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8章 将君梦瑶骗走…

    裴川的牙齿咬的咯吱响,只想下命令把陆康丢进海里喂鱼。

    不过他想到慕容怀之前的吩咐,只好无奈摇头,“把他丢回那家西餐厅,别给弄死了!”

    安排好一切后,裴川在其他人帮助下,扶着慕容怀匆忙朝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剩下两名保镖看着倒在地上的陆康,默契对视一眼,“怎么搞?”

    “先拽出去再说!”

    两人达成共识,弯腰各拽住陆康的腿,硬是把他给拖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好在这家会所里铺着地毯,陆康的头才没被磕到流血。

    三人奇怪的离去方式,令路过的客人纷纷侧目惊奇,瞬间又被保镖的凶恶长相吓得躲开视线。

    毕竟来这里是寻乐子的,谁会没事给自己惹麻烦上身呢?

    就这样,陆康硬是一路被拖了出去,仍旧保持着被陆康敲昏的状态。

    外面依旧夜色黑寂,除了霓虹灯照亮的地方,其余都是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一名保镖撒开手,扬手招了辆的士,然后冲同伴努努嘴,俩人仍旧拽着陆康的腿,大步下了台阶。

    昏沉沉的陆康任由两人拽着,后脑勺接连磕在大理石台阶上,发出嘭嘭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陆康痛得倒抽口冷气,艰难睁开眼睛醒来,只觉得天旋地转,后脑勺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两名保镖听到动静,根本懒得理会,只顾着拖拽着他往前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最后一阶台阶的落差实在是太大,陆康只听到耳边传来声闷响,意识再度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被招来的的士司机震惊地久久合不拢嘴,很想调头走开,一名保镖已经拉开了车门,径直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司机磕磕巴巴想要辞掉这份活,话到嘴边看到陆康后脑勺在地上划出的淡淡血痕,相当聪明地讪笑起来,“呵呵,大哥们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保镖报出地址,粗暴将陆康弄上车,胆颤心惊的司机咬牙开了车,歪歪扭扭驶进了浓重的夜色。

    很快,这辆的士车就停在了陆康开的那家西餐厅。

    车门被打开,保镖直接飞起一脚,将陆康给踹了下去。

    司机忍不住缩了下肩膀,好像自己才是那个被踹落在马路牙子上的人似得。

    “开车!”

    保镖厉声催促了声,吓得司机一激灵,“好,好,大哥,你们还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刚才过来的地方,我们回去开车。”

    司机这才知道,感情这俩凶神自己有车,估计是不想车里弄上血渍,才坐的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他哭丧着脸将两人送回原处,车钱都没敢要,就狠踩油门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司机猜得并没有错,这俩保镖之所以专门打车,就是不想被陆康后脑勺的血渍弄脏车子。

    他们今晚跟着裴川守在外面,目睹了陆康的歇斯底里,心里早就恨不得狠揍陆康一顿。

    要不是慕容怀下了命令,他们才懒得费心神将陆康送回西餐厅,直接丢进海里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夜色依旧暗沉,喧嚣处依旧喧嚣,静寂处愈发静寂。

    等陆康醒来时,天已经有些蒙蒙亮。

    他是被冻醒的,再加上后脑勺传来的刺痛感,头沉的几乎抬不起来,费了好大力气才支撑着身体坐起。

    天上下着小雨,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一片,弄得人视线都不怎么清晰。

    陆康茫然四顾,一时间有些搞不清,自己怎么会坐在大街上?

    他伸手揉了下刺痛不已的后脑勺,痛得缩回手呲牙咧嘴,这才发现手心上沾染了极淡的血痕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受了伤?

    陆康敛眉沉思,断层的记忆逐渐在脑海中复苏。

    昨晚他故技重施,约出慕容怀试图再度下毒,结果事情败露,他疯了般掐住慕容怀的脖子。

    再后来,就觉得后脖颈一痛,整个人陷入了无边的黑暗……

    看来,是那名跟在慕容怀旁边的那个阿川对自己下了狠手,然后把自己给丢了出来。

    陆康嘲讽地看着手心那抹血痕,心底的戾气跟着扬起。

    慕容怀,哪怕你说的再冠冕堂皇,也无法掩盖无耻的丑恶嘴脸!

    不管你如何惺惺作态,我陆康,都跟你不死不休!

    陆康攥紧拳头,撑着疲惫的身体站起来,才发现自己就被丢在西餐厅附近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慕容怀对自己最大的羞辱!

    陆康心头的怒火更甚,迈步走向餐厅,身影消失在朦胧细雨中。

    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整天,君梦瑶忙得天昏地暗,直到下午快下班时,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今天拼了命的工作,硬是赶出了一天的假期,好去参加F国的同学会。

    晃了下稍显酸涩的肩膀,君梦瑶扶着桌面站起来,这才发现外面已经是晚霞满天,清晨的小雨早已经停了。

    看来认真工作果然时间过得飞快,君梦瑶惬意地伸了个懒腰,对明天将要参加的同学会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收拾东西回去时,搁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兀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梦瑶愣了下,拿起手机摁下接听键,“学长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正是陆康,他早上回去后倒头就睡,直到这会儿才总算养足了精神。

    听到君梦瑶的声音,陆康轻声笑道,“瑶瑶,明天的同学会你准备好了么?我已经帮你订好了飞往F国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,”君梦瑶笑着点头,“学长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陆康对镜而立,看着镜中自己的影像露出冷戾的笑,声音却依旧温文尔雅,“我当然早就准备好了,只等你一起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谢谢学长帮我订机票,我等下把机票钱转给你。”君梦瑶轻声说着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欠别人人情,尤其是金钱方面,还是分清楚好些。

    陆康笑着拒绝,“没关系,等我们碰面再谈这件事,我订的是早上六点飞F国的航班,明早五点钟我去接你?”

    君梦瑶想了下,很快点头答应,“好的学长,那么明早见。”

    “明早见。”陆康挂断电话,镜中的他笑得异常邪恶。只是这些君梦瑶根本看不到,她收起手机,拎着挎包离开了公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