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9章 送她水晶蝴蝶…

    而站在自己面前的,正是她英年早逝的爹地和妈咪。

    他们经过了二十年的分离,现在终于重新团聚,这是专程过来看望她的。

    “爹地,妈咪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哽咽着朝他们跑去,然而无论她如何奔跑,始终无法缩短跟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他们就那样含笑地看着君梦瑶,虽然什么都没说,目光里却充斥着慈爱和赞许。

    君梦瑶放弃了奔跑,停在原地哽咽,“爹地,妈咪,你们终于团聚了,是特意回来看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池欢和君之谦始终静默不语,只是脸上的笑容增加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很好,”君梦瑶有些局促,“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活成你们希望的样子,不过很开心,是的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似乎终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,池欢和君之谦对视一眼,身影悄然变淡,直至透明不见。

    醒来后的君梦瑶心情很好,她坚信昨晚的梦就是爹地和妈咪特意过来探望她,知道她过得好,才放心地离开。

    二十年的分离,二十年的等待,还有二十年的不白冤屈,如今一切的一切,都已经尘埃落定,终于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她,也该跟过往道别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心情舒畅的君梦瑶很快洗漱了下,下楼来到客厅。

    佣人已经摆好了精致的早餐,君老爷子正坐在餐桌前低头看报。

    “爷爷,早安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轻声跟君老爷子打着招呼,拉出张椅子跟着坐下。

    “早,”君老爷子笑容和蔼地冲君梦瑶点头,“瑶儿,今天看上去似乎心情不错嘛!”

    “还好啦爷爷,我昨晚做了个梦,爹地和妈咪一起回来看我呢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复述了昨晚的梦境,君老爷子没出声,眼里好一番唏嘘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消沉开口,“我这个糟老头子做错了太多事,之谦他心里一定是怨恨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爷爷,妈咪那么深爱的爹地,人品一定是最好的。”君梦瑶说的十分笃定,“我相信,他绝对不会怨恨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怨恨,为什么之谦从不肯到我的梦境里来呢?”君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,“哪怕是指着鼻子骂我,我心里也好受许多。”“爷爷,”看出君老爷子眼里的伤感,君梦瑶笑着安抚他,“你年纪大了,或许爹地是不想吓到你呢。昨天他和妈咪都笑得那么甜,现在一定很开心,又怎么会有什么怨恨?

    ”

    这句话令君老爷子的心好受了些,“希望是你说的那样吧,是我的独断专行拆散了他们的姻缘,害得他们无辜惨死。这声对不起,等我百年后亲自去跟他们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爷爷,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,要健健康康活着,还要长命百岁呢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生怕君老爷子沉浸在歉疚里走不出来,连忙转移话题,“对了爷爷,昨天我回来时你不在家,是去了哪儿?”

    “哦,随便出门走了走,”君老爷子并没有告诉君梦瑶自己去陵园的事,“我老了,保健医生让我必须保持足够的活动量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我来陪着爷爷散步,好不好呀?”

    君梦瑶笑得甜甜,如今她只剩下爷爷一个亲人可以依靠,当然希望他身体健康。“哈哈,还是瑶儿孝顺,不过你这个想法可能实现不了了。”君老爷子朗声笑起来,“这些年我为公司操碎了心,如今你已经能够独当一面,终于到了我安享晚年的时候,可

    以放心去周游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有些惊讶,“爷爷,你打算去旅行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趁着这把老骨头还能走得动,我想到处去转转,看看这大好的河山。”君老爷子点点头,“公司的事你完全有能力自己处理,我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想了下,决定支持君老爷子的想法,“只要爷爷开心就好,不过无论你旅行到哪儿,都要跟我视频报备身体状况。”

    爷孙俩很快达成共识,吃过早饭后,君老爷子就带着司机和名保镖,踏上了环游世界的行程。

    自从君之谦过世后,他整个人都扑在了公司业务上,过着机械单调的生活。

    如今君梦瑶完全能够独当一面,甚至处理问题比他还要有魄力。他终于可以卸掉身上的担子,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送走君爷爷已经到了午后,君梦瑶直接开车去了公司,专注投入到工作中。

    她很快将办公桌上那些报告全部审核了遍,该驳回的驳回,该修改的修改,这才大大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懒腰伸到一半,君梦瑶整个人定在原地,有些尴尬地看着站在门口的慕容怀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慕容怀斜靠在门框旁,眼神灼灼看着君梦瑶,电力十足。

    他其实早就到了,只是君梦瑶做事太过专注,根本没听到他走过时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都说男人认真时最帅气,那是因为他们没去看认真工作时的女人。

    投入到工作中的她们身上,散发着绝对的自信和美丽,致命般诱人魂魄。

    慕容怀不舍得打扰到她,索性就这么斜靠着,欣赏着眼前赏心悦目的女性风采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蛊,怎么看君梦瑶都不够,就连她伸懒腰打呵欠的小动作,都可爱到融化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问你呢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君梦瑶气鼓鼓问着,深深怀疑慕容怀已经窥视了自己很久,不然眼里怎么藏着坏笑?

    肯定是自己刚才打呵欠的不淑女举动被他看了个光吧!

    “刚到,”慕容怀迈步走到君梦瑶办公桌前,变戏法般从身后拿出个精致的小盒子,“送给你,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看着慕容怀手心里的那只精致的粉色礼盒,君梦瑶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她平时可没少看那些狗血剧,那盒子里该不会藏着钻戒,然后慕容怀来个单膝跪地求婚吧?

    电视里这样演可能是浪漫,换到她这里就有点夸张了。正在君梦瑶努力想着该怎么婉拒慕容怀,又不会令他发飙时;慕容怀已经不由分说抓起她的手,把粉色礼盒硬塞进她的手心,“拿着,快打开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