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02章 君梦云最后的下场(2)
    气急败坏的她立即追了上去,眼看着君梦瑶就要被那个精神病患者给抓住,却幸运地截停了一辆豪车。

    单等着看好戏的君梦云气得抓狂,因为她对那辆豪车无比熟悉,那根本就是慕容怀的车子!

    后面的事情更是令君梦云愤怒到浑身发抖,她眼睁睁看着已经走投无路的君梦瑶被慕容怀抱入车内,而那名精神病患则被踩断了脖颈!

    妒恨到快要疯狂的君梦云躲在角落里,看着震颤不已的豪车,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无数利刃给穿透,变得千疮百孔!

    她从没有哪一刻像此刻般憎恶着君梦瑶,恨不得以生命为代价,也要拖着君梦瑶下地狱!

    都是君梦瑶的出现,掠夺了本应该属于她的一切!

    君梦云用充血的眸子仇恨瞪视着那辆车子,尖锐的指甲将掌心都刺破了皮都浑然未觉。

    直到车子在夜色中缓慢开走,她则像丢了魂魄的傀儡般,紧紧尾随其后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下的药性,君梦云十分了解,那绝对会让君梦瑶化身为最疯狂的女人,痴缠索求一整晚。

    君梦云像个幽灵般躲在暗处,丑恶地窥视着一切,目睹着慕容怀抱着衣衫不整的君梦瑶进了电梯,心痛得快要死去。

    刚才那两个小时的豪车震颤,傻子也知道君梦瑶和慕容怀在里面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原本靠在慕容怀怀里的女人应该是她,她才是他的未婚妻,现在却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,咬碎银牙却无可奈何!

    滔天的恨意充斥着君梦云的内心,她木桩般坐在三楼的安全通道,静静等待着君梦瑶的出现。

    然而她足足等了一夜,君梦瑶始终都没能从里面出来!

    那个无耻的女人,本应该屈辱的死去,却因为她的疏忽,得到了慕容怀所有的疼爱!

    君梦云在心里痛骂着君梦瑶,足足等到日上三竿,才听到君梦瑶下楼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立即尾随了下去,怨毒瞪视着君梦瑶的背影,想冲上去跟这个毁了她所有生活的女人同归于尽!

    然而没等她有所动作,就发现慕容怀和裴川追了下来,只好不甘心地又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,她好不容易才等到君梦瑶落单,毅然来敲君梦瑶的房门。

    她的手里握着把锋利的尖刀,这一次,她绝对不会再给君梦瑶任何逃开的机会!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都必须要让君梦瑶付出血的代价,以此洗刷掉她遭受的所有委屈!

    哪怕同归如尽她也要她死。

    君梦云的脸狰狞扭曲,藏在怀里的右手藏着锋利的尖刀,左手固执的敲门,打算只要君梦瑶一开门,就立即捅向她的心脏!

    然而君梦云敲了足足有五分钟,房门始终紧闭着,君梦瑶并没有想要过来开门的意思。

    君梦云又急又恼,抬脚重重踹向房门,她就不相信,这么大的动静,君梦瑶还躲在里面不出来!

    “哈,你果然还是来了!”

    房门依旧紧闭着,君梦云的身后却传来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惊愕地转过头,就看到慕容怀正黑沉着脸抱臂站着。

    在慕容怀的身后,裴川正虎视眈眈瞪视着她,似乎随时都会冲上来似得。

    君梦云惊愕地张大嘴巴,“你……你不是没跟着上来么?”

    刚才她明明在楼下看到慕容怀没跟过来,这才信心满满上楼找君梦瑶的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慕容怀会出现,打死她她也不会暴露自己的踪迹!

    “哼,那是因为我看到了躲在角落里的你。”慕容怀不屑冷哼了声,眼眸里全是冰冷的疏远,“君梦云,难怪阿川说到处找不到你,原来你就藏在我们身后。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藏身处,你还是挺聪明的嘛!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出现完全是君梦云意想不到的,她瞬间白了脸,缩着身体往后靠,极力想忽略自己的存在,“你想干什么?我……我不怕你!”

    虽然嘴里说的强硬,君梦云却已经吓得浑身发抖,就连肩膀都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需要你怕我。”慕容怀威严瞪视着君梦云,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三番两次对瑶儿下手,这次你跑不掉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冲身后的裴川点点头,“阿川,她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裴川甩了个脖颈,发出咔嚓的声响,踏步朝君梦云走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!你不要过来!”君梦云想到裴川抬脚就踩断别人脖颈的残忍,吓得三魂丢了七魄,双腿一软跪在地上,“放了我吧,我保证会离开这里,再也不过来打扰君梦瑶!”

    然而她的央求根本无法、令慕容怀动容,他冷眼斜睨了君梦云一眼,轻飘飘道,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并不想跟君梦云计较那么多,可是她却不知道收敛,三番两次想要害他最爱的女孩。

    那么他现在就让她知道,什么人是她豁出去性命也惹不起的!

    “不,怀少,你不能这么对我,”君梦云吓得泪流满面,“求你放过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!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就看在我曾经跟你亲密过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脸色更加阴沉,厌恶地皱起眉头轻叱裴川,“阿川,你还愣着干什么?我不想再听到她多说半个字!”

    “怀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伸手想要拉住慕容怀祈求,然而还没碰触到慕容怀的衣角,就被裴川一掌敲在后脖颈,两眼一翻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一把尖刀从她怀里跌落出来,摔在地上发出脆响。

    慕容怀低头看了眼那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,声音彻骨冰凉,“死性不改,阿川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怀少!”

    此刻的君梦云在裴川眼里早已如同死人,他粗暴地抓住君梦云的一只脚,将她拽进安全通道内,很快消失在慕容怀的面前。

    走廊内重新恢复静寂,慕容怀看着始终紧闭着的房门,嘴角扬起抹无奈的轻笑。

    这个丫头,肯定是以为在外面敲门的是他,所以才不肯开门的吧?

    也幸好她没有出来开门,不然就危险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