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95章 慕容怀犹如天神降临:瑶儿,是我…
    不过他还没能靠近君梦瑶,就被后男人给一脚踹翻,然后死死踩住湿淋淋的头,“找死!”

    “你打我,你是坏人!”壮汉摔得痛哭起来,“你们都是坏人,抢我的姐姐,还打我!”

    “阿川,让他闭嘴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落下,带着掌控生死大权的倨傲。

    裴川应声点头,抬起脚狠狠地踩在壮汉脖子上,发出骨骼断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名壮汉身体抽了两下,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软绵的尸体,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男人抱着君梦瑶钻入车内,轻易弄死壮汉之后,开车转眼消失在迷、离的夜色里。

    正在匀速行驶的豪车内,气温冰霜般冷,几乎冷凝成冰。

    坐在后座的男人阴沉着脸,疼惜地看着昏倒在自己怀里的君梦瑶,自责不已,“瑶儿,我只是出国了几天,你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样子?”

    眼前的君梦瑶就像被人丢进水里蹂、躏的布娃娃,精致的小脸惨白不已,湿漉漉的发胡乱披散着,身上的衣服也残破的厉害,更不要说手臂上的那些擦伤了。

    而抱着君梦瑶的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几天都没有露面的慕容怀。

    他临时出国处理分公司的事,硬是用了几天的时间就结束掉那边的工作,匆匆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只是慕容怀怎么都想不到,刚下飞机的自己还没到家,就在车来车外的路上撞到了狼狈的君梦瑶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可是看那名追逐着她的痴、汉也能猜到个大概!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他命令裴川下狠手的原因,不管是谁伤害了他的小瑶儿,他都绝对会让那人付出血的代价!

    慕容怀拿出车上的毛巾帮君梦瑶擦拭湿漉漉的头发,眼里满满都是心疼和自责,“瑶儿,是我没有保护好你,都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痛……”原本昏迷着的君梦瑶迷糊糊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慕容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俊脸。

    她的神智已经不太清楚,颤巍巍伸出手,捧住慕容怀的脸,“是你吗?我没有做梦?”

    “是我,瑶儿,你遭遇了什么?有没有受到伤害?”慕容怀担心询问着,大手包裹住君梦瑶的小手。

    君梦瑶刚才是连惊带吓昏了过去,这会儿缓过少许精神,体内的药效开始爆发,脸色变得潮、红不已。

    陌生的感觉继续要将君梦瑶给吞没,她艰难地扭着自己的身体,左手扯开自己已经被撕到腰身的衣领,右手胡乱摩挲着慕容怀的脸,“好热……我好难受…”

    负责开车的裴川根本不敢往后看,光听声音就已经知道不对,恭敬问道,“总裁,君小姐情况不对。是去医院还是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慕容怀烦躁地低吼了声,随即命令道,“把车开到偏僻的地方,你给我滚下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被训斥的裴川哪儿还敢多问,立即将车子开上人迹罕至的湖边,停车关门,离开车子十米开外。

    车内就剩下心疼不已的慕容怀,和被药性控制神智的君梦瑶。

    她焦灼地拧着身子,声音怪异的就像偷吃了糖的猫儿,“好难受……我不舒服……热…”

    看着怀里最爱的女孩醇红不已的俏脸,慕容怀怜惜地低下头,“瑶儿,现在去医院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半眯着眼睛,显然根本听不到慕容怀在听什么,小手胡乱摸索着,抓住慕容怀的手想要汲取更多的冰凉,“嗯,你的手摸上去真舒服……我好热……你帮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世间最大的*,莫过于最爱的女孩发出的邀约,而且是在如此诱人的境况下。

    慕容怀从来就不是坐怀不乱的谦谦君子,自从君梦瑶出现后,他就拿出所有的精力想要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,然而都被君梦瑶给拒之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眼下自己恋慕的女孩宛如等待采摘的带露玫瑰花,慕容怀心里的天使和恶魔在剧烈的交战着。

    天使挥舞着洁白的翅膀淳淳善诱:“不可以趁人之危,要赶紧把她送去医院啊!”

    然而天使刚说完,就被小恶魔一拳打飞:“这是个拉近关系的好机会,千万不要错过啊!爱她就不要看着她痛苦,上啊!”

    慕容怀内心的两个小人征战了一番,令他一时间有些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如果换在以前,女人对他来说就是用来取乐的工具,根本不会令他纠结不已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的女孩,却是他捧在心尖尖上都怕委屈了的小瑶儿啊!

    他真的要无耻的趁人之危?还是该顺水推舟……

    恶魔的诱导起了作用,慕容怀艰难滚动了下喉结,低哑问道,“瑶儿,你需要我的帮助么?”

    君梦瑶神智迷迷糊糊,微嘟着红唇点头,“嗯,帮我…我好难过…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明天不准后悔。”慕容怀嘴角扬起抹得逞的笑,伏身压了下去,“乖,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……”

    裴川站在远处看着潺潺流动的河水,手指间的香烟明灭不已。

    在他不远处的身后,黑色的豪车不时微颤,完全囊括了里面的一切春、光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慕容怀抱着君梦瑶回到他的别墅,给她洗干净,让她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等君梦瑶醒来的时候,只觉得浑身痛得厉害,就像被坦克车给碾压了似得。

    她晃了下脑袋,等看清楚周围的一切,愕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你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儿啊!”

    君梦瑶怎么都想不到,自己醒来的第一眼,居然会看到慕容怀,而且他还笑得那么暧昧,分明已经盯着他看了很久!

    而且最最重要的是,那个混蛋好像光着背,就躺在她的被窝里!

    这个发现令君梦瑶瞬间清醒,立即抽出枕头,狠狠砸在慕容怀那张帅气的脸上,“混蛋!占我便宜!”

    松软的羽绒枕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,反而令慕容怀笑得更加开怀。

    他无声笑着,眼睛直直注视着因为大力挣扎而春、光外泄的君梦瑶,狠狠饱了次眼福。

    昨晚事发突然,他足足跟君梦瑶在车内纠缠了两个小时,这才令她缓过了药性,然后开车载着君梦瑶回到了自己的别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