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346章 今天就让你尝尝痛失所爱的滋味…
    第2346章 今天就让你尝尝痛失所爱的滋味…

    说完,慕容怀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此时的裴川正在机场,周围是行色匆匆的旅人。

    他听着听筒嘟嘟忙音,气恼地将手机摔进口袋,“可恶,你一定要撑到我回来啊!”

    暴戾的裴川令经过他身边的旅人纷纷绕行,裴川浑然不觉,趁着脸再次看了眼机票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距离起飞还有四十分钟,居然这么久,真是该死!

    裴川脸色黑沉地抿着唇,暗自后悔自己当时考虑的不够周到,应该直接开着飞机过来的。

    眼下就算再着急,也只能按捺着性子等待,简直糟糕透顶!

    这些年来,裴川跟着慕容怀出生入死,两人不仅仅是普通的主佣关系,更是并肩作战的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裴川从未见慕容怀对哪个女孩动过心,唯有君梦瑶,彻彻底底俘虏了慕容怀的灵魂,将他彻底给改造成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裴川接到手下的报告,得知慕容怀硬拖着不怎么精神的病躯跑出去后,忧心似焚的根本原因!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坐视慕容怀就这么被算计,那个叫陆康的简直该死!

    裴川咬牙切齿等着煎熬的时间过去,心里不断为慕容怀祈祷着,希望他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而此时,慕容怀已经将车子开出很远,眼前不再是规整过后的沙滩,隐约有些杂草丛生,不远处还有些破败的建筑。

    慕容怀紧绷着脸,停下车走出来,毅然朝着那处破败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踩在荒草上,发出沙沙的响声,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年少时的那个夏天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意气风发,无论走路还是做事,都带着股子风风火火的邪气,谁也不敢多招惹。

    而当年的陆康笑起来还很腼腆,说起话来轻声细语,十足的阳光少年。

    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人,却成了学校里最铁的小伙伴,经常聚在一起玩闹。

    慕容怀还记得,自己曾经跟在陆康的身后,来过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还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,船厂还没被废弃,两人参观了一路,嘻嘻哈哈打闹了整个下午,后来更是时常来这里玩耍。

    如今蓦然回首,慕容怀只觉得早已经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当年的船厂已经破败,而他和陆康的友谊,也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时间消磨了他们的友谊,而莫须有的误会,更是让陆康视他如仇敌,满腹心思算计,只想要了他这条命。

    慕容怀嘴角扬起抹嘲讽的笑,陆康,你之说的老地方,大概就是这里了吧?

    瞬间想明白的慕容怀并没有耽误,而是毅然踩过那些荒草,加快速度朝着船厂赶去。

    他很快穿过破败的船厂大门,来到了遍布着破船的广场,警惕地扫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偶尔有风吹过来,带着少许腐朽木料的气味,令慕容怀眉头下意识皱紧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糟糕的环境,他的瑶儿怎么承受的了?

    还有陆康那个混蛋,到底有没有伤害她?

    慕容怀正准备高声喊陆康出来,就听到头顶不远处传来阵桀桀的怪笑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慕容怀,你到底还是来了!”

    慕容怀立即寻声望去,就看到陆康正抱臂站在一艘破船上,得意地俯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陆康!你真是疯了!你有什么冲我来,放了瑶儿!”

    想到君梦瑶被陆康给掳走,慕容怀就恨得几乎失去理智,想要冲过去暴揍陆康一顿。

    他的愤怒被陆康看在眼里,洋洋得意地狂笑起来,“哈哈,慕容怀,你也有害怕的时候?告诉我,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遭受危险,却不能救她,那种滋味如何啊?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慕容怀低咒了声,往陆康跟前走去,仰头跟他理论着,“陆康,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你有什么不满的只管冲我来!对瑶儿下手,算什么男人!”

    “慕容怀,你少在这里趾高气昂!是,我卑鄙下流,不应该绑架小学妹。可是再怎么样,我也没有你无耻冷血!”

    陆康咬牙切齿控诉着慕容怀的恶行,“你肆意玩弄向菀的感情,抛弃了已经怀孕的她,致使她抑郁难治,孩子跟着受到影响早夭,你这个畜生,她怀的是你的孩子啊!”

    在陆康看来,如果不是因为慕容怀的不负责任,向菀根本不会抑郁成疾。

    这样向菀的孩子也不会早夭,她也不会决绝从楼顶跳下来,毅然舍弃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太多的失望汇集成生无可恋的绝望,带走了那个玫瑰花般芬芳动人的女孩,带走了他最爱最爱的向菀啊!

    没有经历过失去,没有人能够懂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。

    今天,陆康就决定让慕容怀看看,什么叫痛失所爱!

    慕容怀听完陆康的叱责,无语地揉了下眉心,“陆康,你到底想让我给你解释几次?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向菀,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我的!你一定是弄错了!”“闭嘴!你这个冷血无情的禽、兽!”陆康仇恨地瞪视着慕容怀,“你敢做为什么不敢承认?难道向菀在付出生命代价后,仍是不能让你记住她么?慕容怀,你可真是冷血无

    情!”陆康的指控让慕容怀也跟着来了火,“混蛋!我明明已经说了无数遍,那个该死的向菀我根本就不认识,你怎么就是不听呢?我不认识她,鬼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!

    “

    “慕容怀!你别欺人太甚!”陆康被激怒,气得扬起手上握着的遥控器,恶狠狠道,“你少狡辩,等你下地狱,向菀自然会跟你对峙的!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慕容怀郁闷低咒了声,扬眉看向陆康,“你让我过来,我也已经过来了,其它的事不要多提,你赶紧放了瑶儿!”

    “什么其它的事不要多提?慕容怀,你摸摸自己的良心,看看它还在不在!向菀为了你那么奋不顾身,却被你弃如敝履,你甚至提都不愿意提她!”

    陆康恨得眼睛都红了,“既然你这么无情,也就别怪我狠辣!今天我就让你尝尝,痛失所爱的那种滋味!”说着,他冲慕容怀扬起手里握着的遥控器,“我把她藏在这里的某一艘船上,旁边设置好了炸弹,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