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这个眼神令慕容怀当即黑沉下脸,不悦地瞪着陆康,“你小子最好把话给我说清楚,她是我的女人!”

    自从认出君梦瑶就是当年的小女孩后,慕容怀就从没见到她脸上有过这么灿烂的笑容。每次见到他不是爱理不理,就是黑口恶面的无视。

    现在可倒好,她居然冲陆康那个混蛋笑得那么开心!

    慕容怀的眼神格外不善,身上的肌肉线条紧绷。

    只要陆康敢说出半个跟君梦瑶认识的字,他不介意直接凌空飞踹,将陆康踹到太平洋去!

    这毫不收敛的威胁眼神令陆康哭笑不得,做为早年间慕容怀的好友,陆康深知他偏执的性格和冷酷的脾气。

    他笑着看向君梦瑶,态度谦然有礼,“呃……你是?”

    君梦瑶眼里的光瞬间黯然下去,不过很快就笑着说道,“学长肯定忘了,我跟你在同一个学校求学,当年很是仰慕学长的风采,没想到多年不见,学长依然光彩照人啊。”

    陆康听得嘴角直抽抽,他都不用回头,就知道自己肯定已经被慕容怀的目光给盯死了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学妹啊,那可真是巧了。”陆康尴尬笑着,“楼上有雅座,这顿就当我请学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你请!”慕容怀恶狠狠翻了个白眼,揽住君梦瑶的肩膀霸道宣誓所有权,“我的女人只能我来请,你赶紧去研究你的那些破菜谱就行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立即用胳膊肘顶了下慕容怀的肚子,这才挣脱他的桎梏,“走开,别再这里跟我套近乎!”

    等做完这些,君梦瑶才想起自己似乎在学长面前过于粗暴,连忙遮掩地理了理头发,“咳咳,学长,我平时并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喜欢你这么暴力。”慕容怀不怕死地再次搂住君梦瑶,直接拥着她朝楼上走去,“咱们先上去,让这家伙给你做点美食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君梦瑶反对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慕容怀低头封住唇。

    这个吻他偷得突然,后撤的迅速,等君梦瑶反应过来,某人已经站好,自以为帅气地冲她挑了下眉。

    君梦瑶的脸瞬间红到耳根,这个混蛋,居然在大庭广众下偷亲她!

    “*!”君梦瑶狠瞪了慕容怀一眼,下意识扭头看向身后,就撞上陆康了然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下误会更大了,君梦瑶连忙摆手解释,“学长,你不要误会,事情不是你看到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痞痞揽住君梦瑶的肩膀,“他误会什么?你本来就是我慕容怀的女人!”

    陆康笑着点头,“嗯,你们两个一动一静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我去给你们做点我拿手的特色,等下就送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陆康就转身离开,剩下君梦瑶气急败坏拧起慕容怀的胳膊,“你这个大嘴巴,怎么能乱说话呢!那可是我最崇拜的学长啊!”

    慕容怀扳住君梦瑶的肩膀,用无比郑重的眼神盯视着她,“你根本不用崇拜他,只崇拜我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狂妄自大的慕容怀,君梦瑶实在没什么好脸色,不爽地一把推开他,“你知道学长当年在学校多么风光么?如果不是他后来突然离校,我根本拿不到全额奖学金。”

    那些年,君梦瑶在异国他乡求学,奋发上进的她夜以继日苦读,然而每次都被陆康给压在第二。

    不服气的她卯足了全身的力气想要超过陆康,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,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陆康突然离校,甚至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学位证,她才终于成了全校的第一名,顺利拿到了奖学金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陆康就是无法超越的奇迹,如今再见到,如何能令君梦瑶不激动呢?

    君梦瑶心里还有些物是人非的感叹,无法接受她昔日视为偶像的学长,如今竟然变成了一家西餐厅的老板。

    他理应有着更灿烂更辉煌的事业才对啊!

    趁着君梦瑶愣神的功夫,慕容怀已经拽着她来到了楼上的包间,“既然你们是旧校友,这顿更是要敲陆康一顿不可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托腮叹了口气,“你懂什么?当年学长在学校可是风头无两,是多少女生崇拜爱慕的对象。只可惜后来他突然退学消失,连学位证都没有领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君梦瑶难免有些遗憾,“如果学长顺利拿到学位证,凭他的实力,怎么也不会只开个西餐厅的。“

    “只开个西餐厅?”慕容怀轻笑起来,似乎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,“你这样就太天真了,谁说开西餐厅就落魄了?他们家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话还没说完,陆康已经推门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推着餐车的服务员。

    “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?”陆康脸上挂着谦和的笑,示意身后的服务员上菜,“来,快尝尝我们店里新研制出来的特色菜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很快摆了满桌面的西餐,色香味俱全,令君梦瑶瞬间食指大动,连忙夹了筷子鹅肝排吃。

    “嗯,这些食物看上去就很好吃,入口味道也特别的香,果然不愧是学长做的!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崇拜了多年的陆康,君梦瑶毫不吝惜自己的夸赞,顺利令一旁的慕容怀黑了脸。

    他不爽地斜睨向陆康,“看来某些人太受欢迎呢,你确定不用去后厨帮忙?”

    陆康有些尴尬地摸了下鼻尖,“那什么,你们先吃,我还要去后厨照应着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沉浸在美食中,并没有听到慕容怀刚才的冷哼,有些不舍地看向陆康,“学长,不坐下来一起吃点么?”

    “不了,今天后厨有点忙,需要我去盯着,就不陪你们了。”陆康说着就往外走,“慢慢吃,以后常来这里捧场就好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遗憾地放下筷子,“很久没见到学长,还以为能聊几句学校的旧闻,看来是没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陆康的脚顿在门口,转身看向不闷闷的君梦瑶,笑得温文尔雅,“今天确实有点忙,下次我单独请你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立即甩了个眼刀过去,“你敢!她是我的女人,你少打她的主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