我没有那个福气。你喜欢我什么地方尽管说,我改还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瑶儿,”慕容怀眼里始终堆着宠溺,“我们的缘分,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注定。你唯一能做的,就是坦然接受我对你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真心太廉价,就不要浪费在我身上了。”君梦瑶板起脸,抽出份合同重新看起来,“我还有这些合同要忙,就不陪慕容先生唠嗑了。”

    “瑶儿,你不用这样的叫我,这样太生疏,”慕容怀丝毫没有被打击到的郁闷,反而浅笑起来,“好吧,我知道你暂时还接受不了这么快的进展,没关系的瑶儿,我可以等,等你敞开心扉,愿意接受我为止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被这含情脉脉的话吓得后背一凉,将头埋得更低了几分,半点都不想跟慕容怀多牵扯。

    慕容怀没再多说什么,深深看了眼做鸵鸟状的君梦瑶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既然他的小瑶儿暂时还没发接受这么快的进展,他就再多给她些时间吧!

    君梦瑶始终低着头,等觉得周围的气温变得舒缓起来,这才慢慢抬起头。

    果然,慕容怀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她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,内心无比的庆幸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慕容怀靠近他时,她都紧张的呼吸都变得困难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家伙总是揪着十几年前发生过的事情不放,口口声声说他找了她十几年。

    而最令人头疼的是,他们居然租住在同一个公寓的同一层,这简直也太巧合了吧!

    君梦瑶越想越郁闷,索性将手里的合同丢在一旁,趴在桌上发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花名在外的慕容怀,君梦瑶确实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无论他说的多么真挚热诚,她都会带入他曾经那些前女友的光辉业绩,觉得自己不过是被他盯上的第N+1个罢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在国外求学过年,可是骨子里却始终做不到那么开放,只想一生一世一双人,没有那个时间也没那个精力去玩什么感情游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