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康勾起抹意味深长的笑,退出去关上了餐厅的门。

    等陆康走后,君梦瑶恶狠狠瞪了慕容怀一眼,“他是我学长,你那么凶干什么?还有,谁说我是你的女人!少往自己脸上贴金!”

    慕容怀刚才的黑口恶面瞬间不见,笑呵呵帮君梦瑶夹菜,“你都已经把我吃干抹净,再不承认我真要考虑拉横幅去你公司抗议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的嘴角狠狠抽了下,这个混蛋,到底是谁把谁给吃干抹净?!

    眼下她肚子饿得厉害,根本懒得理会不可理喻的慕容怀,埋头吃着眼前的美食,把它们想象成慕容怀,咬牙切齿地咀嚼着。

    慕容怀乐呵呵看着大块朵颐的君梦瑶,他就喜欢她被气得腮帮子鼓鼓,想打他却又极力克制的俏模样。

    果然恋爱中的人智商统统为零吧,就连向来睿智的慕容怀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两人在包厢里吃着西餐,气氛不算好也不算太坏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,门外的楼梯拐角处,站着神色莫测的陆康。

    他静立在红木栏杆旁,左手夹着根细长的香烟,微皱的眉心藏着心事,好半天才颓然吐出抹青烟。

    看来,有些东西不是他刻意避开,就能躲避得掉的。

    命运的轮盘已然启动,将他们再次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他又该如何自处呢?

    淡淡的青烟袅袅升腾,将陆康的神色掩藏起来,谁也看不清他此刻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君梦瑶认真吃了好一会儿,这才畅快地擦擦嘴巴,“嗯,果然是学长的手笔,做的饭菜就是不一般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吃,我也可以学做这些的。”慕容怀眼神热切,脸上带着少有的认真。

    他刚才才发现,盯着君梦瑶吃饭简直就是种享受,突然就升起想要学做菜,每天为她洗手作汤羹的心思。

    君梦瑶立即嫌弃地摇头,“还是算了吧,你这么忙,学这个岂不是大材小用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你喜欢的,我都会尝试着去学去做,”慕容怀眼神炯炯盯视着君梦瑶,声音格外的温柔,“瑶儿,不要这么排斥我,给我个机会好不好?我发誓一定改过自新,做个绝对称职的男友,从方方面面照顾好你!”

    君梦瑶被他热切的眼神看得有几分不自在,撩了下头发掩饰过去,这才低声说道,“我想要的不多,就是他眼里心里都有我而已。你这么博爱,我真的接受不来。”

    其实对慕容怀的感情,君梦瑶自己也说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她稀里糊涂跟他发生了关系不说,如今又被他紧追不舍,各种花式被表白,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小悸动的。

    哪个少女不怀春?尤其面对的又是慕容怀这种霸气十足的帅哥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君梦瑶是清醒的,并没有被慕容怀那完美的皮相给吸引,被他随便勾勾手指就扑过去。

    她承认眼前的慕容怀绝对是个养眼的男友,但是她对感情有洁癖,认为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根本就是耍*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慕容怀这种仗着帅气肆意勾搭女孩的家伙,早就应该被关起来,免得祸害更多的女孩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满腔热情被君梦瑶眼里的嫌弃给泼灭,委屈巴巴看向她,“瑶儿,以前的我的确太过放、浪形骸,这是我的不对,活该我现在被你给嫌弃。但是请你多少给我点机会,让我向你证明我的真心!我发誓,我一定会痛改前非的!”

    君梦瑶不置可否站起身,“吃饱了,走吧!”

    她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,才没有闲工夫陪着慕容怀玩爱情游戏。

    慕容怀见君梦瑶根本不搭话,连忙跟着站起来,“瑶儿,给我个机会好不好?让我向你证明我的真心!”

    “怀少,”君梦瑶无比认真地看向慕容怀,眼里带着不容置疑的果断,“我并不是那种花痴女孩,也不会古板到认为跟你上过床就非你不嫁。我们之前并没有什么交集,何必非要硬拽到一起呢?各自安好不挺好的么?”

    “瑶儿,难道我在你的眼里就是这么的不堪么?”慕容怀受伤地捂住心口,长长的眼睫毛半垂,“大概这就是对我之前花心的报应吧,我活该被你唾弃!可是瑶儿,你真的就这么绝情,半点机会都不愿意给我?我发誓这次是真心的,从没有谁能让我这么认真,之前那些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那些女人只是你的玩物对吧?”君梦瑶瞪了慕容怀一眼,语气格外冰冷,“怀少,我不知道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这么歧视女性!很抱歉我没时间陪你玩感情游戏,我很忙,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。再见!”

    说完,君梦瑶就推开房间门,直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陆康正站在角落里,看到怒冲冲出来的君梦瑶,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,“怎么?是不是上的菜不合口味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学长你别误会,我只是不想跟那个花花大少一起吃饭!”君梦瑶想起慕容怀的话就生气,那个家伙臭屁又倨傲,根本就是游戏人间的花花大少,根本不值得同情!

    “哈,你们俩吵架了?小情侣间吵吵嘴很正常,反而会增加些*。”陆康笑得温和,“别跟阿怀置气了,他就是骨子里有点大男子作风,偶尔会强势霸道些,其他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根本就是无药可救的直男癌!”君梦瑶深吸口气平复下心绪,这才歉意地看向陆康,“抱歉啊学长,我平时不是这样的。只是碰到慕容怀那个混蛋,才会彻底失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证明你对他在意,有时候感情呢就是这么奇妙,旁观者反而看得更清楚些。”陆康脸上始终带着谦然的笑,“好好跟阿怀相处,你就会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看你们学长都极力推荐你跟我在一起了。”慕容怀已经从房间里走出来,冲君梦瑶痞笑,“乖,答应做我的女朋友,我绝对会把你宠成全世界最尊崇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没!必!要!”君梦瑶对慕容怀笑呵呵的样子十分不满,拐弯顺着楼梯就往下走,“再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