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他们追出来,慕容怀早已经坐上车子驶离了陵园。

    “怀总仗着腿长走得飞快,这也太欺负人了!不行,咱们赶紧追上去,一定要采访到独家新闻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我们可不能白来一趟,还等着劲爆消息博版面呢!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大家一起追,这会儿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这些媒体记者纷纷上车,准备继续追踪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刚拉开车门,就被裴川冷笑拦了下来,“列位,今天的吊唁辛苦了,我们怀总早就准备了酒宴和礼物,请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们权衡了下,识相地点头,“好吧,既然怀总做事这么周到,兄弟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裴川没再多说,钻入车内发动车子,带领这帮记者离开了陵园。

    其实酒宴根本就不是慕容怀安排的,而是裴川不想让那些记者像苍蝇般围着慕容怀打转,临时想到的主意。

    陵园内再度恢复平静,谁也不知道,有位老人等所有人都离开后,颤巍巍走进那处新立的墓碑前,静静站立了很久,直到天色黑透才被司机搀扶了回去。

    裴川随意找了个酒店,算是打发了那些钻营的记者们,然后找了个借口离开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慕容怀,已经载着仍沉浸在悲伤中的君梦瑶来到海边。

    他打开车窗,任由清爽的海风吹进来,这才轻声询问君梦瑶,“感觉好些了没有?”

    君梦瑶无声摇头,推开车门走了下去,朝着波涛起伏的沙滩走去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暗下来,来沙滩上游玩的人并不太多。

    君梦瑶随意选了个位置,坐下来抱膝看着浩瀚的海面,眼里仍藏着止不住的悲伤。

    慕容怀跟着走过来,坐在君梦瑶身边,伸手想将君梦瑶拥入怀里,“瑶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手臂刚伸到君梦瑶身后,君梦瑶就往旁边挪了下,不动声色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容怀尴尬地收回手臂,做了个撩头发的假动作,陪着君梦瑶静坐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时说多了只会让君梦瑶心烦,再多的安慰,还不如无声的陪伴。

    两人中间隔着短短的距离,就那样静默坐在沙滩上,从背影看上去,画面是那么的和谐。

    天色一点点黑沉下来,沙滩上亮起了灯光,将他们的身影投在地上,宛如一对亲密的爱人。

    君梦瑶幽幽叹了口气,扭头看向慕容怀,“今天谢谢你,不过以后,我们真的要保持距离了。”

    “瑶儿。”慕容怀急得黑沉下脸,“你知道的,这根本不可能,我绝对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怀总,有些东西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忘的。”君梦瑶已经收敛好悲伤的心情,“我已经见到了世上最纯美坚贞的爱情,它是我爹地和妈咪用生命谱写出来的。已经见过高山的我,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将就的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葬礼很是触动君梦瑶的心,也进一步加深了她对爱情的理解。

    如果这辈子找不到能和她生死两不离的伴侣,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,那她宁愿就这么孤独下去,免得亵渎这两个神圣的字眼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眼神瞬间黯然,懊恼地捶了下自己的头,“该死!如果我早知道你会用这个理由拒绝我,之前为什么要那么放纵!我愿意接受老天对我的任何惩罚,但是唯一不能接受的,就是你的拒绝!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深吸口气,眼神灼灼看向君梦瑶,“瑶儿,你说,我该怎么做,才能让你重新接纳我?你真的不肯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么?”

    君梦瑶定定看了慕容怀一眼,逼着自己摇头,“抱歉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,我不想听!”慕容怀沮丧地低下头,就像被斗败了的公鸡。

    就算之前慕容集团被夺走,他也没有这么狼狈过。如今面对君梦瑶的拒绝,他才终于明白了失败的滋味。

    慕容怀颓然瘫倒在沙滩上,眼神空洞地望着头顶的满天繁星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老天对他最恶毒的报应,惩罚他之前肆意玩弄女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可是,他真的知道错了,可不可以换一种惩罚方式?哪怕夺走他的一条手臂,卸掉他一条腿都行,就是不要直接挖空他的心啊!

    如果没有了君梦瑶,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不还是像之前那样,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么?

    自慕容怀身上发散出来的哀伤几乎令君梦瑶窒息,她无声叹了口气,逼着自己坚持到底。

    他们终究是有缘无分的,这么痴缠下去根本没有什么结果,倒不如早作了解,放彼此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凌空飞来一颗排球,落在君梦瑶脚旁,咕噜噜朝下方滚走。

    一道伟岸的身影走过来捡起排球,抬头看到君梦瑶和慕容怀,惊喜出声,“咦,阿怀,君小姐,你们也在这儿,好巧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沉着脸坐起来,看清来人后挤出抹强笑,“陆康?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陆康穿着身运动套装,抱着排球笑得阳光,“我?当然是来这里打球了,活动活动筋骨,有利于健康嘛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手里的排球朝不远处的球友们丢过去,扬声喊了句,“你们玩,我跟朋友聊几句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心情正不好,看到陆康自来熟地坐下,不悦地皱起眉头,“你不是来打球的么?怎么还坐在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是不是嫌我碍眼了?”陆康笑呵呵摇头,“你呀你,肯定是臭脾气惹怒了我的学妹,不然她怎么板着脸呢?”

    君梦瑶并不想让陆康误会,立即出声解释,“学长,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什么呀,小情侣拌嘴很正常的好吧,就别秀恩爱狂虐我这个单身狗了。”陆康说着冲慕容怀努努嘴,“君小姐可是我的学妹,你这小子也是欺负了他,我可不答应啊!”

    “学长,你都说我是你学妹了,怎么还喊我君小姐?”君梦瑶哭笑不得,“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,梦瑶。还有,我跟他真不是什么小情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