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瑶儿!”看到君梦瑶要走,慕容怀立即掀开被子跳下来,羞得君梦瑶立即捂住脸,“流氓!快穿上衣服!”

    慕容怀已经大步走到君梦瑶身边,伸出长臂将她锁在怀里,“不行,你不答应留在我身边,我就不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这赌气般的威胁简直就像个不成熟的小孩子,君梦瑶又好气又好笑,直接抬脚踩上慕容怀的脚面,“那你就留在这里慢慢玩 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趁机从慕容怀手臂下钻出去,快速拉开门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慕容怀下意识想追,拉开门才想起自己身上只挂了件短裤,连忙回去套上西装裤,赤脚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到底慢了一步,等他来到客厅,就看到裴川迎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瑶儿呢?你看到她没有?”慕容怀沉声问着,脚步都没舍得停留下来。

    裴川点点头,伸手指向别墅门口,“刚才君小姐打了辆的士,已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慕容怀低咒了声,眼神不善地瞪着裴川,“你最好是有事找我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不用慕容怀说完,裴川已经了然,知道自己这是撞在了枪口上。

    明明昨晚总裁才和君小姐春风一度,早上居然还这么阴晴不定,看来是欲求不满呐。

    裴川相当识趣地低头,生怕给自己招不自在,“总裁,昨天那具尸体已经查清楚了身份,他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,之前曾经用麻绳勒死过两名少女,后来因为精神疾病躲过了死刑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脸色更黑沉了几分,“精神病院?他是怎么盯上瑶儿的?”

    裴川惶恐低头,腰几乎躬成了九十度,“这个,精神病院那边暂时还没有消息传出来,属下不敢乱猜测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一脚踹过去,泄愤般瞪了裴川一眼,“这还用猜测?一定是君梦云那个女人搞得鬼吧,放眼整个Y国,也只有她最恨瑶儿!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愚钝。”裴川悄悄擦了下额头上的汗,知道自己这下真的成了泄愤的活靶子。

    慕容怀又是一脚飞过来,“知道愚钝还不赶紧去查清楚!去弄明白君梦云住在哪里,把她给我抓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裴川重重点头,飞一般转身走出去,生怕留下来再遭殃。

    大早上的慕容怀火气就那么重,不用猜就是在君梦瑶那里吃了瘪。

    看着火烧屁股般溜走的裴川,慕容怀板着脸坐在沙发上,觉得昨晚的事跟君梦云绝对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等他查清楚,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企图伤害瑶儿的恶人!

    所有加诸在他瑶儿身上的伤害,他都会千百倍的讨要回来!

    这边慕容怀心情不佳地靠坐在沙发上,那边君梦瑶刚从的士上下来。

    她翻遍口袋才发现没有带钱,手机似乎也落在了慕容怀的家。

    “呼,”君梦瑶郁闷地吐了口气,歉意地看向司机,“抱歉,麻烦你等一下,我上去给你拿钱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等君梦瑶付钱后,的士司机扬长而去,留下两条腿酸软不已的君梦瑶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自己住着的公寓,觉得自己再上去,估计得少半条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她磨蹭到家里,就累得直接瘫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小包子立即跳进她怀里,各种用头蹭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君梦瑶搂着撒娇的小包子,有气无力道,“小包子,我昨晚才是彻底告别了女孩生涯,你说是该为我感到高兴,还是感到难过呢?”

    “喵呜。”小包子轻声叫了下,悠闲寻了个位置卧在君梦瑶腿上。

    “唉,只有你才最贴心呢,男人都是大猪蹄子。”君梦瑶随口说了句,脑海里跳出早上时看到赤膊的慕容怀。

    当时她羞窘的厉害,根本没敢仔细去打量慕容怀,现在仔细想想,那个混蛋真的绝对完美的好身板,宽肩窄臀,蜂腰猿臂,那张脸更是一顶一的帅。

    妖孽啊——

    “再帅又怎么样呢,还不是靠不住的花心大萝卜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想起慕容怀声名在外的那些绯闻,重重摇头,她才不会被空有一副好皮囊的绣花枕头给迷倒!

    怀里的小包子被君梦瑶搂着呼呼大睡起来,君梦瑶仍觉得浑身酸痛的厉害,索性没去公司,在家里休息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她搂着小包子睡了个天昏地暗,直到下午的时候才昏头涨脑地下楼。

    外面已经是夕阳西坠的日暮时分,君梦瑶揉了下有些眩晕的太阳穴往前走,来到路口等待红绿灯,准备穿过马路去吃点东西。

    她足足睡了一整天,这会儿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叫了。

    洒水车从前面路过驶来,扬起的水雾纷纷扬扬,君梦瑶连忙往后退了几步,落入一双强有力的臂弯里。

    她连忙扭头,正对上慕容怀那双晶亮深邃的眸子,“听说你今天没去上班?”

    虽然在家里睡了一整天养神儿,君梦瑶仍是觉得浑身酸沉沉的,心里免不了对慕容怀就有些怨气。

    这会儿居然又遇到,满肚子火的君梦瑶索性白了他一眼,“要你管,我记得我已经从慕容集团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相当不客气,慕容怀却没被气到,而是笑吟吟捏了下君梦瑶绯红的小脸蛋,“那当然,你现在可是君氏集团的女总裁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用你的脏手摸、我,”君梦瑶嫌弃地躲开慕容怀的手指,“大路朝天,咱们各走一边,你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不但没有松开君梦瑶,反而笑吟吟搂住她的肩膀,“饿了吧小懒猫,我知道有个地方东西很好吃,带你去吃啊!”

    今天一整天,慕容怀都在担心着君梦瑶,生怕昨晚被他索取无度的她会有什么不舒服。

    后来他让裴川去打探,才知道他的小瑶儿根本就没去公司,貌似一直在家里休息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小人儿困倦的可爱模样,慕容怀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,没等下班就回到了公寓楼,等着和君梦瑶来个偶遇。

    他的运气向来不错,只等了一个多小时,就看到那可爱的小迷糊揉着太阳穴从楼道里走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