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8章 慕容怀毒发(4)

    “总裁他……”裴川刚准备回答,看到闻声走来的陆康,淡然点头打着招呼,“陆少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陆康是认识裴川的,知道他是慕容怀最得力的助理,“听说阿怀不舒服?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裴川顿了两秒,微微点头,“暂时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,”陆康似乎舒了口气,“没事就好,我正说和小学妹一起去探望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陆少的关心,我会代为转达的。”裴川始终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,“我这次过来,是有些事找君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裴川没再继续,陆康却听出了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识趣的告辞,“只要阿怀没事就好,那我改日再去探望。你们聊,有事随时打我手机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不明白陆康怎么突然要走,“学长,你刚才不还说要跟我一起去看望慕容怀的?”

    说完意识到裴川就站在这里,君梦瑶有些不自在地改口,“呃,你刚才还催我去探望怀少的,怎么不去了?”“既然阿怀没什么事,就不着急去探望他了。”陆康说着,装模作样掏出自己的手机,快速在君梦瑶眼前晃了下,“正好我餐厅还有点事要回去处理,改天再跟你一起去吧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看着大步离去的陆康,君梦瑶眼里闪过抹若有所思,就连裴川都跟着眼神闪烁了几秒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,低声冲君梦瑶点头,“君小姐,麻烦你跟我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君梦瑶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去了就会知道,我家总裁他,情况不太乐观。”裴川的脸色沉了沉,“这次是我诚心诚意邀请君小姐的,总裁并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的心咯噔一声,“情况不太乐观?可是你刚才明明说他没有大碍?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发现,自己的语气里夹杂了未察觉到的焦灼。“昨晚我们连夜去了医院,结果已经出来,我家总裁血液里,混杂着一种未知的毒素。”裴川眼里蓄着几分狠戾 ,“暂时我还没查出来是谁想伤害总裁,眼下他整个人状态不

    佳,所以我私下来拜托你,希望你能随我去看看,给他些鼓励。”

    眼下慕容怀的身体状况令裴川十分担忧,但是他笨嘴拙舌的,根本不会说什么劝慰的话。首先想到的,就是对慕容怀尤其重要的君梦瑶。

    他相信只要君梦瑶肯出现,他家怀少肯定会倍受鼓舞,不会再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仿佛那个中毒的人并不是自己他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等裴川严肃说完,君梦瑶立即点头,“好,我这就跟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儿,她又有几分犹豫,“可是,我去真的有用么?”

    裴川重重点头,“君小姐,你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重要,对总裁来说,你才是他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裴川并没有夸张,如果不是因为始终得不到君梦瑶的回应,他家总裁也不会这么颓废消沉,完全不把自己的健康当回事。

    君梦瑶轻咬了下下唇,很快答应下来,“好,我去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无数次提醒自己要跟慕容怀保持距离,可是听到他居然中了毒,心里还是有几分担心的。

    那个经常笑着没心没肺的家伙,怎么就会中毒了呢?

    凭着慕容集团那强悍的实力,就算是中毒,也一定会没事的吧?

    君梦瑶心中百转千回,立即拎着小包,跟裴川搭乘电梯离开了公寓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的是,电梯缓缓下行着,陆康阴沉着脸色从藏身的防火通道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刚才陆康挥手道别后,根本就没有离开,而是无声站在门外,偷听陆康跟君梦瑶的对话。

    素来谨慎的他已经发现,裴川似乎不怎么信任自己。

    不管这是处于裴川下意识的戒备心理,还是似乎被他察觉了什么,陆康都觉得事情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因此他根本没离开,而是屏息静气偷听。

    等听到慕容怀居然已经查到了血液里含有未知毒素,眉头立即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居然已经被他们发现了毒素的存在?

    不过很快,陆康嘴角就扬起抹阴沉的笑。

    为了找寻这种无名剧毒,他可是费尽了心机。

    医院里大夫的那些水平,估计等慕容怀毒发身亡,他们也未必能验出究竟是什么毒吧!

    陆康沉吟了下,决定偷偷跟在君梦瑶后面,去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他从不打无把之仗,万一慕容怀真认识什么解毒高手呢?还是未雨绸缪些好!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陆康确定君梦瑶已经跟着裴川离开,立即从防火通道走出,摁下另一部电梯下来。

    等他走出公寓,恰好看到君梦瑶和裴川分别开车出去。

    裴川在前面领路,君梦瑶一路跟着。

    陆康悄然跟在君梦瑶后面,始终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,尽可能不被君梦瑶发现。

    三辆车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行驶着,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,才来到市中心最顶尖的医院。

    裴川的车子却并没有开进医院,而是拐了个弯,开进医院后面的那栋未挂牌的建筑。

    君梦瑶跟着停下车,推开车门下来,奇怪问向裴川,“我们不应该去医院么?难道是停车在这个地方?”

    裴川摇头,“君小姐,这家医院是我们慕容集团控股的。前面是对外公开使用的,只有后面这里,才是专门为慕容家服务的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瞬间了然,看来这就是慕容怀的私人医院了。“请吧君小姐,希望等下你看到什么,都不要露出过于惊讶的表情。”裴川想了想,耐心叮咛着,“怀少他不想你被卷进来,对待治疗也很不积极,我实在是无能为力,才来

    拜托你的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不明白裴川为什么要这么说,心里的担忧更甚,难道,慕容怀竟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么?

    她无声点了点头,跟着裴川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里外面虽然没有挂牌,里面的格局却跟大型医院一样,各种科室齐全,甚至要更加精细。整个大厅里并没有人来回走动,应该都在各自办公室内各司其职,静悄悄的令君梦瑶有些不习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