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96章 就是因为没有你,我虚度了十几年…
    一大早慕容怀就醒了过来,眼神痴痴看着熟睡的君梦瑶,怎么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一睁眼最爱的女孩就躺在自己的身边,居然是那么的幸福!

    早知道这样,他应该更早些出手,锁也要把她锁在自己身边的!

    君梦瑶被慕容怀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毛,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,然后爆发出更加尖利的吼声,“可恶的慕容怀,你对我做了什么啊!”

    昨晚的记忆君梦瑶还没想起,只是觉得浑身酸痛的厉害,身上更是连半点布都没有!

    而且更令她不安的事,慕容怀就光着膀子躺在她身边,用脚趾头也知道他对自己做了什么!

    “你这个*!你……”君梦瑶气得脸都红了,指着笑得暧昧的慕容怀,却不知道该骂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肚子里骂人的词汇量严重匮乏,翻来覆去也就只会那么两句而已,眼下遇上慕容怀,气得君梦瑶满肚子都是火。

    慕容怀不怒反笑,刻意扭曲事实,“瑶儿,明明昨晚是你将我扑倒,然后予取予求,现在反而来恶人先告状,唔,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那养也。”

    看着慕容怀笑得晶亮的眼眸,君梦瑶压根不相信他嘴里说的半个字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我扑上来予取予夺?你……你难道不会反抗!”君梦瑶气鼓鼓说着,昨晚惊险的一幕终于重现脑海,令她当场楞在原地,“昨晚救了我的人,是你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慕容怀故意摆出委屈的样子,“救命之恩就算了,你还趁机占我便宜。这次该怎么清算呢?”

    君梦瑶只记得自己趴在车前盖上求救,后面的事情根本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不过看慕容怀说得这么笃定,她想起自己被君梦云给下了药,说不定真的是自己兽、性*,硬扑倒了慕容怀……

    君梦瑶恶寒地摇摇头,不敢去想自己凌虐慕容怀的生猛,气势瞬间衰减下来,“昨晚我……不是故意的,你……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会对我负责的吧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。”慕容怀刻意扭曲事实,这次打死也要让君梦瑶承认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君梦瑶正感到无地自容,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床上有抹刺目的红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君梦瑶愣了两秒,瞬间明白了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种被愚弄的感觉,气冲冲给了慕容怀一巴掌,“可恶!你为什么骗我!”

    慕容怀压根没想到君梦瑶会给自己耳光,想要躲已经来不及,帅气的右脸上瞬间多了五根鲜红的手指印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君梦瑶绝对是第一个敢打他耳光的人!

    慕容怀的黑沉下来,“你在胡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胡闹?”君梦瑶气得抓狂,“慕容怀,你是不是觉得愚弄我很好玩?!昨晚明明才是我的第一次,你上次骗了我!”

    “上次?”慕容怀微楞了下,很快明白君梦瑶说的是上次她喝醉酒呕吐,被他打理干净后骗她两人已经发生关系的事。

    “瑶儿,”他伸手扳住君梦瑶的肩头,眼神灼灼看着她,“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,我只是想逗逗你,现在向你道歉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君梦瑶重重推开慕容怀的手,“你根本就是个混蛋!趁人之危!既然昨晚你救了我,为什么不把我送医院,反而趁机夺走了我的……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君梦瑶怎么都羞辱启齿,一张小脸俏红不已,又羞又急。

    慕容怀宠溺看着眼前脸蛋绯红的女孩,无奈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眼前的她能在打了他后毫发无损,谁让他真的爱惨了她呢?

    他朗声笑了下,强势将君梦瑶拥入怀里,语气格外霸道,“瑶儿,从初见五岁那样的你开始,我就已经决定,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。为了找寻你,我足足找了十几年。我并不是在趁人之危,而是拿回我渴盼了多年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昨晚慕容怀就内心交战不已,举棋不定要不要趁机要了君梦瑶,生怕这样会是对她的亵渎。

    好在最后他脑海中的小恶魔打败了天使,顺从内心顺势拥有了她。

    她的甜美也让他明白,自己这些年的找寻并没有错,她的味道简直令他如痴如狂,难以放手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,她只是被他拥在怀里,就已经唤醒了他刚不容易才沉睡的*。

    君梦瑶并不知道慕容怀此时的心思,伸手想要推开他,“混蛋,你睡过的女人排起来能绕Y国两圈!我才不要做你的女人,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!”

    此时的君梦瑶只要一想起慕容怀那招摇的斑斑劣迹,尤其是他还跟君梦云在一起过,就全身心都在抗拒着慕容怀。

    花心的男人,根本就靠不住!别想跟她玩什么爱情游戏!

    君梦瑶的嫌弃令慕容怀倍觉打脸,他用力拥住挣扎不已的君梦瑶,“瑶儿,之前的那个慕容怀根本就不是人,是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,是个彻头彻头的大混蛋!造成这一切的症结,就是因为没有你的存在,我的生命如此黯淡,虚度了十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用你哄那些红粉知己的话来哄我,我不需要!”君梦瑶抗拒地继续推搡着,“只要你高兴,自然有大把的女人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,不过这并不包括我!”

    “瑶儿,你相信我,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慕容怀简直悔不当初,知道自己正在为当年的风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他郁闷地看着君梦瑶,可怜巴巴道,“就是因为没有你,我才那么自暴自弃。瑶儿,你相信我,我发誓从今以后都会痛改前非,绝对不会再多看别的女人一眼!”

    然而君梦瑶根本不吃这套,她到底从慕容怀怀里挣脱出来,顾不上浑身的酸痛匆忙套上衣服,这才转身看向表情失落的慕容怀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样跟我无关,我们从之前就是两条互不干扰的平行线,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。”君梦瑶说得生疏,“这次的事到此为止,以后我们同样不会有任何交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