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3章 我必须去救瑶儿…

    向菀,你再等等,我在你坟前立过誓,一定会送慕容怀下去陪你,今天绝对办到!

    陆康在心里无声呐喊着,眼神决绝的目视前方,加速驶向海边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慕容怀,已经飞速从病床上起来,完全不理会任何人的阻拦。

    裴川飞去F国调查,预订的是今天中午的航班,这会儿还没回来,陪着慕容怀的是裴川信得过的几名手下。

    他们手挽手堵在门口,态度十分明朗,“总裁,你今天就是打死我们,我们也绝对不会让你出去冒险的!”

    就在陆康打来电话时,慕容怀甚至都还没有清醒过来,是被这几名保镖硬给喊醒的。

    这两天慕容怀的身体状况这么差,而且裴川又不在,就是借给这些人天大的胆子,他们也不敢放慕容怀出去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慕容怀身上穿着条纹病号服,威严地瞪视着堵在门口的保镖们,“敢挡我者,死!”

    几名保镖吓得面面相觑,然而并没有谁敢擅离职守,只好认命闭上眼睛,“与其被川哥回来打死,总裁,你还是给我们个痛快吧!”

    此时的慕容怀满心只记挂着君梦瑶的安危,别说是被自己的保镖拦路,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,他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地闯过去!

    眼下他还没有弄清楚在自己体内肆虐的毒素,又从电话里听到陆康对君梦瑶下了药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陆康很可能是用了同样的毒药来对付君梦瑶,慕容怀就懊恼地几乎悔断肠子,后悔那晚居然让裴川放走了陆康。

    都是他的一时心软,才铸成大错!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那样做会危及到君梦瑶,慕容怀宁愿那晚就了解了陆康的性命!

    他宁愿对不起天下人,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君梦瑶!

    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慕容怀知道自己眼下已经没有什么好办法来解决这件事。

    陆康出手就直接捉住了他的命脉,不就是想要他慕容怀这条命吗?拿去好了!只要他不伤害到他的瑶儿!

    慕容怀早已经打定主意,挺直脊梁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随着他迫人的气势全开,堵在门口的保镖们畏缩地互相对视,却只能硬着头皮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慕容怀一步步临近,身上裹着嗜血的肃杀。

    他眼眸冰冷地看着自己的保镖,威严出声,“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,让开!”

    “总裁,不是我们不让,是不敢让啊!您这样过去实在是太危险,根本就不是那个陆康的对手,而且川哥也不在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不等这名保镖说完,慕容怀已经亮出背在身后的枪,冷漠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子弹擦着火花从枪口迸射,稳稳嵌入其中一名保镖的大腿上,痛得他当即就抱腿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等裴川回来,你腿上的伤可以明确告诉他,你已经尽力阻拦,可是拦不住!”

    慕容怀说完这句话,睨视向其余保镖,“你们,是不是也想要来一枪?”

    面对慕容怀冷酷的语气,剩下几名保镖腿一软,认命地跪在地上,“请总裁三思!”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!”慕容怀冷漠笑了声,稳稳握住手枪,再次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这次是三声接连不辍的枪响,硝烟过后,其余几名保镖跟着抱住中枪的腿,颓然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慕容怀始终冷沉着脸,迈脚从他们身上跨过去,径直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他这次并不打算带任何人,就带了一把枪,和自己这条命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陆康要求不准带任何人同行,他心里记挂着君梦瑶的安危,根本就不敢赌!

    出了电梯后,楼下已经站满了两排保镖,他们刚才已经从耳麦里听到了楼上发生的事情,个个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慕容怀傲然看着自己的手下,冷声道,“怎么?连你们也要拦我?”

    “不!我们要跟着总裁一起去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这些保镖齐刷刷回应着,声势震天,刚毅的眼神已经摆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很好,”慕容怀微微点头,然后断然拒绝,“我最心爱的女人在陆康手里,为了她的安全,我只能投鼠忌器,不能带任何人过去!”

    “总裁!这样怎么可以?你现在身体状况欠佳,自己去分明就是送人头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总裁,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涉足危险呢?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请带上我们,到地方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!”

    忠诚的保镖们七嘴八舌表示反对,铁了心要跟慕容怀一起去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们跟着慕容怀走南闯北,享受着最优渥的待遇,唯有用忠诚才能回报慕容怀的知遇之恩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这帮手下,慕容怀感触地微红了眼圈,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,不是所有的人心都叵测难料。他深吸一口气,这才沉声道,“我理解你们的心情,但是,瑶儿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,是我愿意用生命去付出的女人,这个险我不能冒!就算我回不来,你们也要像敬重

    我一样敬重她!”

    眼看着素日里桀骜高冷的慕容怀说出这种近似托孤的话,在场的保镖纷纷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他们无声注视着还穿着病号服的慕容怀转身,钻入车内启动,缓缓驶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直到慕容怀的车子不见了踪影,这些保镖们默契地分别上了几辆车,远远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打定主意,在没确定君梦瑶安全前,绝对不会露面。

    但是陆康如果敢伤害他们敬重的总裁,他们发誓,必定要把他碎尸万段!

    慕容怀沉着脸将车子开得飞快,并没有注意到后面远远跟着的车队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不停在脑海里重复着:瑶儿,等我!我马上过来救你!

    流线型的跑车宛如夏日里的一道闪电,飞速穿梭过各大街道,根本无视闪烁不已的红灯,好几次都差点跟人撞上。

    不过慕容怀根本就不在乎,他早已经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,除了君梦瑶,这个世上没有谁能令他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滴答,滴答……”君梦瑶是被滴滴答答的水声给吵醒的,她觉得头昏沉沉的 ,就连掀开眼皮的动作都变得无比的艰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