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06章 把池欢的骨灰和君之谦的合葬…
    慕容怀心随所动,轻嘬了下那娇嫩的脸庞,心头掀起狂狼焰火,索性打横将君梦瑶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昨晚搂着这小丫头一夜未眠,现在看到她娇滴滴化成了春水的小模样,心里只想着再索取些利息。

    毕竟尝试过了她甜美的滋味,慕容怀再也做不到坐怀不乱,更何况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君子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”君梦瑶下意识推搡着慕容怀,想要挣脱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软绵绵使不上力气,就连声音都暧昧的不行,就像被人咬掉了舌头似得猫儿。

    这奇怪的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?君梦瑶简直不敢相信,缩着肩膀将头深埋起来,反思着自己这异样的举动。

    慕容怀轻笑出声,低头蹭了蹭君梦瑶的小脸,拥着她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他常年在女人堆里厮混惯了,自然清楚哪里是最容易撩拨的,大手不客气欺上来,薄唇更是放肆地拥吻着怀里红透了脸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君梦瑶哪里有过这种体验,之前和慕容怀,也是在意识不清楚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却是清醒的,感官无比的敏锐,窘迫地只想找道地缝缩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喉咙里差点溢出细碎声响的,根本就不是她,她是想拒绝的啊!

    室内的温度悄然升起,慕容怀嘴边扬着得逞的笑,声音温柔地能滴出水来,“瑶儿,你就是我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原本只是字而已,组合在一起却有着莫大的魔力,彻底蛊惑了君梦瑶的心。

    从她有记忆开始,就过着几乎寄人篱下的日子,收获的是丁嘉的白眼和君梦云的瞪视。

    后来长大外出求学,更是过得颠沛流离,唯一的温暖是照顾她的庆嫂,从来没有谁像慕容怀这样小心翼翼对待她。

    君梦瑶被眼前的温暖迷惑,一度忘了将慕容怀推开,身上的衣服很快被某人脱掉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瑶儿,谢谢你终于来到了我的身边,让我的生命变得更加完整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深情低喃着,迷恋地看着怀里娇艳如花的女孩,心里只想着快些跟她融合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贴着,就差临门一脚时,慕容怀的手机煞风景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唤回了君梦瑶被蛊惑的神智,她用力推开慕容怀,拥着衣衫不整的自己快步跑去洗手间,嘭的关上了门!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就要重温旧梦,却被突然打断,慕容怀极度的不爽,内心的狂躁翻江倒海,眼里浮现抹想要杀人的暴戾。

    然而手机铃声仍是不识趣地响着,慕容怀烦躁地深呼吸了下,伸手捞过手机,粗声粗气断喝,“说!”

    打电话来的是裴川,他已经成功拿到了池欢的骨灰盒,正准备向慕容怀禀告。

    只是任裴川再聪明,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打扰了慕容怀的好事,尤其是这种根本刹不住车的暧昧境况。

    裴川被慕容怀的凶恶口气弄得愣了下,“总裁,你……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!阿川,你最好有天大的理由,否则就等着被扣掉半年的薪水!”慕容怀的口气依旧凶狠,如果裴川站在他跟前,他绝对已经一脚踹过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但是裴川已经明白自己惹毛了慕容怀,立即谨慎说道,“总裁,我拿到了池欢的骨灰盒!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就是你迫不及待打电话过来的理由?你就不能两个小时后再打!”慕容怀咬牙启齿训着裴川,说完才听明白裴川禀告的内容,“找到了骨灰盒?很快,立即带回来,马上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郁闷地挂断了电话,如果不是因为裴川找到了骨灰盒,他今天一定要狠狠操练裴川,让他脱一层皮!

    慕容怀郁闷地挂断电话,洗手间的门在这时打开,君梦瑶脸红红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眼里带着戒备,“慕容怀,我警告你,如果你再对我动手动脚,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看到君梦瑶出现,慕容怀的心情瞬间变好,勾唇冲她浅笑,“阿川已经拿回了你妈咪的骨灰盒,正在朝这里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君梦瑶瞬间呆滞,她妈咪的骨灰盒,真的被拿回来了?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会骗你,”慕容怀朝君梦瑶走过来,“估计再有五分钟,阿川就到了。走吧,我们一起去等他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还有些愣怔,“去哪儿等他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去我的住处,”慕容怀冲她眨眨眼,“当然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让他进来你家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想了下,还是认为去慕容怀的住处比较稳妥,微微颌首,“好吧,就去你那里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已经率先拉开了门,“我漂亮的小公主,请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马上就能接回妈咪的骨灰盒,君梦瑶就有些泪目。

    她脸上再不见半点笑容,表情凝重地走进慕容怀的住处。

    其实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了,只是第一次进来时喝得醉醺醺的,被吃干抹净后就匆忙跑走,根本没注意过里面的陈设。

    这次迈进门槛,君梦瑶眼神里带着陌生,好奇地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这套公寓跟她租住的格局一样,不过里面的装饰却完全是两个风格。

    君梦瑶住的公寓是小清新的暖色调,而慕容怀的公寓内,只有黑白灰三个色调。

    就连屋内摆放的家具,也透着股子生人勿近的高冷。

    “坐,阿川的动作向来很快,等不了多久的。”慕容怀摁着君梦瑶的肩膀让她坐在沙发上,拿起桌上的苹果开始削皮。

    他显然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,一颗原本圆润的苹果被削得坑坑洼洼,简直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慕容怀看了眼手里的苹果,放弃了让君梦瑶吃的想法,果断站起身,“嗯,我给你倒杯果汁。”

    他长腿矫健,两步就来到客厅角落的吧台前,放眼仔细瞅了瞅,貌似他这里只有各种美酒,压根就没有半点果汁。

    这场面就有些尴尬了,慕容怀罕见地挠了下头发,冲君梦瑶无奈摊手,“好吧,我这里并没有果汁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满心都沉浸在即将迎回的骨灰盒上,哪里有心情吃水果?更没心情喝什么果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