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着陆康的面一再被君梦瑶否定,慕容怀的面子有点挂不住。

    他抿唇摩挲了下下巴,起身拽着君梦瑶准备离开,“瑶儿,今天你忙了一天,也应该累了。走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被他拽得趔趄站起,差点撞进慕容怀的怀里。

    陆康受不了地摇头,“你这家伙什么都好,就是什么时候能改改这臭脾气?女孩子是要哄的,你黑沉着脸就像个阎王,谁敢跟着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没事就去打你的球。”慕容怀根本没把陆康当外人,说话半点都不客气,“瑶儿累了,我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从慕容怀的桎梏里挣脱出来,扭头看向陆康,“学长,我可以跟你学打排球么?心情不太好,想运动下发泄发泄。”

    陆康的目光在君梦瑶和慕容怀身上打转了两圈,为难地皱眉,“现在学打排球?梦瑶,你该不会真的在跟阿怀生气,想躲开他吧?”

    这句话直击真相,君梦瑶心虚地垂下眼眸,摇头否认,“不是,我只是突然想运动运动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定定看向君梦瑶,声音冷得像冰,“瑶儿,你确定你现在不想回家?”

    君梦瑶并没有答话,而是强笑着看向陆康,“学长,你是不是不想教我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陆康挠头为难起来,半响看向慕容怀,“阿怀,要不你先回去?女人都是爱使小性子的公主,我帮你哄哄,免得你……”

    陆康的话还没说完,慕容怀已经阴沉着脸转身,径直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月光下他的背影格外孤单,周身弥漫着挥不散的哀伤。

    君梦瑶目送他开车离去,这才轻笑着看向陆康,“学长,走吧,教我学打球。”

    陆康摇摇头,一双眼睛格外晶亮,似乎直视了君梦瑶的内心,“梦瑶,笑不出来时不要强迫自己,这样会令人心疼。如果你信任我,可以把心里的烦闷说出来,我会当好一名听众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狼狈鼓起脸颊,“学长,我的演技就这么拙劣,一眼就被你给看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到底是你的学长啊。”陆康亲昵揉了下君梦瑶的发顶,“好了,有些东西压在心里呢肯定憋闷的厉害,倒不如说出来,说不定就豁然开朗。”

    看着陆康亲切的笑脸,君梦瑶突然就涌出股冲动,想把自己心里的纠结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的话到嘴边,又咽了下去,轻轻摇头道,“我没事学长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还不足以令你信任,至少不能让你放心地敞开心扉,”陆康自嘲笑了声,“没事,不想说就不说。不过你这个状态可不适合打球,或者,我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君梦瑶摇头拒绝,“不用了学长,我住的离这里不远,可以自己走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行?你可是我的小学妹啊,”陆康爽朗拍着胸口,“身为学长的我,保护学妹是义不容辞的义务。走吧,我送你回去,如果你再拒绝,下次就别喊我学长了。”

    陆康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,君梦瑶只好无声点头,“好吧,那麻烦学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这是我的荣幸。”陆康帅气地冲君梦瑶眨眼,“走吧,我美丽的小师妹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离开沙滩,陆康始终绅士的跟君梦瑶保持着一些距离,不会令她感觉到轻浮唐突。

    月光下的街道分外安静,陆康偶尔会说几件当年求学时的趣事,逐渐逗得君梦瑶唇角上扬,终于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,谢谢学长送我回来,今天遇到你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停下脚步,指了下眼前的君家大宅,笑着跟陆康道谢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有什么,照顾学妹是应该的。”陆康说着,递出自己的名片,“对了,这是我的号码,有事的话可以直接打过来,学长保证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伺驾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夸张?学长的风趣真是多年未改。好了,我回去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清脆笑起来,收起陆康的名片,走向佣人刚打开的大门。

    陆康目送君梦瑶转身,突然咳嗽着清了清嗓子,“咳咳,学妹,交换名片好像是必备的职场礼仪哦。”

    经过陆康的提醒,君梦瑶才想起自己居然没有给他联系方式,这才歉意地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名片,“不好意思啊学长,我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回去好好休息,做个美梦,晚安。”

    陆康仔细收起君梦瑶的名片,挥手跟她道别。

    等君梦瑶走进宅院看不到身影后,陆康的笑脸瞬间收起,眼神变得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刚才那张名片,仔细看了眼,嘴角扬起抹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就在陆康准备离开时,眼角的余光看到街对面有辆格外熟悉的车子。

    他不用细看就知道是慕容怀的,脸上的冷笑更甚,收起名片大步融进夜色,很快走得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慕容怀坐在街对面的车内,一张脸黑沉的能拧出水来。

    他刚才从沙滩离开后,没开出多远就折返了回去,恰好看到君梦瑶和陆康并肩离开,就一路尾随。

    沙滩距离君家老宅只有两三公里的路程,慕容怀按捺着滔天怒气尾随着,气得几次砸向方向盘。

    瑶儿是他的女孩,可是每次见到他都是冷沉着脸,要不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,始终跟他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现在她走在陆康的身旁,整个人却明显放松下来,偶尔还能看到她跟陆康的互动,微微点头或者摇头。

    这些画面严重凌虐着慕容怀的心,他好几次想跳下车将君梦瑶拽到自己身边,又强迫自己隐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到底今天是她父母合葬的日子,他不想再做些令她不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慕容怀满怀妒火看着陆康将君梦瑶送回家,两人甚至还交换了名片,气得更是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眼瞅着陆康离开了君家,慕容怀立即拨了陆康的话,刚接通就劈头盖脸地厉声警告,“瑶儿她是我的,你要是敢对她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,咱们的兄弟情就算是彻底到头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