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放开我!我告诉你,你这样会坐牢的!”君梦瑶怒视着眼前笑得白痴的邋遢壮汉,“只要你放了我,我会给你一大笔钱。”

    “钱?我不要钱,我只想跟姐姐玩亲亲,”邋遢壮汉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,握住君梦瑶手腕的胖手指悄然摩挲起来,“刚才的漂亮姐姐说了,只要我伺候好你,就把你嫁给我,嘻嘻,好姐姐,我会好好疼你的。”

    油腻的手指在君梦瑶手腕上拂动,令她差点当场吐出来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没有尖叫出声,“放开我,你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觉得小腹蹿起一道异样的*感,瞬间惨白了脸色。

    糟糕,肯定是君梦云刚才倒的那杯红酒有问题!

    “放开,你放开我……”君梦瑶努力想挣脱壮汉的桎梏,然而说出来的声音却变得娇嗔,反而带着股子欲拒还迎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好姐姐,我就知道你喜欢我。”壮汉似乎被鼓舞了似得,低头朝着君梦瑶凑过来,“来,我们玩亲亲好不好?”

    骤然贴近的壮汉令君梦瑶吓得差点当场心脏停跳,她立即往后退了半步,努力怒斥道,“不要过来,否则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然而再怎么严肃的话,配上她这会儿猫儿的声音,反而更像是*的邀请。

    君梦瑶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厉害,身上更是热的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她难受地转着身体,已经猜出君梦云给自己喝得红酒掺了东西。

    那个可恶的君梦云,真是手段下作!

    “好姐姐,陪我玩亲亲哈,”壮汉似乎很满意眼前的状态,左手抓住君梦瑶的胳膊,右手已经来到她的肩膀,直接拽住她的衣领,“哈哈,好姐姐,你看我多英俊。”

    “刺啦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壮汉的话音刚落,君梦瑶的衣领被撕开了道大口子!

    整个衣襟几乎被壮汉的给撕到腰身,微冷的空气瞬间侵入君梦瑶的肌肤,令她居然觉得有几分清醒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简直太可怕,君梦瑶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根,腥咸的血腥味道瞬间充斥她的口腔,令她稍稍恢复了些神智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过来,否则,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!”君梦瑶努力摆出格斗的姿势,然而此时的她浑身无力的厉害,根本连手腕都抽不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那姐姐就对我不客气呗,”壮汉反而狂喜不已,直接拎着君梦瑶的胳膊,把她重重摔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君梦瑶被摔得七荤八素,还没来得及稳住心神,就觉得床上一沉,那个白痴壮汉已经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,手里还攥着堪比手腕粗的麻绳,君梦瑶知道自己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难怪君梦云刚才笑得那么猖狂,她是认定自己无法逃脱吧!

    可惜她君梦瑶从来就不是任人摆布的玩偶,她就算拼死,也绝对不会如君梦云的意!

    君梦瑶看着逐渐逼近的白痴壮汉,毅然朝着床边的落地窗奔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抱着必死的决心,哪怕坠楼摔个粉身碎骨,也绝对不会让自己被肆意玷污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因为强烈的撞击,原本没有关好的落地窗玻璃应声而碎,发出刺耳的迸裂声,在傍晚的城市上空显得犹如刺耳。

    而君梦瑶的身形也因为这倾尽全力的撞击,直接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狂风烈烈,华灯已然初上,君梦瑶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一只绝望的猫,正在死亡和活着两者之间做着艰难的抉择!

    失重的落体令她大脑充血的厉害,为了不跌个粉身碎骨,君梦瑶牢牢抱住自己的脖颈,等待着和地面的惨痛碰撞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!”

    她从308室坠落下来,十多米的落差瞬间到底,直直摔进酒店外的护城河里,溅起大片大片的水花。

    君梦瑶直直摔入水面,身体仍不受控制地往下坠去,幸好河水足够深,浮力缓解了她大半的撞击,使她避免了血肉模糊的结局。

    咕噜噜的池水灌入君梦瑶口鼻,也令她沸腾的血液稍微缓解了些。

    君梦瑶在池水中挣扎了几下,终于调整好姿势,狼狈游到岸边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她还没有喘口气,就听到河面传来重物坠落的声响,水花再次四溅。

    等纷飞的水花平息,君梦瑶这才惊恐的发现,刚才那名笑得白痴的壮汉,居然也跟着跳了下来!

    距离她不远的河面上,那名壮汉仍旧傻呵呵笑着,“哈哈,姐姐,我来追你了!真好玩!”

    君梦瑶这下被吓得脸都绿了,不敢再耽搁,拼了命地往河岸上爬去。

    又惊又惧的她刚来得及爬上花岗岩堤岸,右腿就被大手拽住,身后是得意的大笑声,“哈哈,好姐姐,我抓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吓得差点摔下来,好在她反应足够快,左脚狠狠踹向拽住她右脚的大手,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道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那名壮汉的惨叫声,他的手失痛松开,恰好给了君梦瑶逃脱的机会,奋力爬上岸,踉跄着脚步朝路边跑去。

    路边是车水马龙的街道,君梦瑶的神智已经开始模糊,走路都觉得天晕地转。

    然而她必须逼着自己继续走下去,因为身后传来那名白痴壮汉明显被惹怒的咆哮声,“姐姐不乖,等我抓到你,一定好好惩罚你!”

    君梦瑶昏头涨脑拼命走着,视线早已经模糊成一团,就连前方那些闪烁的霓虹也模糊成了些光点。

    她根本分不清方向,心里只有一个信念,必须离开,摆脱身后那名壮汉!

    “吱——!”

    急促的汽车刹车声响起,距离神志模糊的君梦瑶只有半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她只来得及看清楚似乎是辆黑色的跑车,力竭地倒在锃亮的引擎盖上,虚弱地伸手求救,“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车门被拉开,从里面下来个身形伟岸的男人,他震惊的看着趴在他车盖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疾步走下车,他打横将昏迷的君梦瑶抱起,而那名跟着跳河的壮汉已经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是我的玩具,快把她还给我。”壮汉脸上仍旧带着白痴的笑,伸手想要夺走浑身湿淋淋的君梦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