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1章 小学妹,对不起了!

    车外的哥哥摇头拒绝,“你忘了那个叫陆康的家伙?我觉得他精神有点不太正常,鬼知道他会不会打什么坏主意,还是堤防着点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那个被咱们拖着拽下台阶的那家伙?我保证他这会儿正在医院躺着治脑震荡呢!”

    车里的弟弟困得不行,说什么都不肯下来值守,索性拉开车门,把自己的哥哥拽进来,“得,你就崩瞎操心了,赶紧眯一会儿,白天咱们还得继续盯梢呢!”

    当哥哥的那名保镖犹豫了下,想起陆康后脑勺被磕得头破血流的模样,也觉得他估计没什么力气作妖。

    稍微犹豫了两下,他弯腰钻进车内。

    毕竟熬了大半夜,他也困得厉害,白天还要盯梢,偷偷眯一会儿估计也不会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困乏的两兄弟很快响起鼾声,车外始终安静一片,转瞬间天色已经悄然发亮。

    黎明时刻是人睡得最香甜的时候,这兄弟俩当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就连睡在别墅二楼的君梦瑶,此刻也睡得格外香甜。

    她昨晚本来就睡得晚,后来又跟慕容怀斗了会儿图,这会儿根本没睡醒。

    直到她预存的闹钟响起,这才迷迷瞪瞪看了眼时间,发现还不到五点钟,眯着眼睛又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刚准备再睡会儿,突然想到今天约好了要跟陆康飞去F国的,立即精神抖擞跳下床,“糟了,差点误事!”

    君梦瑶手忙脚乱一阵洗漱,等收拾好自己,已经差不多到了五点。

    好在昨晚她就提前收拾打包好了行李,再换身衣服,就可以随时出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赫然是陆康打来的。

    君梦瑶知道肯定是陆康见自己没什么动静,这是打过来催促的。

    她调皮地吐了下舌头,立即接通电话,脆生生道,“学长,不好意思哈,我好像有点慢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就怕你误了航班,已经在你家外面等了。”

    陆康温润的声音传来,一如即往的谦和君子。

    “学长已经在门外了?那多不好意思,我马上下去。”君梦瑶立即挂了电话,推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她起的早,天色才刚蒙蒙亮,就连别墅里最勤快的女佣都还没起床。

    君梦瑶推着行李来到大门口,就看到陆康穿着身运动装,正斜靠在车前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连忙快走几步赶到门前,打开门冲陆康歉意笑起来,“抱歉啊学长,我差点迟到,还害得你来专程来接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可就见外了啊,能为学妹效劳,是身为学长我的荣耀呢。”

    陆康笑得格外阳光,单手接过君梦瑶的行李箱,把它放在了后备箱,帅气地关上。

    “走吧,大家肯定都在等着你的到来呢。”陆康绅士地拉开车门,示意君梦瑶上车。

    君梦瑶被陆康的风趣逗乐,掩唇轻笑起来,“那好吧,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她弯腰坐进后面的位置,系上保险带掏出手机,“学长,机票多少钱,我转给你。”

    陆康启动车子,缓缓驶离君家别墅,看着后视镜里的君梦瑶冷笑,“不用了,一点机票钱而已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没注意到陆康的异常,还以为他在跟自己客套,坚持要转账过去,“不行的学长,机票钱我还是出得起,怎么能让你付呢?”

    陆康这次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从车前方拿了瓶牛奶,转手递给君梦瑶,“能不能先别纠结这个,先喝点牛奶垫垫胃,这会儿去吃早餐估计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机票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陆康不耐烦地打断,“不要总是机票机票的!先把牛奶喝了,再说其它的事情!”

    之前的陆康始终温雅谦和,陡然暴躁起来的声音令君梦瑶有些愣怔,拿着那瓶牛奶突然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。

    车内的气氛变得有几分尴尬,君梦瑶犹豫了下,轻声说道,“学长,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?为什么看上去很不开心?”

    陆康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有点粗暴,立即换回之前的语调,尽量温和道,“是啊,今天是我深爱的女孩的忌日,我可能情绪有点失控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啊学长,我刚才不知道有这事……你不要太难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这才知道自己居然戳到了别人的伤心事,没想到学长深爱的女孩居然已经离世,心里有几分歉疚。

    她张嘴想要安抚下陆康,可是感情这种事,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,别人并不能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君梦瑶搜肠刮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最后只能放弃,说出句毫无安抚力的场面话,“逝者已逝,活着的人更要好好活下去,连着自己深爱的人那一份!”

    陆康觉得自己的嘴巴苦苦的,那是从心里蹿起来的苦涩,弥漫了整个心间还不算,揪得他心肝肺都是疼的。

    他深深吸了口气,努力不让自己被悲伤的情绪驱使,做出发狂的事来,只是苦笑着摇头,“没关系的,她已经厌弃了这个世界,不会想让我替她活着的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尴尬的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,只好低头喝着手上的牛奶。

    她向来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,尤其是学长的爱人已经逝去这种情况,她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抚。

    陆康透过后视镜,看到君梦瑶终于喝了自己刻意准备的牛奶,心里的苦涩终于稍稍缓解了些,眼眸里尽是得意。

    他冷眼盯视着君梦瑶喝完,这才不紧不慢道,“瑶儿,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,你以后会原谅我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君梦瑶收起空牛奶盒,没听懂陆康话里的意思,“学长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陆康此时已经将车子开出远离君氏别墅的街上,靠边暂停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看向一脸茫然的君梦瑶,诚挚道歉,“对不起小学妹,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去做。哪怕不能得到你的原谅,我也必须完成。”此时的陆康满脸阴鹜,跟之前温文尔雅的形象大相径庭,看得君梦瑶心里一凉,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