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亮后,他早早就起床,等着迎接君之谦的回归。

    他足足等了两个小时,君之谦确确实实回来了,却是被蒙着白布抬进来的。

    那一刻他大脑一片空白,根本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的独子顽劣桀骜,从来都是跟他对着干,怎么可能会走到他的前面了呢?

    丁嘉跟在后面哭成了泪人,颤巍巍揭开了那层白布,脸色苍白的君之谦和池欢紧密相拥着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执拗,就算到死,也不肯分开!

    他暴跳如雷,命令人强行把他们给分开,不惜一切手段!

    之谦不是一向最疼这个女人的么?肯定会不忍醒过来,指着他的鼻子跳脚的啊!

    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,无论他的手下如何分开之谦和池欢,甚至不惜掰断了池欢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的独子始终都安静躺在那儿,再没有提出任何的反对……

    “爷爷?”

    君梦瑶抱着池欢的骨灰盒,见君老爷子站在楼梯上神情凝重,出声喊了句。

    “啊?,”君老爷子从回忆中惊醒,扶着楼梯扶手走下来,步履有些踉跄,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君老爷子视线早已经模糊,身形更是佝偻的厉害,仿佛瞬间又苍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之前他确实很厌恶池欢,认为是这个女人夺走了他的儿子,毁灭了君之谦的人生。

    直到他知道君梦云居然不是之谦的孩子,还有丁嘉的那些丑恶嘴脸,才恍然醒悟。

    当年的君之谦并没有错,错的是他啊!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的横加阻挠,之谦和池欢本应该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,一家人和和睦睦。

    只是他醒悟的太晚太晚,已经挽不回任何,甚至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君梦瑶看着满脸愧疚的君老爷子,知道他已经不再排斥自己的妈咪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下,轻声提议道,“爷爷,我想为妈咪举行隆重的葬礼,把她和爹地合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就依你的办。”君老爷子直接点头,深深叹了口气,“这些年委屈你妈咪了,她才是最适合你爹地的。如果不是我顽固不化,咱们家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冰冷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听得泪目,低头看着怀里抱着的骨灰盒,无声垂眸:妈咪,你听到爷爷的话了么?他已经后悔当年的阻挠,认为你和爹地才是最登对的。虽然这句话来得有点迟,但是我知道,善良的你是不会介意的。

    窗外朝阳正好,从透明的落地窗穿进来,温温柔柔洒在君梦瑶头顶,仿佛母爱的抚摸。

    等君梦瑶送君老爷子上楼,才发现慕容怀仍站在大门外等。

    他始终斜靠在车旁,神情恣意洒脱,脸上并没有半点因为等待而浮现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君梦瑶隔着落地窗看了会儿,无奈摇了下头,朝大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走进,细碎的脚步声惊动了站在车旁的慕容怀。

    他丢掉手中的烟蒂,用脚踩灭后这才抬头看向君梦瑶,露出抹帅气的笑脸,“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都在这里站了一个多小时,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君梦瑶轻声问道,语气里带着两份无奈,还有一丝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哈,我本来就不是很忙,站在这里看会儿风景,”慕容怀扬眉笑了,灼灼看着君梦瑶,“好吧,我承认,我只是想要离你近一些而已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慕容怀,君梦瑶酝酿了好一会儿,才淡淡说道,“怀少,我很感谢你这些天对我的帮助,也已经了解你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。但是我和你之间只能做朋友,是不会再有更近一步的发展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君梦瑶刚才就在屋内想了很久,与其这样举棋不定,倒不如早早敞开心扉,斩断不必要的情丝。

    她承认慕容怀十分优秀,多金俊朗,霸气斐然,光芒四射到令她有些小小的动心。

    不过也只是小小的心动而已,她并没有被自己的那点情窦初开而冲昏头。

    无论慕容怀有多么的优秀,君梦瑶只要一想到他曾经跟君梦云睡过,就会瞬间打消心头悸动的萌芽。

    她虽然长年在国外求学,却有着最天真的想法,一辈子只想谈一次恋爱,然后直接修成正果,携手共伴白头。

    且不说慕容怀那些换女人如衣服的各种花边新闻,就单单只说他跟君梦云的那点猫腻,就足以变成天堑鸿沟横在君梦瑶的心间,提醒她必须要理智拒绝!

    慕容怀晶亮的眼眸瞬间黯然,颓然看向君梦瑶,“瑶儿,我知道以前的我实在是太混蛋,简直不可饶恕。可那是因为我弄丢了你啊!”

    君梦瑶没有出声,她觉得此时此刻,自己再多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如果摒弃那些缺点,确实十分的优秀。

    可是发生的毕竟都已经发生了,尤其是他曾经那样的占有了君梦云,这就像一根鱼刺般梗在君梦瑶喉头,令她呼吸都觉得分外困难。

    “瑶儿?你为什么不出声?”慕容怀的目光变得惶恐起来,伸手握住君梦瑶的肩头,“你知道吗?自从我找不到你,就像丢掉了半条命,甚至觉得活着都是多余的。我游戏人间,肆意挥霍,完全是因为早已经自暴自弃了啊!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我一直在苦苦搜寻着你的下落,如今你终于出现在我面前,我的生命才真正完整!”

    慕容怀认真地看向君梦瑶,“瑶儿,拜托你不要一下子就拒绝我,给我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人前的慕容怀桀骜不驯,跟人说话时从来都是冷冰冰的,哪里有半点软口气?

    如今他面对君梦瑶,口气弱的就像做错事的小孩,急着寻求弥补的办法。

    君梦瑶的心酸涩了下,到底是遵循了理智,缓缓摇头,“抱歉,我们真的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瑶儿!你怎么这么固执,明明我们都已经……都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怀差点张口说出他不久前和君梦瑶亲热的事,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突然发现,自己如果真的把话说出来,才是真真正正亵渎了君梦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