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14章 我的心除了她装不下任何人……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响起陆康的声音,低沉到听不出情绪,“阿怀,在你眼里咱们的兄弟情就这么廉价?一个女人就能让你跟我决裂?”

    “不,她不是普通女人,是我慕容怀这辈子唯一爱上的女人!”慕容怀坦然表明立场,“在我的眼里,她比任何人都重要,甚至高过我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陆康似乎长叹了口气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我向来光明磊落,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。”慕容怀直言不讳道,“但是瑶儿是我这辈子唯一深爱的女人,我决不允许任何人对她觊觎。如果你不是我的兄弟,就凭刚才那段月下同行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慕容怀没再说,不过威胁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他做事素来狠辣,如果不是念在陆康是他多年兄弟的份儿上,早已经派裴川下狠手狙击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陆康听出了慕容怀话里的杀机,沉默了一会儿,声音突然变得欢快起来,“阿怀,我只是帮你安抚下她,你连这个飞醋都吃?唉,咱们这些年的兄弟怕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慕容怀这才彻底放下心,看来陆康并不是他想得那样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陆康,你知道我的脾气,这些年我什么都不在乎,唯一在乎的就是她了。刚才的话说的有点重,不过句句发自内心,我不想咱们到最后弄到反目成仇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唉,果然陷入爱情的都是笨蛋!看看,都让你疑心我会做出挖墙角这么卑劣的事了?”陆康笑呵呵道,“好了好了,给你个弥补的机会,赶紧滚过来接我,咱们兄弟俩好好喝一杯!”

    “好,”慕容怀心里正烦闷,直接答应下来,“我马上过去接你,咱们来个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陆康报出自己的位置,直接挂了电话,站在原地等慕容怀过来接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闲着,而是低头将君梦瑶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,快速发了条信息:“心若被困,世间处处都是牢笼;心若安泰,哪里都是天堂彼岸。做个好梦,愿你醒来后阳光普照,可以发自内心地甜笑,晚安。”

    简讯很快发出,顷刻间抵达君梦瑶的手机。

    她刚从浴室洗漱出来,听到短信声打开看了下,读完后嘴角微微上扬,回了条简讯,“谢谢学长关心,我会努力摆脱困境的。”

    发出这条简讯后,君梦瑶直接躺了下来,看着窗外的星辰,心头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今天的葬礼使她的心情格外沉郁,再加上慕容怀执拗的坚持,令她更是惆怅不已。

    好在陆康及时出现,他就像久违了的阳光,爽朗的笑声驱散了笼罩在她心头的那些雾蒙蒙的阴郁。

    看来她这些年来并没有崇拜错人,她的学长根本就是颗温暖的小太阳,总能带给人满满的正能量。

    所以心态才是最重要的,她不应该这么消沉,而是要像学长那样,积极面对困境,活出张扬的自信。

    君梦瑶的心情终于变好,长长舒了口气,安心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陆康刚把君梦瑶的简讯看完,直接删掉,将手机揣进口袋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车子停在他身旁,从车窗内探出头,“瞎摆弄什么呢?手机有什么好看的?走,我们去喝酒!”

    “好,很久没跟你喝过,这次咱们必须得尽兴才行。”陆康笑着坐进车内,帅气关上车门。

    慕容怀一脚油门载着陆康离开,两人朝着最近的酒吧驶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到了慕容怀常去的那家酒吧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车子刚停下,就有门童机警地跑过来,恭敬拉开车门,“怀少,你可有日子没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慕容怀把车钥匙抛给门童,和陆康并肩走进酒吧。

    自从确认君梦瑶就是藏在心头多年的白月光之后,他确实没再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之前空虚的他总会到酒吧打发时间,肆意放纵,如今却早觉得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今天是因为心情沉郁,索性跟多年不见的陆康来个一醉解千愁。

    深夜的酒吧奢靡浮醉,到处充斥着吆五喝六地声音。

    慕容怀微微皱眉,觉得这样的吵杂有些无法忍受,低俗又无聊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些鄙夷自己,真不知道以前的品味怎么那么差,难怪会被君梦瑶一再拒绝。

    酒吧老板正抱臂看着台上疯狂劲舞的舞娘,看到慕容怀走进来,立即讨好地迎了上去,“怀少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慕容怀本来想退出去换个地方喝酒,见酒吧老板满脸讨好,打消念头点了下头,“嗯,老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怀少,您专用的包厢一直留着,里面请。”酒吧老板说着,转身离开,“我这就去物色几名美女过来,可都是刚下海的雏儿呢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本想说不用了,抬头才发现酒吧老板已经走得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他没再纠结,领着陆康走到自己常来的那间贵宾房。

    两人推门进去,里面果然整洁规整,看来酒吧老板并没有说谎,这个房间确实单独为慕容怀留着。

    “阿怀,看来你是这里的常客啊,”陆康笑着坐在软沙发上,满脸感触,“当年你就是花名在外的校草,惹得无数女孩为你疯狂。想不到进入社会都这些年了,还是始终保持着一贯的风流啊!”

    陆康和慕容怀原本是高中时最铁不过的哥们,毕业后各奔西东,分别在异国他乡求学深造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随着各自圈子的不同,逐渐少了联络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次陆康回国,慕容怀甚至都不知道,什么时候能见到这个昔日的挚友。

    因此面对陆康的调侃,慕容怀并没有生气,反而朗笑着摇头,“那是以前,女人对我来说就如同衣服,穿了就扔,根本没什么存在感。”

    陆康眼眸沉了沉,不动声色问道,“那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现在?呵呵,大概是老天也觉得过去的我太荒唐,所以才派出瑶儿来报应我吧。”慕容怀苦笑着,伸手戳了戳自己的心口,“我这里,除了她之外,再也填不下任何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