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34章 陆康阴谋被识破(1)
    第2334章 陆康阴谋被识破(1)

    果然,等裴川大步走过去,就从玻璃窗看到,慕容怀沉沉后仰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“快,立即到病房,把总裁送到重症室!”

    裴川冲着耳麦里大吼了声,人已经跨入病房,来到了慕容怀身边。

    他率先探了下慕容怀的鼻息,微弱到几乎没有,似乎随时都会终止似得。

    裴川心知情况不妙,再也等不及人过来,抱起慕容怀大步朝重症室跑去。

    这两天慕容怀的病症比之前更厉害,而那些侵蚀他血液的毒素却至今都没有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更方便的治疗,慕容怀早就搬到了重症室去住。

    君梦瑶刚走进这里的大厅时,他其实刚刚从昏睡中苏醒。

    是听裴川说君梦瑶到了,才匆忙赶过来的。

    裴川抱着陷入昏厥的慕容怀冲到重症室,一行人立即手忙脚乱起来。

    对此一无所知的君梦瑶已经开车离开,路上仍觉得有些脸红心跳,甚至有点小懊恼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明明就好好的,她干嘛要去看他,害得差点就出糗!

    君梦瑶脸色绯红地皱眉,心里却有些自己都没发现的小雀跃,因为再也不用瞎担心了。

    夜色很快降临,慕容怀从昏厥中苏醒,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,就是问向守在一旁的裴川,“瑶儿她,是不是早就走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裴川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并没有发现什么,对吧?”慕容怀眼里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没有,”裴川摇头,示意慕容怀安心,“我查看了电梯里的监控,君小姐貌似并没有什么异状,是捂着脸从电梯里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想到君梦瑶窘迫羞怯的小模样,嘴角愉悦上扬,“嗯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个小丫头,肯定是想到了自己那蛮不讲理的吻,才羞窘得掩面离去。

    裴川静默了好一会儿,这才低声问道,“总裁,毒素的事情暂时没什么进展,我已经派人请了最知名的药剂师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慕容怀微微点头,“对了,查清楚没有,这件事到底是谁下的手?”

    裴川脸色凝重,慎重考虑了下,这才低声说道,“我已经锁定了目标,不过这个人说出来,总裁可能不会信。所以,还是等我找到确切的证据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眼眸缩了下,肯定了裴川的谨慎,“也好,等你拿到证据,再来告诉我不迟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慕容怀的手机骤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川立即恭敬拿到慕容怀跟前,贴心帮他摁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陆康的声音立即从听筒内传来,笑得格外热络,“阿怀,听我小学妹说你最近不舒服?住在哪儿?我去看看,到底是什么病魔,居然敢折腾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跟着笑起来,“哪有那么夸张?小问题而已,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陆康的笑声戛然而止,很快说道,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既然已经好差不多了,应该可以出来喝几杯吧?好几天没跟你喝两杯,我特意弄了几瓶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慕容怀长长的睫毛微垂,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,“行,时间地点你定,我随时赴约。”

    “爽快,就今晚十点,我们还在你常去的那家,带着特意弄来的好酒等你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不散。”慕容怀挂了电话,默默后靠在床头,眼睛微闭,显然在琢磨着什么。

    夜色悄然降临,禹市的街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那些临近市中心的娱乐场所,更是竞相亮起闪烁的霓虹招牌,刚刚才掀开夜的篇章。

    陆康今晚穿得十分正式,出门前还特意整理了下仪表,慎重将一只金色的向日葵胸针别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只胸针是向菀留给他的唯一的念想,每次陆康犹豫不决时,都会珍重戴着,就好像向菀就站在他身侧似得。

    她在原本应该花一般的时刻,绝然自楼层跃下,用生命绽放出一朵血色的花。

    陆康不知道那是怎样的绝望,才能让娇娇柔柔的向菀做出这样的抉择,舍弃了他,抛弃掉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当年他就发誓,会千百倍的让慕容怀体会这种绝望。

    而今天,终于到了他兑现誓言的时刻。

    陆康深吸一口气,将眼眸里对向菀的思念藏起,这才下楼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他很快到了地方,就看到慕容怀的那名助理正站在大门口,赫然是在等他。

    陆康从车里下来,迈步朝裴川走去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,“阿怀他已经到了?”

    裴川微微点头,“是的,我家总裁就在里面,请。”

    陆康跟在裴川身后,一路走过喧嚣的大厅,来到了上次他和慕容怀对饮的房间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陆康就朗笑出声,晃了晃右手拎着的红酒,“阿怀,这可是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,今晚咱们一定要喝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靠坐在沙发上,或许是背着光的原因,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,只听到淡淡的招呼声,“坐。”

    陆康坐在沙发一侧,忙乎着打开那瓶自己带来的红酒,直接倒了杯给慕容怀,“呐,尝尝口味如何?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喝?”慕容怀扬眉问了句,语气里掺杂着些许不太明朗的疏离。

    陆康直接将酒杯塞进慕容怀手里,“那当然,咱们哥俩这次来个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慕容怀端起杯子,仰头一饮而尽,重重将酒杯放下,“那就来个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“痛快!”陆康跟着干了自己的酒,坐下依次给两人满上,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再来!”

    慕容怀微微点头,晶亮的眼眸在昏暗的灯光下格外醒目,内敛的表情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两人喝了一会儿,陆康摇摇晃晃站起身,摆手朝洗手间走去,“不行不行,得去放水,回来再喝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目送他离开,轻抿了下唇,视线投向陆康带来的那支红酒,已经被他们喝了一半。

    裴川这时推门进来,恭敬来到慕容怀身边请示,“总裁,需不需要测下这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慕容怀缓缓摇头,“他还没蠢笨到这个地步,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。”“是。”裴川低应了句,迅速退出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