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08章 他当年的罪行:害死了君之谦和池欢…
    毕竟君之谦是君老爷子唯一的独子,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白发人送黑发人还要更悲伤的事呢?

    见君梦瑶拒绝,慕容怀只好妥协,“好吧,我送你回去,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下意识想摇头,不过想到慕容怀默默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事,再拒绝有些不近人情,只好无声默许。

    慕容怀脸上瞬间扬起灿烂的笑,看起来他跟小瑶儿的关系又进了一步呢!

    “走吧,我的小公主。”慕容怀绅士地做出请的动作,君梦瑶抱着骨灰盒离开了公寓。

    两人坐入车内,朝着君家的老宅驶去。

    君梦瑶抱着骨灰盒坐在副驾驶,眼眸低垂,遮掩住眼睛里的伤感。

    慕容怀知道她心情不好,一路专注开车,难得的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奢华跑车一路疾驰,很快就停在了君家大宅的正门前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慕容怀停稳车,扭头看向君梦瑶,“真的不需要我跟你进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君梦瑶露出抹勉强的笑,下车走进大宅。

    慕容怀这次并没有再跟过来,而是尊重君梦瑶的意思,站在车旁目送她远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抹纤弱的身影,他掏出支烟点上,依靠在车门上徐徐吞吐着。

    君梦瑶走进大宅,回头看了眼,发现慕容怀还没走,正倚在车旁吸烟。

    她很少看到他吸烟,清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,仿佛镀了层金边似得,令君梦瑶的心小小悸动了下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负责开门的女佣恭敬问好,打断了君梦瑶的愣怔。

    “是的,爷爷在家吗?”君梦瑶轻声问着,脚步未停的走向客厅。

    眼下最重要的是赶紧让爹地和妈咪合葬,至于慕容怀,他愿意站在外面,就由他去站好了。

    君老爷子并不在客厅,而是在楼上的书房。

    他听佣人说君梦瑶大早上回来,立即从楼上下来,“瑶儿,你平时都是下午回来,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

    之前君老爷子让君梦瑶搬回大宅,却被君梦瑶给拒绝,只是偶尔回来陪他吃个晚饭,甚至很少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今天君梦瑶破天荒的大早上回来,令君老爷子有些心慌,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似得。

    君梦瑶抱着那个破旧的骨灰盒,仰头看着正从楼上下来的君老爷子,声音带着哭腔,“爷爷,我带妈咪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君老爷子定在楼梯上,视线扫到君梦瑶怀里搂着的那个破旧骨灰盒,神情瞬间凝滞。

    只是那么一眼而已,他仿佛被吸走了灵魂,带到了二十多年前……

    烈日灼灼下,那是他和唯一的独子君之谦的第一次争执。

    “爹地,我爱池欢,这辈子非她不娶!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你要是敢把个戏子娶进门,我就命人打断你的腿,再把她卖去国外的地下赌、场!”

    “爹地,你为什么要对池欢有偏见呢?她是个独立上进的好女孩,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什么?贫民窟出来的女孩哪个不贪慕虚荣!你如果不是我的儿子,她会爱你爱得要死要活?”

    “爹地,我自愿放弃所有的继承权,这辈子只要能跟池欢在一起,哪怕住在深山老林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闪回的片段迅速转换,这次,是深深庭院内,君之谦跪地不起的祈求。

    “爹地,拜托你出手救救池欢,她身体本来就羸弱,必须请国外的医生协同生产,不然性命危在旦夕。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,我也……我也活不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只要你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娶她过门,并且保证孩子生下后,就立即娶妻。我不但会请国外的医生过来,还会让她住上最好的病房,享受最优渥的医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爹地……你不可以这样,这是在撕我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谦,这世上从来没有两全其美,后面的局势要如何发展,完全取决于你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爹地,我……我答应你……”

    等他再见到君之谦时,是在医院特护病房门外,正低头抱着刚出生的女婴。

    看到他走进,君之谦的脸上露出罕见的笑脸,“爹地,你看,我终于也当爹地了,这是我的女儿君梦瑶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答应我不会让池欢进门,这个女孩自然也不会姓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爹地,她到底是我们君家的骨血,你,你真的不看她一眼么?”

    那天他们父子俩不欢而散,等再见时,是君之谦和丁嘉即将举行的婚礼前夜。

    君之谦喝得大醉,是被丁嘉和司机合力搀回来的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楼梯上,看着自寻苦恼的儿子,满脸的不认同。

    君之谦醉得厉害,猩红的眼睛瞪过来,醉醺醺控诉着,“爹地,你害了我,害了我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他一笑了之,心里想的是,等以后君之谦就能明白他的苦心,毕竟感情这个东西太虚无缥缈,门当户对才是最实在的。

    次日的婚礼仪式上,君之谦始终板着脸,丁嘉心虚地低着头,似乎做错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出,两人昨晚肯定发生了什么,心里反而有些庆幸,这样或许之谦就能彻底收心,离开那个叫池欢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至于刚出生不久的那个小婴儿,只要之谦想要,丁嘉一样可以生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的发展,却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婚礼过后,君之谦似乎觉得已经给了他交代,渐渐很少回家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他居然直接搬了出去,就连后来丁嘉大腹便便,都没有回来看过一眼。

    丁嘉这个儿媳妇是他首肯进门的,生产时君之谦根本不肯露面,他只好吩咐管家好好伺候。

    他觉得只要自己跟君之谦再僵持两年,之谦肯定能明白他的苦心。

    然而,运筹帷幄惯了的他却不知道,他和独子的相处,已经进入了倒计时。

    就在君梦云满月的那天,丁嘉在深夜离开,管家立即禀告了他。

    他任由丁嘉去闹,毕竟丁嘉才是真正的正妻,能赶走池欢更好。

    那个晚上他睡得格外的沉,就等着天一亮他的独子幡然悔悟,重新回归家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