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7章 他想杀了你…“你真是厚颜无耻至极!”陆康也来了火气,双眼已经愤怒猩红充血,“当年我壮着担子追求向菀,才知道她早已经偷偷爱慕了你很久,为了你更是不惜背井离乡,考到了你

    所在的学校,成为了你诸多女友之一!”

    慕容怀眼睛微眯起来,他倒要听听,这个向菀跟自己有着什么样的故事,他这个当事人居然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呢?你特么都做了些什么?你搞大了她的肚子,然后把她像垃圾一样丢弃,她却依然不肯放弃对你的痴恋!”

    “她打电话向我求助时,瘦的已经皮包骨,隆起的小腹看上去格外令人心疼,哭得好几次昏厥过去。”

    陆康说着哽咽起来,深吸气好几次,才勉强让自己能说出话来,颤抖着手指继续控诉着慕容怀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呢?你搂着别的女孩胡闹厮混时,向菀正在求我不要去找你算账!你这个混球!”

    陆康气得浑身都在颤抖,“我答应她隐忍下来,放弃了学业细心照顾她,心里想着只要她借此看清你的真面目,能好好开始以后的生活就好。可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扑簌簌的眼泪从陆康脸上滚落,他再也控制不住焚心的悲痛,哆嗦到语不成句。

    “可是老天却不肯放过她,孩子……孩子是她耗了半条命才生下来的,却没有半点气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小心翼翼陪着她,生怕她会想不开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陆康无力瘫倒在沙发上,用手捂住自己的脸,再也说不下去半个字。

    他深深爱着的向菀,纯情到极点却又苦命到极点的向菀,最后竟然以那样惨烈的方式,结束了她所有的苦难。

    他该怎样向慕容怀描绘当时的凄惨?要用什么样的语言,才能表达出当时自己脸上被向菀飞溅的鲜血沾染,心被一片片撕、裂的痛?

    “向菀,向菀……”陆康痛苦低喃着,用手狠狠揪着自己的短发,疯了般拉扯撕拽,“是我无能,我不能为你讨回公道,是我无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怀看着失控的陆康,整个人仍是满头雾水:所以那个叫向菀的女孩,最后死了?

    他想要仔细询问下陆康,又怕会再刺激到无法自控的陆康,犹豫了两秒试探问道,“向菀她……”“闭嘴!你不配提这个名字!”陆康猛地站起,疯了一般朝慕容怀扑了过去,双手死死掐住他的脖子,“你这个畜生,快去死!下去跟向菀赔罪,她在下面肯定很害怕!你去

    死啊!”

    陆康的飞扑来得突然,掐住慕容怀的脖子裴川才跟着扑过来阻止,“可恶!放手!”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陆康就像迷失了心智的恶魔,血红着眼睛死死掐住慕容怀,早已经听不到周围的一切声音!

    他已经豁出去了,就算是死,也要拖着慕容怀一起!

    裴川用力拽了两下见没什么效果,慕容怀的脸色已经被陆康给掐的面无血色,急得用力砸向陆康的后脖颈。

    随着声闷哼,陆康终于陷入昏厥,松开了掐住慕容怀脖子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总裁,你有没有事?”裴川一把将陆康推倒在地,担忧地询问着慕容怀。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咳……”慕容怀连着咳嗽了好几声,肺里才终于吸到了氧气,胸口处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总裁,你刚才就不应该让我放开他,这根本就是条疯狗。”

    裴川心有余悸地轻拍着慕容怀的后背,眼神冰冷地瞪了眼昏倒在地的陆康。

    他已经暗暗决定,等下送走慕容怀,就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给丢进海里喂鱼!

    慕容怀深知裴川嫉恶如仇的脾气,缓了缓神才无力摆手道,“不要伤害他,把他送回西餐厅。”

    “总裁!”裴川急得眉头皱得山高,“他想杀你啊!你怎么突然变得妇人之仁了呢?”

    裴川跟了慕容怀多年,知道慕容怀虽然看上去温文尔雅,其实骨子里却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。

    所以他想不懂,明明这个陆康三番两次想要加害慕容怀,却每次都被轻易给放了!

    “不是妇人之仁,他是因爱痴狂。这件事肯定有什么误会,你先去查清楚,再来决定要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脖颈处还留着陆康掐过后的痕迹,红的触目惊心,却仍是勉力劝阻着裴川,不然他伤害陆康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以前,慕容怀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有这么宽厚的心胸。任何胆敢伤害他的,绝对都要付出惨烈的代价!

    可是自从他遇到了君梦瑶,深深明白那种爱而不得的无奈和焦灼。

    想必陆康一定也是爱惨了向菀的吧,却又不得不选择隐忍,这才造就了后来的悲剧。

    慕容怀并没有兴趣知道向菀最后的结局,反正他从陆康疯狂的举止中也能猜出个差不多,估计死得格外凄惨。

    生死有命,这个半点不由人。但是泼在他身上的脏水,他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!

    且不管陆康以后如何,这其中的误会,他是一定要清楚的!

    裴川到底跟了慕容怀很多年,愣怔了少刻,就明白了慕容怀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重重点头,“放心吧总裁,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查得水落石出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慕容怀幽幽叹息了声,他觉得今晚叹的气,简直比之前所有的叹息都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“把他送回去吧,记住别伤害他。”慕容怀轻声叮嘱了句,这才虚弱后靠在沙发上,“我也该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还没说完,慕容怀就无力闭上眼睑,手臂软绵绵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裴川吓得立即扶住他,发现慕容怀又陷入了昏厥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裴川怒吼了声,从房间外立即冲进来几名黑衣黑裤的保镖,恭敬等着他指示。

    “来两个人帮我送总裁回医院,都给我仔细着点,总裁要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小心你们的皮!”

    裴川恶狠狠下着命令,立即有两名保镖一左一右帮着裴川架起了昏厥的慕容怀。等裴川他们走到门口,身后传来一名保镖胆怯的询问声,“那,这个人该如何处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