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17章 他给慕容怀喝了一种能让人疯癫的毒药…
    第2317章 他给慕容怀喝了一种能让人疯癫的毒药…

    “抱歉,这位先生,婴儿在腹中缺氧很久了,出生时就没了心跳,应该是孕妇在忧郁中孕育的胎儿……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的话令陆康差点腿软跌倒,他连忙扶住手术床,努力稳定情绪,“那……那她呢?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病人状况还好,现在是麻药的效用,估计到傍晚才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护士的话令陆康终于找回了丢掉的魂魄,还好,还好向菀没事。

    只要她没事就好,其它的一切真的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向菀被推进病房,陆康眼睛都不眨地守着她,生怕她再出别的状况。

    等到日落西山,晚霞染红了半个天幕,向菀终于颤巍巍掀开眼睫毛,幽幽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眼神似乎呆滞了一会儿,这才扭头看向坐在身旁的陆康,脸上满是悲怆的笑,“陆康,孩子呢?”

    但是得知孩子已经去世,向菀悲痛万分,哭晕过去几次。

    陆康每天都陪着她,给她安慰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向菀睁开眼睛看着陆康,对他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这是向菀跟陆康说的最后一句话,因为从那以后,她就恢复了呆滞的眼神,直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陆康猜测可能是向菀刚经历了丧子的悲痛,只是守在她身旁,给她无声陪伴。

    充斥着淡淡消毒水味道的病房内,两人始终再没有任何交流,任由时间悄然流逝。

    这天,黑夜降临,陆康到底担心向菀,轻声表示要出门帮她买些吃的。

    向菀扭过头看向陆康,眼神始终恍惚茫然,似乎根本没听懂陆康的话似得。

    无奈的陆康低叹了声,推门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根本不知道,那竟会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次的对视。

    等他从楼上下来,刚想走下医院大门外的台阶,就听到前面传来重物落地的闷响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声音就像摔破碎了的石娃娃,然后在陆康面前炸开了红的白的东西。

    等陆康定神看清楚,瞬间肝肠寸断,直接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哪里是什么石娃娃,分明是还穿着病号服,从楼上坠落的向菀啊!

    一向爱美的她就连坠落都是那么独特,哪怕磕碎了半个后脑勺,脸上的表情仍保持着生前的优雅,就像睡着了似得……

    直到现在,陆康也想不明白向菀为什么要选择轻生,就那么香消玉殒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她本应该有着更美好的生活,有个温馨的小家,而不是早早就舍弃了整个世界,只剩下一捧焚化后的飞灰。

    陆康把向菀的骨灰装入了一个精致的小瓶内,挂在脖子上,紧贴在心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不想倾诉自己有多么的悲伤,而是把此后的每一天,都活成了要为向菀报仇的机器。

    沉稳的他隐忍蛰伏,用了一年多的时间,才将整个家族成员和产业都搬到远离Y国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里是慕容怀的势力无法触及到的地方,而没有家人负累后的他,唯一想做的,就是彻底毁掉慕容怀。

    为此,他已经足足筹谋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,硬是靠着回忆向菀的音容笑貌才强撑过来的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他的计划有多完美,只要出手,慕容怀必死无疑!

    如今,他终于成功来到慕容怀身边,随时都可以为惨死的向菀复仇!

    “向菀,我知道你在下面一定很凄苦,不要怕,我这就送他下来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陆康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低喃着,脸上的表情无比狰狞,就像贪婪的地狱恶鬼。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掏出只精致的打火机,单手拨开盖子,里面却没有任何火焰冒出。

    这是陆康花了高价才买来的新型毒药,它不会瞬间使人丧命,而是缓慢夺取中毒者的生机。

    先是全身困乏无力,然后暴躁易怒,再到视线模糊,行走踉跄,最终变成不能言语不能动弹,却仍保持着思维的植物人。

    在陆康看来,这种慢性惩罚,远比直接弄死慕容怀残忍多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本就是慕容怀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在慕容怀一次次玩弄那些无知女孩的感情时,就应该想到会有报应不爽的一天。

    陆康眼神狠戾无比,重新将打火机装进口袋,推门走出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怎么进去那么久?”慕容怀看到陆康出来,笑着给他倒酒,“我都坐在这里又喝了三杯了,得罚你一杯才行。”

    陆康也没推辞,端起来仰头喝下,想要用酒意缓解下心头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得,我肯定是被你给传染了,也得进去放放水。”慕容怀摇摇晃晃站起来,转身走向室内的独立卫生间。

    等那扇小门关山,陆康没有迟疑,立即掏出那只随身带着的假打火机,将里面盛着的液体倒入慕容怀还没喝完的酒杯。

    一滴、二滴……

    琥珀色的液体宛如情、人的眼泪,缓慢坠入酒液,瞬间扩散消失。

    陆康、生怕慕容怀突然出来,立即收回打火机装入口袋,一颗心却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憎恨了慕容怀这么多年,到底还是做不到冷血无情,身上已经蹿出满头满脸的虚汗。

    之前说要将这些东西倒进去几滴?三滴还是五滴?

    刚才太过慌乱心虚,陆康居然忘了仔细数数,自己到底倒了几滴。

    他重新掏出那只打火机,准备再如法法制,就看到慕容怀推门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拿着个打火机?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?”慕容怀轻声问着,伸手就来捞陆康手里的那只打火机。

    陆康连忙收起来,“无聊拿来把玩的破打火机,根本就打不着火。”

    “嗨,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怪癖啊?”,慕容怀并没有放在心上,举起酒杯跟陆康碰杯,“来,咱们继续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康跟着端起酒杯,眼睛却偷瞄向慕容怀,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慕容怀仰头喝光手里的红酒,砸吧着嘴直摇头,“怎么味道跟刚才有点不一样?还是因为我进去漱口的原因?”“这怎么会不一样?”陆康这才仰头喝光自己的酒,“很美味啊,要不要再来一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