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看来你真是对她动了感情,”陆康轻轻摇头,“也是,如果不是我这个小学妹的出现,估计又不知道会有多少女孩被你给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糟蹋?”慕容怀显然不能接受陆康的指控,“我们只是各取所需罢了,她们沉迷我的外表和财富,我享受她们娇软的体温,哪有你说的这么龌龊。”

    陆康嘴角轻抿,刚准备说些什么,酒吧老板已经带着五六个女孩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怀少,这几位都是我们这儿新来的公主,她们早就听过怀少的豪爽大气,慕名了很久就是苦于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酒吧老板说着,老练地冲那些女孩使眼色,“怀少可是我们这里的大贵宾,你们今天谁要是伺候不好,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看都不看那几位穿着清凉的公主,直接不感兴趣地摆手,“带走带走,今天是我和铁哥们喝酒谈天的专场,不要来碍我的眼。”

    酒吧老板惊愕张大嘴巴,有点不能接受慕容怀的话,这不像平时的慕容怀啊!

    几名公主进门就被慕容怀的帅气折服,有胆子大的已经扭着水蛇腰走了过来,“哟,怀少,你这样多伤我的心啊,不信你摸摸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伸手想要去拉慕容怀垂下的左手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她靠近,慕容怀已经将右手攥着的高脚杯劈头盖脸砸了过去,语气狠戾阴森,“滚!别再让我说第二次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谁也没想到慕容怀会陡然翻脸,那名公主被砸得满头都是红酒不说,额头还被锋利的玻璃碎片割出几道小口子,渗出殷红的血迹,看上去格外狼狈。

    酒吧老板这才回过神,立即冲几名公主挥手,架着受伤的那个女孩,迅速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不是他窝囊,而是慕容怀的权利和财势都不是他所能比拟的,反正又不是他受伤,根本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更何况干他们这行的,被客人打骂是常有的事,和气生财是安身立命的守则。

    等酒吧老板离开后,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慕容怀并没有将刚才的事放在心上,好像根本不是他出手砸伤的女孩似得。

    他重新拿起高脚杯倒满酒,举起冲陆康道,“来,别被他们扫了兴致,咱们继续喝,今晚上一定要来个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陆康僵硬着神色举起红酒浅尝,视线却落在碎了一地的酒杯碎片上,眼中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几年不见,他以为慕容怀暴戾的性子会收敛很多,不再像以前那样乖张霸道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来,有些人的邪恶注定生来就深埋在骨子里,根本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慕容怀并不知道陆康内心早已经掀起惊涛骇浪,仍真诚地跟陆康对饮着,时不时闲聊几句彼此的趣闻。

    “阿康,听瑶儿说你当年没拿学位证就提前休学,总不是被你父亲强迫,回去接管家族企业了吧?”

    慕容怀随口问了句,他知道陆康的家族经营着百年船厂,生意做得十分红火,稳居Y国富豪榜前十。

    不过他记得陆康似乎对经营船厂并不敢兴趣,反而更喜欢研究美食。

    没等陆康答话,慕容怀已经摇头自问自答道,“也不对,你根本就不喜欢造船啊!而且这次回来还经营了家西餐厅,那肯定没回去接管家族企业。难道……你是遇到了别的事情,唯有休学才能处理好?”

    陆康淡笑摇头,“你呀,怎么突然问起这个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闲着也是闲着么?让我猜猜看哈,”慕容怀仰头灌了一大杯红酒,眯着眼想了下,“有了,你该不会是跟哪个女孩造出人命,提前养娃去了吧?”

    这句话慕容怀只是随意瞎猜的,陆康却瞬间黑沉下来,“你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什么?”慕容怀疑惑地看向陆康,“这些年我忙着寻找瑶儿的下落,其他事并没有多关注。阿康,难道你遇到了什么困境?”

    陆康提着的心瞬间放下,脸色跟着缓和许多,“没有的事,不要瞎猜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不想说,我也就不多问。”慕容怀扬起红酒敬陆康,“好兄弟就是这样,没事闲聊打屁,有事必须赴汤蹈火,两肋插刀。来,敬我们的友谊!”

    陆康嘴角扬起抹极淡的不屑,跟着端起酒杯,眼里的光却远不如慕容怀那般热切。

    等慕容怀放下酒杯,陆康才状似不经意问道,“对了,你记得向菀么?”

    “向菀?”慕容怀想了下,很快摇头,“不记得,我为什么要记得她?她有什么值得我记住的地方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陆康淡淡摇头,“她跟我们是高中同学,当年疯狂迷恋你,还特意拼尽全力考上了你去的那所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向菀,向菀?”慕容怀努力回忆着这个名字,仍是没什么印象,“她去了我的学校?当时大家都用的英文名,估计就算碰见,我也不认识。对了,你怎么突然提起她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感慨罢了。当年她为了你站在学校楼顶表白,真的很勇敢呐。”陆康语气里带着几分赞赏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有这事?我已经不记得了。”慕容怀不以为然地嗤笑出声,“读书时那些女孩简直单蠢得厉害,我只要随便抛出个眼神,她们就像疯了似得尖叫,太肤浅了。”

    高中时的他正是十六七岁的年纪,长着张张扬帅气的脸,性子却冷到寡言少语,除了几个玩得还不错的男生,根本不屑于与任何女生搭话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狂迷恋自己的小迷妹们,慕容怀根本毫无印象,甚至还觉得她们愚不可及,看都懒得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对啊,好肤浅……”陆康长舒口气,后靠在软沙发上闭上眼睛,语气幽幽淡淡,“时间过得可真快,那些时光就像是上辈子似得。只可惜现在已经物是人非,唯有你始终是不变的潇洒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并没有注意陆康的表情,只顾着埋头喝酒,“提那些早就过去的事干嘛?来,喝酒喝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