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9章 我还好好活着…

    如果陆康不是太过于开心,就会发现慕容怀的耳孔处,已经悄然渗出了大片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慕容怀,看着最爱的女人死在你面前是什么滋味?”陆康居高临下看着往上攀爬的慕容怀,用脚踩住他的手背,“归根究底,你就是祸水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慕容怀,向菀怎么可能会惨死!

    陆康眼眸低垂,仇恨地看着被自己踩住手背的慕容怀,眼里闪过的却是向菀弥留之际,自眼角滚落的那颗泪珠。

    焚天的恨意主导了陆康的神智,他用尽全力碾踩着慕容怀的手背,字字句句都是控诉,“慕容怀,你和你那肮脏腐朽的灵魂,早就该下地狱了!”

    慕容怀艰难仰头,只看到陆康的嘴巴在一张一合,却听不到他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,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听不到任何的声音,耳膜处也在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看来是刚才的那场近距离爆炸,震破了他的耳膜……

    慕容怀并不在意这个,而是咬牙挥拳,重重砸向陆康的腿踝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在乎自己手背被踩破皮那点刺痛,一心只想砸倒陆康,为君梦瑶报仇!

    慕容怀的拳风凛然而至,狠狠砸在陆康腿踝,痛得陆康不得不后退避开。

    而满身血痕的慕容怀借着这个时机,凌空翻到船上,饿虎出笼般扑向陆康。

    他揪住陆康的衣领,扬手又是一拳,狠狠砸中陆康的下巴,“混蛋!你还我瑶儿!”

    用尽了十足力的拳风砸中陆康的下颌,硬生生砸掉他两颗牙齿,带着血水喷溅出来。

    慕容怀已经彻底红了眼,拳风根本不停,疯了似得砸向陆康。

    他身手本来就好,如今又满腔仇恨,打得陆康根本招架不住,很快就被砸倒在地!

    陆康原本刻意穿得帅气,就是为了让向菀看到他意气风发为她报仇的一幕。

    哪知道他到底还是低估了愤怒中的慕容怀,被打得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身上很快染满了两人的血渍,看上去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陆康身后不远的船舱内,君梦瑶幽幽转醒。

    虽然陆康嘴里说的惊悚,其实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地步。

    他心里只有对慕容怀经年的仇恨而已,让他去伤害别人,他还真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人是十分信赖他的小学妹,陆康更是无法做到那么狠戾凶残。

    之前慕容怀看到那具被炸上天的身影,只是具套了件黄色衣服的塑料模型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是这样,陆康仍是看到了慕容怀脸上的伤心欲绝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在向菀的坟前承诺过,一定会将慕容怀踹下地狱,跟向菀赔罪的!

    不管这个目标有多么的艰难,他都一定会达成!

    因此面对陷入癫狂状态的慕容怀,陆康眼里没有半点惊慌,而是不要命的跟他缠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反正大家都没了活下去的希冀,那就都别折腾,一起离开这个不值得留恋的世界吧!

    两人的撕打还在继续着,被反锁在房间里的君梦瑶觉得头重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扶着墙壁,昏沉沉站起来,就看到不太透明的窗户外,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。

    陆康的狼狈君梦瑶并不奇怪,因为她知道慕容怀的身手不弱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慕容怀的身上居然穿着病号服,上面还布满了斑驳的血渍?

    君梦瑶的心一紧,想起陆康对慕容怀那咬牙切齿的仇恨,那是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执念!

    糟了,看来是慕容怀中了圈套,不然不可能把他自己弄得这么狼狈!

    君梦瑶心里一急,刚才的眩晕感瞬间消失,大步走向门口,却根本拉不开被反锁着的门。

    眼看着外面两人撕打的厉害,君梦瑶来不及多犹豫,直接拎起张歪在地上的板凳,狠狠砸向玻璃窗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老旧的玻璃窗应声而碎,玻璃碎片落了满地。

    君梦瑶将手从被砸得窟窿眼里伸出来,尝试摸索被反锁的门栓。

    因为太过心急,她细嫩的肌肤被玻璃茬戳到,殷红的鲜血瞬间流出。

    被割伤的刺痛令君梦瑶微微皱起秀眉,仍咬牙摸索着门栓。

    很快,她顺利将门打开,顾不上擦拭手腕上的血痕,大步朝仍缠打在一起的两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再打了!之前你们不是最好的兄弟么?”

    君梦瑶大声喊着,期望能让两人停下来。

    陆康这才发现君梦瑶已经醒了过来,他立即加快攻势,相拥最短的时间结果了慕容怀。

    哪怕陆康用尽了算计,仍是不想在学妹面前变成狰狞的魔鬼,这也是他为什么要锁起君梦瑶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耳膜早已经因为刚才的那阵爆破穿孔,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君梦瑶的呼喊,他根本毫无反应,仍仇恨地冲着陆康挥拳!

    该死的陆康,一定要为他的瑶儿偿命!

    眼见着两人打斗的更加凶狠,君梦瑶只能冲上去,用力握住慕容怀和陆康的手臂,“求求你们停下来,不要再打了!”

    陡然的触感令慕容怀愕然转头,真真切切看到君梦瑶垂泪的娇俏脸庞,整个人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可人儿,是他心心念念的瑶儿?她还好好的,并没有被那场爆炸累及?

    “瑶儿…”慕容怀沙哑出声,哪怕他自己都听不到,仍在执意问出心中的担忧,“告诉我你好好的,你没有受到伤害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君梦瑶半蹲在地上,看着慕容怀关切的炙热眼神,仿佛整个灵魂都被吸进了他的眼眸里。

    那是怎样忐忑的眼神,裹着惴惴不安的担忧,迷茫到犹如冬夜里的大雾,浓的几乎令人窒息?

   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在这样化不开的浓雾下,藏着道划破黑暗的亮光,撕、裂了所有的悲伤和迷茫。

    那是藏不住的欣喜若狂,热切到令人跟着心跳加速,备感欢欣鼓舞!

    “是我,我还活着,我还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噙着泪点头,然而仍是没能控制好发酸的鼻头,晶莹的泪珠悄然滚落,砸在慕容怀的手臂上。 泪痕有些微凉,却宛如燎原的星火般,燃起慕容怀早已死寂的内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