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2章 我只想让慕容怀死!

    “学长……”君梦瑶尽量安抚住自己慌乱的情绪,轻声说道,“你不要这样,看上去好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怕吗?哈哈,”陆康凄然苦笑起来,“我也害怕我现在的样子,就像个狰狞的魔鬼。可是不让慕容怀付出代价,我这一辈子都寝食难安!

    君梦瑶的心咯噔一下,“学长,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?慕容怀他怎么了?还有,我们不是要飞去F国么?”

    “根本没有什么F国,抱歉小学妹,这件事是我骗了你。”陆康郑重致歉,低声道,“你放心好了,我只是用你引出慕容怀。等了结了这一切,就会放你离开。“君梦瑶的眉头越皱越紧,“学长,你到底在说些什么?我们出国跟慕容怀有什么关系?什么叫了结了这一切,你的口气怎么听上去那么可怕?拜托你说清楚,我还是不明白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学妹,你不用明白,只要记住我的话,远离慕容怀这个渣男就可以了。”陆康的表情格外严肃,“他是玩弄女人感情的恶魔,而我,马上就会送他下地狱!”

    “不,学长,你到底怎么了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君梦瑶虽然仍是一头雾水,却还是明白了事情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向车窗外,这才发现陆康根本没有载着她朝机场赶,而是将车子停在了偏僻的小路上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君梦瑶觉得自己就像掉入了冰窟似得,浑身寒毛倒竖,恐惧几乎要将她给淹没。

    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F国的同学会,学长根本就是刻意接近她,然后用她来要挟慕容怀?

    而且听学长的口气,好像恨不得慕容怀立即死去一样?

    可是,他们不是朋友么?未知的恐惧令君梦瑶心都在打寒颤,摇头向陆康恳求道,“学长,你千万不要做傻事,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。我们回去找慕容怀,把事情好好说清楚,好不好?千万不能

    意气用事啊!”“说清楚?哈哈,你觉得慕容怀真的是什么谦谦君子么?”陆康转过身,指着自己被磕伤的后脑勺,“看到没有?这就是我找他理论付出的代价!那个恶魔,他以为他迫害死

    了向菀,就可以不用付任何的代价嘛!只要我活着,就一定要为向菀讨回这个公道!”君梦瑶听得胆颤心惊,不过仍尽量维持震惊,努力劝说着陆康,“学长,我不知道你们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慕容怀确实不是好人,可是从没听说过他逼死过哪个女孩啊

    !咱们回去好好说清楚,你先别冲动,好不好?”陆康的脸色变得阴鹜起来,凶狠瞪着君梦瑶,“闭嘴!我知道你也被慕容怀给迷惑了!就跟当年的向菀一样!你们这些傻女孩,怎么就分不清那些甜言蜜语下面包藏着的祸

    心呢!慕容怀根本就是个败类,根本不值得你们喜欢!”

    君梦瑶被陆康阴冷的眼神吓得肩膀一缩,却仍是努力为慕容怀辩解着,“不是的学长,他虽然有些玩世不恭,但是离败类这个词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君梦瑶说完,陆康已经一拳砸在汽车座椅上,“都说了让你闭嘴,你怎么就是不肯听呢?他这条命,我今天要定了!”

    座椅被砸得震天响,君梦瑶吓得脸都白了,“学长,冷静,冷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赶紧给慕容怀打电话,快!”陆康说着,直接拨通了慕容怀的电话,恶狠狠怼在君梦瑶面前,“说话!”

    听筒内响起嘟嘟的拨号声,然后是慕容怀有些含糊的声音,就像刚睡醒似得,“瑶儿?”

    “慕容怀,你不要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大声想警告慕容怀,陆康已经将电话拿了回去,恶狠狠道,“慕容怀,你的瑶儿在我手上,不想她受伤害的话,就一个人过来!”

    “陆康?你是不是疯了,快放了瑶儿!”慕容怀的声音陡然扬高,带着肃杀的冷酷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疯了!早在向菀坠亡时,她温热的血液溅在我的脸上,我就已经疯了!”陆康的眼泪无声滑落,脸上的表情格外狰狞,“你少跟我废话,来还是不来!”

    “慕容怀,你不要过来,学长疯了,他想伤害的是你!”君梦瑶竭力大喊着,想要提醒慕容怀危险。

    “瑶儿,瑶儿?你现在有没有危险?陆康他有没有伤害你?”慕容怀的声音紧张起来,“你不要害怕,我马上过去救你!”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瑶的声音逐渐变得微弱,无力地靠在后车座,虚弱地问向陆康,“学长,你……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“没什么,就是些让你安心睡过去的药。”陆康脸上没有半点内疚,得意地冲着手机喊道,“慕容怀,你听到了么?我只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,到时候你还不过来,就别怪我

    心狠手辣,我在海边老地方等你!”

    “好!我一定到!陆康你给我听着,如果你敢伤害瑶儿一根毫毛,我绝对会把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慕容怀恨恨说着,没忘了用陆康的底线威胁,“还有你喜欢的向菀,我发誓一定会找到她的墓地,将她彻底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慕容怀失去理智的叫嚣彻底激怒了陆康,他的脸色越发阴冷,“那就看谁有本事活到最后吧!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

    君梦瑶只觉得自己格外的疲惫,眼皮都支撑不住,却仍是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提醒慕容怀,“别……别来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陆康已经愤怒挂断电话,然后将手机丢出窗外,“可恶!今天慕容怀一定要死!”

    君梦瑶还想规劝情绪失控的陆康,话到嘴边却再没有力气发出声音,只能虚弱地伸出手“别……别……”

    浓重的疲惫感再度袭来,君梦瑶再也支撑不住,陷入了混沌的黑暗。

    陆康看了眼已经陷入昏睡的君梦瑶,坐回到驾驶位,踩下油门朝着海边赶去。他这次回国,就是专程为向菀报仇的,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,今天慕容怀都必须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