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18章 之前向菀经历的痛苦,他要他千倍的偿还…
    第2318章 之前向菀经历的痛苦,他要他千倍的偿还…

    “好,”慕容怀仰头再灌了杯,然后帅气放下杯子,“痛快!这酒啊,只有跟挚友喝才酣畅淋漓。”

    陆康勉强挤出抹笑容,始终藏着眼里的恨意,“阿怀,你真的不记得向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来了?”慕容怀受不了地摇头,“我真没听过这个名字,你老实说,是不是偷偷喜欢人家?”

    这句话直刺陆康的心窝,他颓然闭上眼睛,靠在沙发上摇头,“没有,我好累,想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酒就醉了,唉,”慕容怀轻叹了声,并没有注意到陆康仰起的脸上,悄然滚出两滴眼泪。

    陆康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早已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他仰着脸靠在沙发上,眯缝着眼睛不让眼泪留下来,无声嗟叹着:向菀,再耐心等一等,很快,很快我就会让慕容怀下去找你。

    心情不好的慕容怀又喝了好一会儿,这才觉得头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也有点醉了,陆康,你……你还好吧?”慕容怀摇摇晃晃站起来,这才发现陆康已经闭上眼睛,似乎早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酒量可真差,”,慕容怀嘟嘟囔囔靠过来,伸手拍了拍陆康的肩膀,“喂,醒醒,咱们得找个地方休息,不能躺在这儿睡。”

    陆康猛地睁开眼睛,怨恨地瞪着慕容怀,咬牙启齿朝他的下巴挥了一拳,“畜生!”

    慕容怀虽然喝得有几分醉意,反应却不慢,赶在拳头砸来的瞬间,及时后退半步避开。

    “阿康,你这是怎么了?喝醉了发什么酒疯?”

    慕容怀看着闪出去倒在地上的陆康,满脸都是疑惑。

    他们俩刚才还喝酒喝得好好的,陆康那突然凌厉的一拳,唱的是哪出啊?

    还有刚才他看向自己的眼神,简直遍布杀机,令人彻骨生寒。

    慕容怀绝对相信,如果此时陆康手里握着把刀子,绝对敢捅向自己的心口!

    他寒着脸站在沙发旁,警惕地看着摔在地上的陆康,醉醺醺的酒意已经醒了大半。

    陆康狠狠摔在地上,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原本靠在沙发上自己居然睡了过去、

    等睁开眼睛看到慕容怀那种熟悉的脸,就控制不住地挥拳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张脸的照片就挂在他书房的门后,上面早已经被他用飞镖扎得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在思维不清醒的状态下,他做出的本能反应,就是毁掉这张招摇撞骗的脸!

    等慕容怀轻松避开他的攻击,致使陆康狼狈摔在地上后,他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预估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他和慕容怀的实力差距太大,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提前安置好家人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绝对的把握,绝对不能在慕容怀面前露出半点马脚!

    陆康揉着摔痛的膝盖站起来,笑着解释道,“哈哈,刚才做了个梦,有个混蛋正在抢小姑娘的东西。气得我热血涌上头,直接挥拳就冲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差点砸到我?”慕容怀哭笑不得,“早知道刚才不叫你,让你把这英雄救美的戏再继续往下演演。你都还没让人家小姑娘以身相许,这波岂不是亏大了?”

    “不亏不亏,要真是砸到你才是真的要了我的老命。”陆康故意笑得憨厚,“别人不知道,我还能不知道你那暴脾气,这不是拿轻换重么?”

    两人嬉笑谈论着,相携走出酒吧,从背后看上去,绝对是标准的铁哥们。

    慕容怀一路跟陆康闲聊着,开车将陆康送到他新开的那家西餐厅,视线却看向马路对面的那栋公寓。

    上面有个窗口是他最熟悉不过的,现在却黑漆漆的没有亮灯,已经住在那儿的主人君梦瑶,这些天都住在君家大宅,分明就是存心躲着他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脸色低沉下来,没有了喝酒时的洒脱不羁,平添了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对于坚持要跟他划清界限的君梦瑶,他还真是无可奈何,只能跟她耗着,看谁能先扭转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陆康坐在后车座,发现了慕容怀的眼神不对,心里冷笑了声,开口却说得格外客气,“好了,就送到这儿就行了,要不要上去坐坐?”

    “你就住店里啊?”回过神的慕容怀见陆康下车走向那间西餐厅,有些惊讶,“我记得你家离这里不太远啊,怎么住在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方便照顾生意,我是真的喜欢美食,”陆康半真半假敷衍着,“再说我住在餐厅上层的五楼,也不算住在餐厅里面。你到底要不要进去坐坐,不坐我可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坐的,如果是瑶儿邀请我,我早赖着不走了。”慕容怀挥手道别,“不去不去,我要养精蓄锐,明天才好有精神继续追求我的小瑶儿。”

    陆康摆手走进楼道,很快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慕容怀这才开车离开,只剩下车尾灯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昏暗的楼道内,陆康重新自黑暗中走出,眼神怨毒地瞪着慕容怀的车尾灯。

    他已经做了能为向菀做的一切,接下来的时间,只需要耐心等待,等待慕容怀毒发就好。

    薄情寡义的慕容怀把向菀骗的那么惨,他才不会给慕容怀个痛苦的死法,这岂不是太便宜了他!

    陆康打定主意要慢慢折磨慕容怀,他要看着慕容怀众叛亲离,然后在绝望无助时凄惨死去。

    之前的向菀有多伤心无助,他就要让慕容怀承受百倍的折磨!

    沉寂的夜色更加浓郁,遮蔽掉已经露出狰狞爪牙的黑暗,似乎一切仍是之前美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斗转星移,黎明悄然降临,晨曦洒满大地。

    君梦瑶伸着懒腰从梦中醒来,觉得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。

    昨晚她做了个梦,梦里的视线朦朦胧胧,她似乎行走在一处澄清的水面上。

    正在她四处张望时,身后传来汩汩的声响,转过头看去,就看到水中冒出对相互偎依的男女。

    他们男的高大帅气,女的温柔可人,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,正笑意盈盈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君梦瑶看着他们,眼睛悄然泛酸起来。她已然明白,自己应该是在梦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