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9章 瑶儿睡了么?

    等君梦瑶的车子一离开君氏集团大楼,就由辆车子悄然尾随在她后面。

    傍晚的马路上车流不息,好在君梦瑶车技还算不错,一路过了好几道拥堵的路口,顺利回到君家别墅。

    她的车子刚出现,别墅的佣人就恭敬为她打开大门,目视她缓缓驶入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发现,有辆车远远跟在君梦瑶身后,确认车子进了君家别墅,这才调头离开。

    车内坐着的,赫然是早上将陆康踹下出租车的那俩保镖。

    他们是遵从裴川的命令,负责悄悄保护君梦瑶安全的。

    既要能保护君梦瑶,还不能被她发现,两人觉得这个任务实在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不过裴川已经悄然远赴F国,去调查当年向菀的事,他们纵然有满腹牢骚,也只能憋着等裴川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天色一点点暗下来,负责悄悄保护君梦瑶安全的两人遥遥看着别墅的方向,百无聊赖地靠在车旁抽烟。

    他们是亲兄弟,烟抽到一半,年纪小些的弟弟忍不住吐槽,“我说哥,咱们今晚又得轮流守夜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做哥哥的无奈点头,将手里的烟屁股丢掉,用脚碾灭,“这是川哥交给咱们的任务,必须得给完成圆满喽!”

    “戚,没劲!”弟弟明显心情不爽,“咱们都守在外面喂蚊子两晚了,根本屁事没有,川哥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点?”“小心驶得万年船,更何况这可是咱们总裁安排下来的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当哥哥的也是满肚子郁闷,却只能叹息着摇头,“打起精神吧,按老规矩来,我守前半夜,后半

    夜你来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弟弟翻了个白眼,将自己的烟屁股跟着丢掉踩灭,没劲地坐进车内,“行行行,我先去眯一会儿,等下换你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等他钻入车内,做哥哥的那名保镖立即打起精神,远远盯视着君梦瑶住着的房间,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认真。

    在整个慕容集团,谁不知道君小姐是他们家总裁的心上人?

    裴川把保护君小姐的任务交给他们哥俩,那是对他们的看重,无论如何都得把事情给办得漂亮!

    夜色愈发深重起来,路上的车渐渐变得稀少,蚊虫悄然肆虐横飞。

    君梦瑶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走出来,站在阳台上仰望月色。

    老实说,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,漂亮到令人心动,就想慕容怀晶亮的眼眸似得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……

    君梦瑶想到昨天自己被慕容怀拥吻的那一幕,原本平稳的心跳陡然加速起来,就连唇瓣都跟着悄然炙热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指,下意识摸向自己的唇瓣,内心悄然泛起抹不易察觉的悸动。

    虽然嘴里百般不承认,可是君梦瑶心里却不得不服气,慕容怀确实有着高超的吻技,脉脉柔情中,带着摄人心魄的强势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没什么了不起,毕竟他可是花名在外,传说中换女人如衣服的慕容怀啊!要是连这点水平都没有,那更是贻笑大方。

    君梦瑶这么想着,眉头悄然泛起抹气恼,用力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发。

    真是的,自己干嘛要去想那个家伙,说不定他这会儿正跟哪个女孩打情骂俏呢!

    谁知道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,之前曾经对多少女孩说过?不然怎么可能会说的那么熟练自然?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想他干嘛!

    君梦瑶越想心里越来火,借着擦拭头发的动作猛晃脑袋,想把脑海里慕容怀的样子给甩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记忆却偏偏跟她作对似得,她越想甩掉,脑子里慕容怀的痞笑模样就越发的清晰,甚至鲜活到能够听到他魅惑的低笑声,“瑶儿,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——,”君梦瑶长长叹息了声,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病的不轻。大半夜的,干嘛突然想到那个家伙!

    她再也没有心情欣赏月色,擦干头发快速回了房间,躺在床上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然而人虽然躺了下去,脑子却格外的清醒,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折腾了好一会儿,君梦瑶仍是无法入眠,索性气恼地摸到手机,百无聊赖地扒拉起来。

    她随意点开个网页浏览新闻,很快又无聊地关掉,眼角的余光才看到居然有条未读短讯。

    伸手刚点开那条未读讯息,瞬间就跳出几个字,“睡了么瑶儿,有没有在偷偷想我?”

    “自恋狂。”君梦瑶低声嘀咕了句,嘴角却偷偷扬起抹甜笑。

    她都不用往下翻,就已经猜到这条简讯是谁发来的。

    除了慕容怀那个极度自恋的家伙,谁会这么爱往脸上贴金?

    都这么晚了,谁会不睡觉?还偷偷想他,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吧!

    君梦瑶在心里默默吐槽着,手指悄然划到接受时间,这才发现这条简讯是自己洗澡时发过来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,要不要回一条过去呢?

    不回的话,会不会不太礼貌?

    君梦瑶还没想好,手指已经飞快摁下了回复,打出了一行字:谁会想你这个自恋狂,臭美!

    等她打完又看了遍后,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好,又逐个删掉,换了句回复:我才没有想你,少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可是看了遍,君梦瑶又觉得这样的回复太过尖锐,犹豫了下,删掉换成简单粗暴的两个字:“没有!”

    这次她倒没再多纠结,打完就直接发了出去,然后丢下手机翻身入睡,脸上偷偷溢出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甜笑。

    君梦瑶的信息刚发出去,瞬间就到了慕容怀的手机。

    同样明媚的月光下,慕容怀根本就没有睡,而是握着手机在等君梦瑶的回复。

    他自从昨晚被裴川送回到重症病房后,精神状态就越来越差,醒来的时候还没有昏睡的时间多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这样,慕容怀仍然没忘叮嘱裴川,让他即刻远赴F国调查向菀的事,同时叮咛他务必要确保君梦瑶的安全。裴川当即表示,已经买了赶赴F国的最早的航班,然后把保护君梦瑶的重担,交给了自己最信赖的两兄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