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里的声音明显用了变声器,跟君梦瑶上次接到的匿名电话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君梦瑶豁然开朗,瞬间猜出来,是君梦云在搞鬼。

    因为她常年在国外求学,回来后根本没有跟任何人结怨过。

    唯一有争执的,就是恨她入骨的丁嘉和君梦云母女俩!

    如今丁嘉已经被关进监狱,君梦云也被赶出了君家豪宅,心里肯定更是恨透了她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君梦瑶,看来你不傻呀,”听筒内恢复了君梦云的声音,恶狠狠道,“真聪明就别丢掉你手里那份档案,仔细看清楚,那是我送给你的厚礼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质问的话还没说完,那边已经直接撂了电话,听筒内响起断线的嘟嘟声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君梦瑶低咒了声,本来就疲惫的心情因为君梦云的出现更加糟糕起来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手上捏着的那份档案袋,瞬间觉得重若千钧。

    这里面,究竟藏着什么东西?

    君梦瑶犹豫了下,再次看了眼周围,发现并没有君梦云的身影,低头打开了档案袋。

    里面只有张薄薄的手机那么大的纸片,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纸片的角落里写着些蝇头小字,君梦瑶下意识将纸片翻转过来,整个人瞬间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纸片,而是刚洗出来不久的照片,上面的图像赫然是只骨灰盒!

    君梦瑶脸色瞬间蜡白,急切看向照片后面的那些蝇头小字,只见上面写着:想要拿到它,就来上品酒店308室。

    上品酒店308?

    君梦瑶眼里闪过抹毅然,将那张照片放进口袋,迈步离开了庆典会场。

    此时都不用君梦云多说,君梦瑶也已经猜到,照片上拍摄的骨灰盒,就是前几天她妈咪被偷走的那只!

    任凭君梦瑶想破脑袋,也没想到君梦云会做出这么下作恶心的事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君梦云的!

    君梦瑶大步离开庆典会场,直接开车去了上品酒店,板着脸来到了308室。

    房间们虚掩着,君梦瑶心里夹着怒气,直接上脚踹去。

    厚重的房门被踢开,撞在墙上发出沉重的闷响声。

    “哟,这么大火气干嘛?”

    房间里发出嘲讽声,赫然是抱肩膀站在窗户边的君梦云。

    她正用仇恨的目光盯视着君梦瑶,如果眼神能当刀子,早就在君梦瑶身上戳出千百万个血窟窿了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君梦瑶嫌恶不想多看君梦云那张丑恶的嘴脸,直接摊开手索要,“君梦云,你真是卑鄙,把妈咪的骨灰盒还给我!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不要这么心急嘛,我们到底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,这么大火气做什么。”君梦云笑得得意,伸手指了下沙发,“坐,我的好姐姐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根本不吃君梦云这一套,“我可不敢有你这样的好妹妹,赶紧把我妈咪的骨灰盒还给我,我马上就走!”

    君梦云走到酒柜边拿出瓶红酒,给自己和君梦瑶各自倒了一杯,端过来递到君梦瑶面前,“先消消气,那天我也是好心,才会帮你收起骨灰盒的。我这个人记性不好,你不要凶我,万一我给吓忘掉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君梦瑶气得握紧拳头,死死盯视着笑得诡诈的君梦云,“我一定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君梦云晃了下手里的红酒,“瞧瞧你这话说的,我能做什么,还不是想请你喝杯酒,然后还骨灰盒给你?”

    看着君梦云笑得丑恶的嘴脸,君梦瑶只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她半刻都不想多待,直接拿过 君梦云递过来的红酒,仰头一饮而尽,将空酒杯重重放在桌面上,“酒我喝完了,把我妈咪的骨灰盒还给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么心急做什么?”君梦云阴笑起来,“我们好好聊会儿天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时间!我也没有心情跟你聊天!”君梦瑶毫不客气地拒绝,“把我妈咪的骨灰盒给我,立刻!马上!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性子急呢,好好好,我这就去给你拿。”君梦云居然难得好脾气地点点头,起身走向里面的卧室。

    君梦瑶瞪视着她离开,决定等拿到池欢的骨灰盒,再好好教训下君梦云。

    然而君梦云从离开后,就没有再从卧室里出来。

    君梦瑶静坐了十分钟,再也等不下去,索性从沙发上站起来,朝酒店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君梦云,你赶紧出来,把我妈咪的骨灰盒还给我!”

    卧室的门虚掩着,君梦瑶大步走过去,伸手敲了下门扉。

    她刚敲响两下,就从门内伸出一只大手,猛地扣住她的手腕,把她往卧室里拽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君梦瑶下意识后退,却没抵过那只大手的力道,硬生生被拽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次我看你往哪儿跑!”君梦云得意大笑,冲着刚被人拽进屋内的君梦瑶叫嚣,“我的好姐姐,好好享受我为你准备的一切,不用谢我,如果你能活着从这里离开的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君梦云就走出卧室 ,重重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君梦瑶用力挣扎了下,然后手腕被只铁钳似的大手给抓住,根本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顺着这只手往上看,是张陌生凶恶的脸,正虎视眈眈低头看着君梦瑶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禁锢人身自由是犯法的,你不要以身犯险!”

    君梦瑶质问着,已经恢复了之前的镇定,打量清楚了四周的环境。

    这是间带落地窗的卧室,宽大的床上丢着乱七八糟的东西,麻绳、脚镣、手铐,还有些不能入目的各种用具……

    君梦瑶的心恶寒了一把,已经猜到了君梦云把自己骗来这里,是想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抓住她胳膊的那人身形格外彪悍,足足有两百斤,正冲她露出痴迷的笑,“我就喜欢你这种小辣椒,放心,等下我会好好疼你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差点当场吐出来,从那人的笑容中意识到,他的智商似乎并不在正常线上。

    看来君梦云为了对付她,特意去找了这种明显有缺陷的人,目的就是想折磨死她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