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独立、自主,不像寻常女孩那样柔弱,就像缠藤的菟丝花,失去依附就没了生机。

    有着自己主意和决断的她,是屹立在飘摇风雨中的小树。虽然纤细,弱小,却仍咬牙面对所有的困苦和艰难,长成参天大树,闯出属于她自己的那片天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慕容怀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君梦瑶,发觉她就像圣洁的小天使,是那样的高贵不染纤尘。

    而他呢,满身的不堪,就连灵魂都沾满了污垢,真的有资格跟她并肩而立么?

    慕容怀苦笑了下,却不肯放弃,“瑶儿,我知道你暂时无法接受曾经的我,这都是我应得的报应。不过我不会放弃的,因为有你我的生命才完整,无论如何,我都会让你重新接纳我,像小时候一样亲昵靠在我肩头,喊我一声怀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,”君梦瑶长叹一声,“怀少,你这又是何苦呢?当年我们都是不懂事的小孩,就算真的说过什么,做过什么,都已经时过境迁,不能太认真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慕容怀固执地摇头,“瑶儿,你不懂自己的珍贵,我的人生因为找不到你才那么放浪形骸,如今你终于出现,我就算豁出命去,也不会让你再远离我!”

    君梦瑶哑然半响,再次化成一抹叹息,“怀少,有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,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,你又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“瑶儿,你就是我这些年来游戏人生的报应。我愿意接受各种惩戒,唯一不能接受的,就是你的拒绝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不等君梦瑶再说拒绝的话,直接摇头苦笑,“好了,你赶紧回去吧。你妈咪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,等你商量好下葬的日子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怀就拉开车门坐进去,挥手跟君梦瑶道别,“你不喜欢我在这里,我就离开。但是无论如何,瑶儿,我都不会放弃追求你的,我发誓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愣怔站在原地,目送慕容怀启动车子离开,心头好一阵惆怅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慕容怀和君梦云那点龌龊往事,她大概早就被这样深情的慕容怀给攻陷了吧?

    可是他有他的固执,她也有她的坚持,就算再怎么喜欢,她都不会放弃最后的底线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,远比刚萌生出来的小悸动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君梦瑶脚步沉重地走回君氏大宅,躺在房间里胡思乱想,辗转就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吃晚饭时,君梦瑶跟君老爷子商量了下,将池欢和君之谦合葬的日子敲定在后天,然后胡乱扒了两口饭,就回到了楼上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不想留宿的,可是想到如果回去公寓住,保不齐又撞到慕容怀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君梦瑶认床,每次换地方都得好几天睡不好,今天也一样。

    她在床上滚来滚去,加上心里有些乱乱的想法,一直滚到半夜,也没办法睡着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好一会儿后,她摸出手机,找到慕容怀硬存在她手机里的号码,给他发了条简讯:“我妈咪下葬的日子已经敲定,就在后天。”

    短信很快发出去,君梦瑶突然就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按理说她已经拒绝了慕容怀的追求,就应该跟他拉开距离,这样才好断了他的念头。

    可是短信已经发出,根本无法撤回,君梦瑶郁闷地闭上眼睛,暗暗希望慕容怀接收不到。

    哪知道她这个想法刚闪过脑海,手机就响起短促的信息提示音,赫然是慕容怀秒回:“好的,到那天我会到场。你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君梦瑶将这条短信反复看了三遍,决定不回复,这样慕容怀应该就会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窗外的月色溶溶,君梦瑶躺在床上发呆,手机再次响了两声。

    她捞过来看了下,这才知道自己预测错了,慕容怀居然又发来条短信:“今晚的月色很美,就像你笑起来弯弯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抿了下唇,闭上眼睛酝酿着睡意,打定主意不准备回复。

    然而,手机短信就像上了发条似得,接二连三响了起来:“瑶儿,你睡不着是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睡不着,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,我是想抱着你睡。”

    “瑶儿,忘记过去荒唐的我,用全新的眼光看我的现在,好么?”

    后面慕容怀陆陆续续又发了些过来,君梦瑶索性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。

    她已经打定主意跟他划清界限,就会努力管住自己的心,让它不要跑偏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君梦瑶只是去公司开个例会,就立即赶回君家大宅,和君老爷子一起筹办池欢的葬礼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琐事已经交给了专业的殡葬公司,君梦瑶却仍是想尽一份自己的心力。

    在君梦瑶忙碌时,裴川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他高价聘请高端运营,命令他们将当年君之谦和池欢的事披露出去。

    金钱的力量是可怕的,在裴川的运作下,网络里悄然掀起了舆论的风暴,瞬间占据各大平台热搜榜首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些大V刻意做出爆料豪门琐事的姿态,逐一讲述了当年君之谦和池欢的真正死因。

    君家虽然没有慕容世家显赫,但是在Y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年君之谦和池欢相拥从水里捞出来后,就有人对池欢小三的身份谩骂不已,过了很久才渐渐平息。

    如今在媒体有心的导向下,吃瓜群众们终于知道了当年的真相,个个群情激愤,为当年的眼拙大喊憋屈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转帖留言,把鸠占鹊巢的丁嘉给骂了个狗血淋头,甚至有心人直接扒出丁嘉年轻时流连夜店的豪放照,各种讥讽谩骂。

    还有人同情君之谦,说他戴了多年的绿帽子不说,连保护最爱的女人的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时间,无辜丧命的池欢成了众人同情的对象,叫嚣着君家一定要把丁嘉除名,把正妻的名分还给池欢。

    转眼间,就到了池欢下葬的这天。

    君家的大门外,早早就聚集了一大、波网友和扛着摄像机的媒体记者。

    君梦瑶今天穿着白色的正装,衣服上别着朵缅怀的小百花,神情肃穆地跪在灵堂上守着池欢的牌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