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22章 我想把你捧在手心里…
    第2322章 我想把你捧在手心里…

    虽然脸上火辣辣的疼,陆康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他有猜到慕容怀应该会发火,没想到居然不由分说就抬手揍人。

    看来,那瓶药确实有效果……

    不过眼下还不是他开怀的时候,陆康做出一番困惑的样子,沉声问向慕容怀,“阿怀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怀就像头发了狂的雄狮,眼睛布满了猩红的血丝,再次冲陆康愤怒出拳,“干什么?兄弟妻不可欺,你特么挖我墙角,还是人么?”

    面对慕容怀再次挥来的拳头,陆康这次却并没有退让。

    他后退半步避开袭向下巴的重拳,反手挥拳还给慕容怀,“你给我冷静点!”

    这一拳陆康用尽了力气,想要借着劝阻慕容怀的名义,为向菀出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慕容怀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弱,单手就接住了陆康的拳头,挥拳准备再打。

    这一次,瞄准的是陆康的鼻梁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君梦瑶展开手臂挡在陆康面前,气冲冲瞪着慕容怀,“慕容怀,你到底在发什么疯!”

    看到君梦瑶那张小脸近在咫尺,慕容怀立即收回拳头,左手松了下领带。

    他心里火烧似得烦躁,憋闷到几乎要爆炸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陆康满脸无辜的表情,慕容怀更是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,平时他根本遇到什么事都异常沉稳,根本不会这么急躁。

    现在却暴戾地想毁掉眼前的一切,恨不得将陆康给扒皮拆骨才痛快。

    慕容怀稳定下情绪,不悦地瞪着陆康,“我把你当兄弟,你就是这么挖我墙角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挖你墙角?”陆康摆出副哭笑不得的表情,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请小学妹吃个饭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无事献殷勤!”慕容怀冷着脸怒斥,“谁知道你安得什么心思!”“慕容怀,你不要太过分,他是我的学长!”君梦瑶气得脸都白了,“我们只是来吃个饭,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!而且这些跟你无关,你凭什么上来就挥拳打人?你这个暴力

    狂!”“我是暴力狂?”慕容怀的火气轻易就被撩拨起来,将自己的心口处拍的砰砰响,“瑶儿,我挖出心放在你面前,你视而不见!眼里只有对我的偏见,笑脸永远都是给别人的

    ,从来不肯给我任何好脸色!”

    狂躁起来的慕容怀吓到了君梦瑶,她有些无法直视慕容怀此刻扭曲的脸,只想他尽快消失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因此,脱口而出的话就有些口不择言,“那是因为我讨厌你这种只会玩弄女人感情的浪子,你那些甜言蜜语,故作真心,还是留给别的女人去表演吧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觉得那些都是我故意假装出来的?”慕容怀心口犹如遭到了重击,脚步踉跄着后退半步,眼神悲伤地看向君梦瑶,“瑶儿,难道在你的眼里,我真的那么不堪么?”

    君梦瑶突然有些不敢直视慕容怀的眼神,别开头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屋内的气氛凝滞起来,慕容怀悲戚注视着君梦瑶,势要听到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陆康心里早已经笑得发狂,脸上却仍维持着莫名其妙的神色。唯有悄然上扬的唇角,出卖了他心头的惬意。

    “瑶儿,是不是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,都令你厌恶不已,讨厌到连半点机会都不愿意给我?”

    慕容怀轻声问着,心头刚才那股子想要毁天灭地的烦躁早已退散,只剩下彻骨的凉寒。

    他心心念念想要护在身下,捧在心尖儿上的珍宝,看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……

    君梦瑶的心抖了下,突然就有一丝心疼。

    她发誓自己绝对不是心疼慕容怀,而是心疼他此时的语气,那是仿佛被全世界给遗弃了的悲凉。

    君梦瑶咬了好半天唇瓣,才终于挤出点声音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应该趁着这个机会,再拒绝慕容怀一把,这样的话他应该就会彻彻底底死心,再不会来纠缠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话到嘴边,她却再也说不出任何难听的话语,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,以及慕容怀悲伤到极点的眼神。

    在君梦瑶的记忆中,慕容怀或桀骜不驯,或霸气斐然,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,落魄到令人心疼。“哈哈,你们两个小情侣,就别闹什么别扭了。”陆康从两人对视的眼神里看出猫腻,决定今天的戏弄到此为止,笑着出声解释,“我说阿怀,你这醋吃得也太夸张了吧!我

    请小学妹吃饭,是想拉拉关系推销下工作餐。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,我有那么龌龊么?”

    慕容怀皱眉看向陆康,“推销工作餐?”

    他想起自己刚走上二楼时,陆康异常亲密站在君梦瑶身后,看上去就像在拥抱似得。

    现在仔细想想,就算陆康有那个心,君梦瑶也绝对不会是那么轻浮的女人!

    看来,是他当时被妒火给冲昏了头,都没仔细多考虑就莽撞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慕容怀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误会了,不过仍是眼神冷厉地警告陆康,“就算推销工作餐,你也没资格跟瑶儿那么亲密!她不是你能碰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当然,她是我的小学妹,我怎么会做出半点不逾越的举动呢?”陆康笑得仍是一脸无辜,“倒是你,杀气腾腾冲进来,就像撞破奸情的丈夫似得,害得我平白挨了一拳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陆康刻意指了下自己根本没擦掉血渍的嘴角,“你看,都被你给揍破相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冷哼了声,并没有半点歉意,“活该,谁让你搞这么多幺蛾子。推销工作餐就正大光明地推销,谁允许你请瑶儿吃饭了!”

    君梦瑶之前看着慕容怀悲伤的眼神还有些歉疚,这会儿听到说话又霸道起来,气得高声抗议,“慕容怀,我并不是你的附属品,要做什么不需要你的同意!”

    “瑶儿,你怎么可能是我的附属品呢?我想把你捧在手心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刚才还臭着张脸,看向君梦瑶时却瞬间变得温柔,简直判若两人。任平时慕容怀有多冷酷,在君梦瑶面前也只能吃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