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0章 最后的欢乐相处…

    慕容怀这才放心陷入昏睡,直到天色黑沉,才终于沉沉醒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精神越来越萎靡不振,心里越发思念着君梦瑶,发了疯的想要见到她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自己血液里那未知的毒素,还有那天看到君梦瑶蹲在地上哭得无助的一幕,慕容怀不得不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现在敢肯定,他的小瑶儿已经对自己动了些许感情。

    只是这份感情藏得太深,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罢了。

    慕容怀很懊恼自己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刻,身体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否则就算是连蒙带骗,他也一定要让他的小瑶儿正视对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眼下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康复,只能死死摁住那颗思念的心,强迫自己不冒冒失失冲到君梦瑶面前,把她紧紧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相信等裴川调查清楚向菀的事,然后解开陆康对自己的误会,到时候陆康自然会将解药给拿出来。

    只有等所有不确定的因素都尘埃落定时,才是他正式向他最爱的女孩展开追求的那一天!

    怀着这样期待的心情,慕容怀靠坐在床上,就这窗外溶溶的月光,到底按耐不住心底浓郁的思念,给君梦瑶发了条简讯。

    发送短信只用了短短几秒钟而已,因为这句话早在慕容怀心里说了无数遍。

    不过他等君梦瑶的回信,却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对慕容怀来说,这一个多小时过得格外漫长,久到他都已经有几分泄气,怀疑自己很可能都收不到回复。

    直到微弱的简讯提示音响起,等到困乏的慕容怀瞬间来了精神,眼眸跟着璀璨起来。

    他立即点开那条回复,发现上面只有短短两个字:“没有!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这么两个字而已,慕容怀的心里却乐开了花,雀跃地像个终于吃到糖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,他的小女孩敲出这两个字时,皱眉撇嘴的可爱模样。

    他的小瑶儿永远都是那么的可爱,就连拒绝都格外的招人疼。

    慕容怀努力抿着薄唇,不让笑声偷跑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独属于他自己的甜蜜,他才不舍得被别人给听到。

    不假思索的,慕容怀敲了条简讯回了过去,“可是我想你了,该怎么办才好呢?”

    发出短信后,慕容怀就将手机贴在心口处,把它想象成君梦瑶,就像在拥抱着她似得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很幼稚,甚至带着几分傻气。

    不过陷入爱情里的男男女女素来都是傻子,只顾着偷着傻乐,谁也没空去嘲别人的低幼。

    很快,慕容怀就再次收到了回复,没再像上一条那样等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点开,里面的字立即跳入视线,仍是君梦瑶一向口是心非的风格:“凉拌!”

    慕容怀沉浸在君梦瑶回复的欣喜中,喜不自胜再回了条,“可是我的心因你跳的火热,根本凉不了呢。”

    这土味情话发出去没多久,就收到君梦瑶发来的回复。

    上面并没有字,而是个相当卡哇伊的表情包:举着夸张砍刀,猛翻白眼的可乐兔。

    “呵呵,要不要这么可爱?”

    慕容怀低声浅笑起来,很快跟着回了只憨态可掬的熊猫,手里还拿着只火红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两人就像个幼稚的孩子似得,不再发任何、文字,而是展开了斗图大作战。

    君梦瑶但凡发过来,都是嫌弃满满的各种讨伐表情;慕容怀则逮住机会似得,狂发各种表白的萌表情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上疯了似得跳出来的各种表白表情包,君梦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索性关了手机。

    她之前知道自己耍嘴皮子不是慕容怀的对手,没想到跟他斗图都能败得那么惨烈,简直是人生噩梦啊!

    等手机屏幕彻底黑掉,世界这才彻底清净下来。

    君梦瑶惬意地伸了个懒腰,捞过缩在床边睡得正香的小包子,搂着它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她本来有些睡不着,跟慕容怀斗了那么一会儿图终于觉得疲累,很快就香甜地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而慕容怀仍在狂轰乱炸似得猛丢表情包,直到发现君梦瑶很久都没有回复,这才笑得宠溺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个可爱的小丫头,肯定是发现斗图斗不过,索性关机睡觉了吧?

    慕容怀脸上的笑怎么都停不了,侧眸看了眼外面的月色,发现已经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是啊,都这么晚了,他的小瑶儿确实也应该睡了的。

    慕容怀握着手机,再次给君梦瑶发了个甜甜的表情包,这才跟着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最近频繁的昏睡令他都有些排斥闭眼躺下,不过想到睡着后很有可能闯入君梦瑶的梦乡,慕容怀瞬间释怀,安安稳稳闭目躺下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想着君梦瑶娇笑时的可爱俏模样,心里默念着君梦瑶的名字,跟着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明亮的月儿高挂,默默注视着这个安静的城市,洒下如水的月光。

    城市里的大部分人已经熟睡,醒着的都有各自精彩的夜生活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,是停在君家别墅外的那辆黑色商务车。

    车子的前盖上,坐着名黑衣黑裤的男人,手指夹着的香烟明灭不已。

    他就是裴川最信赖的那对哥俩,这两天负责在暗处保护君梦瑶的安全,十分恪尽职守。

    不过两天的盯梢下来,风平浪静到令这小哥俩都觉得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尤其是沉寂的黑夜,独自坐着抽闷烟,怎么看怎么像个傻子。

    他吐出嘴里的烟气,将剩下的烟头狠狠丢开,这才抬腕看了眼时间,居然已经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难怪已经有几分困了,他伸了个懒腰从车前盖上跳下来,敲响车窗叫醒该换班的弟弟,“喂,该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车窗很快落下来,露出弟弟那张没睡醒的脸,“哥,能不能消停会儿?这都没什么事,咱们就不能安稳睡一觉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川哥临走时可是嘱咐过我们的,一定要在暗中保护好君小姐的安全。”“什么不行不好的,咱们都盯了好几天了,君小姐过着按部就班的日子,根本办点事没有。”车内的弟弟不满地挥手,“快上来睡一会儿,大半夜的谁会想不开过来害君小姐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