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6章慕容怀毒发(2)

    慕容怀轻松握住君梦瑶的手腕,低头亲昵蹭着她的秀挺的鼻尖,“我也在跟你说正事,瑶儿,给我次机会,试着和我交往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穿着家居服的慕容怀笑得人畜无害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薄荷清香,整个就是行走的男性荷尔蒙。

    再加上两人过于贴近的距离,令君梦瑶的心不争气狂跳起来,视线茫然注视着越凑越近的慕容怀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看着君梦瑶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的睫毛,慕容怀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,低头朝着早已肖想了许久的红唇凑近。

    眼看着两人的气息都缠在了一起,距离心头的美好只有不到两个厘米的距离,背后突然响起煞风景的电梯提示声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短促的声音响起的同时,是裴川有些慌乱的询问,“怀少,听说你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慕容怀微弯的脊背僵硬了两秒,黑着脸转过身,看向大煞风景的裴川,“谁告诉你说我身体不舒服的?”

    听着这近似咬牙启齿的警告,裴川又看了下几乎贴在一起的两人,这才后知后觉发现,自己好像来得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他尴尬地摸了下鼻子,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不应该一路闯红灯狂飙过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什么,没事我就先回去了。”裴川讪笑了声 ,右手已经摁开了刚闭合的电梯门。

    君梦瑶从慕容怀的怀抱里钻出来,大声喊住裴川,“不行!他刚才都昏倒了,你不能走!”

    小脸通红的君梦瑶暗自庆幸裴川来得及时,不然自己估计又被慕容怀给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裴川看了眼横眉冷对着他的慕容怀,严重怀疑君梦瑶这句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这会儿估计怀少杀了他的心都有吧,这样生龙活虎的怀少,会昏倒?

    “或者……我去下面等着,有事你再打我电话?”裴川努力保持着礼貌的笑,生怕再久待下去,就不是被慕容怀给揍一顿的事了。

    果然,他的话音刚落,慕容怀就不爽地甩了个眼刀过来,“那还愣着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行!你相信我,他身体真的出了问题,可是他自己不知道。而且情况特别诡异,今天已经出现两次这种状况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急得跺了下左脚,都没发现脚下软绵绵的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锃亮鞋面上的拖鞋印,慕容怀哭笑不得地摇头,“瑶儿,我自己身体有没有问题难道我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的体格一向强壮,唯一无药可救的,是他那颗早就为君梦瑶沦陷的心。

    “真的,你相信我!”君梦瑶板着脸瞪向慕容怀,小手戳向他的胸膛,“你今天已经失去了意识两次,但是你自己根本就没觉察!就在不久前,你昏倒在我的门前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慕容怀嗤笑不已,他会昏倒?这简直是天方夜谭!

    君梦瑶的话不但慕容怀不信,就连急匆匆赶来的裴川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他常年跟在慕容怀身边,比任何人都了解慕容怀的身体状况,那是远比正常人还要优秀的体格。

    如果说慕容怀遭遇了什么意外,他可能还有些相信。

    但是要说慕容怀身体出了状况,除非有人刻意设局,凭着怀少的谨慎,这种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。见两人不信,君梦瑶急得百口莫辩,一把抓住慕容怀的手臂,“真的,你相信我,今天你已经这样两次了。一次是在陆康学长的餐厅里,你走下楼梯突然没了力气,十几秒

    后又突然恢复了正常。还有一次就是刚才,我开门你就躺在地上,毫无知觉。”

    看着态度异常认真的君梦瑶,慕容怀和裴川对视一眼,这才意识到,她并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昏倒了两次?”慕容怀敛眉沉思了好一会儿,然而脑海中根本毫无印象,“可是为什么半点印象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这样,我才觉得可怕。”君梦瑶重重点头,伸手指了下匆忙赶来的裴川,“刚才开门你就倒在门外,我实在没有办法,才问你要了他的手机号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接到了君小姐的电话,才匆忙赶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裴川赶紧跟着点头,力证自己刚才真的不是有意坏了慕容怀的好事。

    然而慕容怀确实对此毫无印象,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裴川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明明记得自己拿着钥匙走出房门,想要偷偷睡在君梦瑶身侧……

    慕容怀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,他的记忆居然断层了!

    他只记得自己从房间出来,然后就是看着君梦瑶坐在地上翻找东西的画面。

    中间缺失的那一段记忆呢?为什么他没有半点印象?

    慕容怀低下头,在走廊里四处搜寻起来。

    君梦瑶奇怪地看着他,“你在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她严重怀疑慕容怀被摔坏了脑袋,这个时候不应该先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么?怎么在走廊打转呢?

    “钥匙。”慕容怀低声应了句,很快在君梦瑶的入户门角落,发现了那把钥匙。

    他弯腰捡起来,眼神尽是茫然。

    这把钥匙是他出门时攥在手心的,如今却跌落在入户门的角落……

    “阿川,”慕容怀转身看向裴川,沉声命令道,“立即安排我去做个全面的检查,还有,这段时间保护好瑶儿,不准任何人靠近她,包括我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慕容怀说的异常艰难,却又不得不硬下心肠,强迫自己这样下令。

    他暂时还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在不确定自己失控时的行为对君梦瑶无害前,只能这样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裴川立即明白慕容怀的想法,挺直身板点头,“是!”

    慕容怀转身,定定看着疑惑不解的君梦瑶,脸上带着不舍地苦笑,缓缓伸出手探向她的发顶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君梦瑶警惕地后退半步,跟慕容怀保持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这个下意识的举动,令慕容怀嘴角的苦笑更甚,眼眸噙满失落。他抬到半空中的手颓然落下,声音带着丝无可奈何的疲惫,“瑶儿,在我没好之前,都不会再来打扰你。终于不用被我纠缠,是不是很开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