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7章 慕容怀毒发(3)

    君梦瑶很想诚实点头,可是看着慕容怀那副受伤的表情,心头到底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她避开这个问题,不答反问道,“我也觉得你应该好好做个全身检查,相信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“所以我的瑶儿还是关心我的,对吧?”慕容怀怅然若失的心情瞬间愉悦起来,刚才还黯然的眼神炯炯晶亮,“你放心,我很快就会好的,然后带你去看最漂亮的花海,好不

    好?”

    君梦瑶避开慕容怀太过热切的目光,敷衍着冲他摆手,“你还是快去医院看看吧,已经很晚了,我也该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转身回到自己房间,快速关上门。

    慕容怀定定站在门外好一会儿,这才转过来看向等在一旁的裴川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公寓套房门的两边,一个向左走,一个向右走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只是谁又能料到,这难得和睦的道别,居然预示着他们未来人生的轨迹。

    多年后的枫林道上,君梦瑶回想起这晚的情景,仍会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未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,哪怕聪慧如君梦瑶,也是当局者迷。

    她关上房门后,就一脸庆幸地回到了卧室,觉得终于摆脱了刚才尴尬的场面。

    等心绪平缓下来,君梦瑶将睡在床边的小包子搂过来,沉沉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君梦瑶睡到很晚才起,迷迷糊糊洗漱好,就听到有敲门声。

    她打着呵欠拉开门,就看到陆康捧着束鲜花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早安,小懒虫。”陆康将手里的粉百合塞进君梦瑶怀里,笑得格外阳光,“让我来猜猜,你肯定还没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?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?”君梦瑶愣愣看着怀里的百合花,“好好的干嘛送我花啊?”

    陆康自来熟地走进来,眼睛迅速扫了一圈,确认慕容怀不在,这才转身笑起来,“楼下花店打折,照顾生意顺手买的。对了,阿怀他昨晚没住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学长,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?”君梦瑶脸涨红起来,说话都有些不自然,“他……他为什么要住这里?我跟他又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紧张的,我只是随口炸炸你而已。反应这么强烈,肯定心里有鬼。快说,你是不是偷偷喜欢上他了?”

    陆康脸上笑得温和,心里却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他昨晚明明看到慕容怀跟在君梦瑶后面进了这套公寓,人怎么会不在?

    那他费心准备的这场大戏,岂不是没人看了?

    陆康早早就起来买了鲜花,就是故意想要慕容怀发火失控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不知道君梦瑶到底住几楼,接连敲了好几层房门,才终于找对了这里 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慕容怀不在,他心里难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君梦瑶并没有注意到陆康的神色,只顾着低头否认陆康的说法,“学长,你不要乱说,我跟他真的没什么。而且他昨晚好像生病,半夜就去了医院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生病?”陆康脸色一凛,急切抓住君梦瑶的手臂,“他去了哪家医院?”

    “学长,你抓疼我了。”君梦瑶被吓了一跳,挣开他的手揉着被抓红的手臂,“太暴力了吧?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陆康连忙笑着赔不是,“抱歉抱歉,我只是在担心阿怀。你知不知道他住在哪家医院,我们一起去探望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抓痛你了?”陆康察觉失态,连忙一脸诚恳地道歉,“我是担心阿怀,有点太激动了。瑶儿,阿怀他没什么事吧?”“学长果然是慕容怀的铁哥们,听说他有事担心成这样,”君梦瑶揉了下自己被捏红的手臂,这才笑着摇头,“我没什么事,不过慕容怀现在状况到底如何,我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昨晚慕容怀是跟着他的助理一起离开的,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君梦瑶也不敢确定,毕竟慕容怀记忆断层的事还是蛮惊悚的,天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。

    看着君梦瑶若有所思的神色,陆康试探着套话,“瑶儿,阿怀他体质一向健硕,按理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。他是不是怀疑自己出了什么状况,才连夜赶去医院的?”

    君梦瑶奇怪地看向陆康,觉得他这话有几分古怪。

    人食五谷杂粮,就没有不生病的,各种突发急症更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怎么听学长的语气,好像他早就猜到慕容怀是因为别的原因去医院的呢?

    “干嘛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?”陆康被君梦瑶看得有些不自在,连声催促起君梦瑶,“走,咱们赶紧去医院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陆康这会儿心里十分焦急,他知道慕容怀的本事,生怕事情会在慕容怀毒发前败露。

    他怕的不是会被慕容怀发现自己的处心积虑,而是怕自己再也没机会为向菀报仇。

    君梦瑶愣愣看了陆康几秒,轻轻摇头,“可是学长,我并不知道他住在哪个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难,你肯定有阿怀的电话号码,问清楚了咱们就过去。”陆康催促起来,“阿怀他身体不舒服,这会儿肯定想要见到你,咱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更加奇怪起来,“学长,你没有慕容怀的电话号码么?”

    明明学长跟慕容怀的关系更密切吧,他第一反应不是自己打电话过去慰问,反而让她打?

    “哦,之前有啊,我换手机时不小心弄掉了。”陆康对答如流地回了句,巧妙打消了君梦瑶的疑惑,“你存有的话给我记下,我问下他现在在哪个医院检查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,但是具体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,低头翻找出慕容怀的号码,报给了陆康。

    其实陆康根本就没有存过慕容怀的号码,只所以会那么说,根本是随口敷衍君梦瑶而已。

    他刚刚存起慕容怀的电话,外面居然又出来突兀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君梦瑶奇怪地过去开门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君小姐,是我。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到沉稳的声音,听着有些熟悉。君梦瑶打开门,赫然看到裴川站在门外,下意识问道,“慕容怀他没事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