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07章 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…
    她并没有发现慕容怀因为她走进的小激动,听到他说话才愕然抬头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慕容怀自嘲笑了下,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有几分幼稚。

    之前的他从来视女人如无物,这会儿却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,笨手笨脚的,还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慕容怀正暗笑自己,裴川已经大踏步走了进来,手里捧着个织锦的布包,“总裁,我把骨灰盒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慕容怀微微点头,用下巴指向坐在沙发上的君梦瑶,示意裴川把骨灰盒放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裴川跟了慕容怀多年,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立即将手里的织锦布包放在桌上,轻轻打开,“君小姐,这就是令尊大人的骨灰盒。”

    丝滑的织锦布被解开,露出里面小小的骨灰盒,小巧中透着几分廉价的气息,很明显是当时随意买来的。

    君梦瑶愣怔看着眼前的小盒,泪花悄然泛滥,模糊了她的视线,然后从眼角无声滚落。

    她从记事起,就是住在冷冰冰的君家大宅,面对的是丁嘉的白眼和君梦云的打骂。

    在她的记忆里,母亲这个词离她特别的遥远,真的就只是个词而已。

    在她那些模模糊糊的记忆里,只有张模糊的脸庞,在她身旁哼着温柔的曲调,她甚至都记不清那些旋律。

    如今她们母女的重逢,却是这样的一个场景。

    此时原本应该霜染鬓角的妈咪,早在二十年前,就不得不住在这又旧又丑的小盒子里。

    君梦瑶无声哭泣着,消瘦的肩膀微微轻颤,双手艰难伸出,到底摸到了桌上的那只骨灰盒。

    她双手用力,似乎抱起了千斤重钧似得,累得脸色惨白如纸。

    对君梦瑶来说,这不大点的骨灰盒,真真比她搬过的任何东西都要沉重。

    它不是压在她的手臂上,而是直接压住她的心,沉甸甸的密不透风,令她痛得快要窒息。

    明明桌子离君梦瑶只有半臂的距离,她抱起那个骨灰盒,却仿佛用了半生的时间。

    直到她终于将骨灰盒搂进怀来,才终于低声轻喊了声,“妈咪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妈咪君梦瑶在心里喊了二十多年,如今终于真真切切从嘴里发出来,却是撕心裂肺的痛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骨灰盒上面的纹路,泪水扑簌簌滚落,红唇轻颤,再也发不出半个音节。

    这是生她养她的母亲,而她,却连报答她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面对的,只是装在这个旧盒子里多年的,一把骨灰……

    慕容怀看着陷入悲伤的君梦瑶,心疼地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他直接走过去,单手拥住君梦瑶的肩头,柔声安抚道,“瑶儿,现在最重要的,是把你妈咪和爹地合葬。我想这件事,他们已经期盼了很多年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提醒令君梦瑶清醒起来,是啊,她的爹地和妈咪明明那么相爱,却因为丁嘉的陷害无辜丧命,而且死后不能同穴。

    他们泉下有知,肯定已经渴盼重逢,渴盼了许多年吧?

    君梦瑶深吸口气,脸上的泪珠已经被慕容怀体贴地擦干。

    她微微点头表示谢意,抱紧怀里的骨灰盒站起来,低声说道,“没错,我现在就送我妈咪去陵园,把她和爹地合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却摇摇头,阻止了君梦瑶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可以偷偷摸摸的去,而是要隆重为你妈咪举行葬礼,让她和你爹地合葬。”慕容怀眼睛晶亮无比,“这个葬礼,一定要隆重到全城皆知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很快明白了慕容怀话里的意思,“你是说,让我为我妈咪正名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慕容怀就知道,以君梦瑶的聪慧,定然了解他的意思,“当年你妈咪死后还被诬蔑成小三,这次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她才是你爹地的挚爱,而且是唯一的正妻!”

    君梦瑶感激地看向慕容怀,刚才她急着让她的妈咪和爹地合葬,确实没有慕容怀看得长远。

    “嗯!一定要给妈咪正名,洗刷她多年遭受的非议和冤屈!”君梦瑶重重点头,然后由衷向慕容怀表示谢意,“刚才谢谢你的提醒,我都没有想到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,谢什么这么见外?”慕容怀宠溺地笑了,扭头看向一旁的裴川,“去安排一波媒体记者,让他们提起当年君家的旧闻。等造够声势再披露当年的实情,允许媒体记者来参加葬礼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裴川应声点头,恭敬转身离开,却执行慕容怀的吩咐。

    君梦瑶有些不赞同慕容怀的做法,“其实不用故意造什么声势,只要有人知道我妈咪和爹地是真心相爱,她并不是小三,这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笑得温柔,眼里却带着睨视天下的霸气,“既然做了,就做到最好。你妈咪含冤了这么多年,不应该就这么悄无声息葬入君家。这世间所有的真爱,都不应该被雪藏!尤其是他们用生命诠释的爱恋,更值得大家争相传颂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被慕容怀说得动容,对他的印象悄然提升一截,终于不再是面无表情的漠视。

    她再次向慕容怀致谢,“这次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可能还要很久都不能找到妈咪的骨灰盒。这声谢谢,我必须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一定要道谢,那我就收下了。”慕容怀轻轻点头,然后坏笑着指向自己脸颊,“其实我觉得一枚深吻,远比道谢要来得实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没好气白了慕容怀一眼,拥着骨灰盒大步离开,“我要带着妈咪的骨灰盒回老宅,合葬的事情,还是要跟爷爷说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立即跟上,“好,那我陪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这毕竟是我们家的私事,爷爷肯定不想让人看到他的狼狈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叹了口气,“其实这些年他虽然从没说过,但是我早已从他看我的眼神里读到了愧疚。他大概早就后悔了当年的阻扰,然而木已成舟,再后悔也不能挽回任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