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1章 瑶儿,对不起…

    在慕容怀的记忆中,他从未这么狼狈过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只要看到他的瑶儿安然无恙,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昔日他的铁哥们陆康已经心魔深种,既然费了心思想要他的命,那就拿走好了。

    只要不伤害到他的瑶儿,其它的都好说。

    其实就这么死在君梦瑶的怀里,也未尝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慕容怀只觉得自己气息减弱,已经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然而他没想到的是,陆康居然像得了失心疯似得,握着那枚沾满他血渍的铁疙瘩,朝君梦瑶的头顶砸去!

    之前的慕容怀已经放弃了求生的信念,任由毒素在自己身体里扩散,逐步走向死神挥下的镰刀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君梦瑶危机四起,濒死的身体陡然爆发出巨大的潜能,猛地抱住陆康的小腿,硬是将他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混蛋!你不准伤害她!”

    这近似咆哮的怒吼响起,瞬间令君梦瑶泪目不已。

    不管她之前有多么的排斥慕容怀,此时都不得不承认,他是真的把她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!

    明明他全身都被鲜血浸染,气息奄奄到生命垂危,此时却像猛虎般撂倒了身形高大的陆康。

    不过君梦瑶的感触也只是那么几秒钟而已,因为慕容怀强撑着透支了最后的体力,在撂倒陆康后,自己也跟着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沉沉砸在甲板上,发出令人心悸的闷响。

    君梦瑶立即冲上去,着急的晃动他的双肩,“慕容怀,你要挺住啊!答应我,千万不要有事!”

    慕容怀全身的力气都因为刚才的举动被抽干,他的世界仍是死寂一片,后脑勺痛得厉害,很明显被磕破了洞。

    无边的困意席卷过来,拽着慕容怀往下沉,沉入那无边的黑暗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很可能是要死了。

    慕容怀从来都不怕死,只怕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女孩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他愿意舍弃所有的一切换来她的安全,可是现在看来,似乎就连这个心愿,都不可能实现了呢。

    颠狂嗜杀的陆康,大概是不会放过他的瑶儿,他到底还是连累到了她。

    慕容怀艰难撑着疲惫到极点的身体,伸手摸索着君梦瑶的手,声音格外微弱,“瑶儿…对…对不起…我还是连累了。” “不,你不要说了,不要再说了,”君梦瑶用手擦着从慕容怀嘴角溢出的血渍,阻止他再继续说下去,“你给我坚持住,慕容怀,你一定要活下去啊,不然我发誓恨你一

    辈子!”

    慕容怀根本听不到君梦瑶的声音,他从没像这一刻那么无奈懊恼。

    明明他最心爱的女孩近在眼前,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关切,他却听不到她任何的声音!

    她说的那么急切,肯定是在关心自己吧?

    能在弥留之际看到她对自己的关怀,多少也算欣慰了吧?

    慕容怀无奈地想着,艰难抬手,满是血渍的手心颤巍巍握住君梦瑶的手腕,声音苦涩沙哑,“瑶儿…瑶儿…我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慕容怀,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撑下去啊!你不能这么脆弱,一定要挺住!挺住啊!”

    君梦瑶无助地跪在慕容怀跟前,哭得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她清楚感觉到了慕容怀逐渐变冷的体温,知道慕容怀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这个她一直逃避的男人,她一直觉得像打不死的蟑螂似得男人,怎么能这样气息微弱地躺在这里呢?

    他应该跳起来,轻松击败陆康,然后再霸道揽着她的肩膀,快速偷亲她的脸颊,然后笑得像只得逞的狐狸啊!

    “慕容怀,你要是敢这么闭上眼睛,我发誓会恨你一辈子!我发誓!”

    君梦瑶拼命晃着慕容怀的肩膀,眼泪迷糊了她的黑眸,生怕他的眼皮无力耷拉下来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意识已经逐渐涣散,他看着君梦瑶被泪水打湿的脸庞,好像伸出手帮她擦干泪痕。

    可是就连这个最简单的心愿,他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眼下他能做的,只有用尽余力,握紧君梦瑶的手腕,心头蓄满了不甘心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看到这个口是心非的女孩对他露出关切,可他却要走了,真的很不甘心呢!

    如果这是老天对他之前形骸放、浪的惩罚,也未免太残忍了些吧?

    那个向菀,他真的是毫无印象啊!

    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晚太晚了,他的生命已经开启了倒计时,唯一能做的,就是定定看着他心爱的女孩,将她的一颦一笑都刻在心间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康已经从地上爬起来,步步逼近笑的狰狞,“好一番情真意切!既然你们那么不舍得对方,那就让我圆了你们的心愿,送你们一程吧!”

    君梦瑶扑在慕容怀身上,将他牢牢护在身下,然后猩红这眼睛回头,“好!我宁愿跟他一起赴死!陆康,等你弄清楚所有的真相,一定会受到良心的谴责!” “呵呵,良心?在我决心为向菀报仇时,就将良心丢到了臭水沟!”陆康咬牙深吸口气,“小学妹,本来我不打算伤害你的。可是你根本拎不清,那就不要怪我无情,要怪

    就怪你自己被慕容怀的皮相给蛊惑,忘了做人应有的底线!” “学长,这句话我原封不动地送给你!是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抛弃了做人应有的底线!”君梦瑶毅然扬起下巴,瞪视着杀机四溢的陆康,“既然你决意想要我们的命,

    那就出手吧!”

    陆康不再出声,将手里的铁疙瘩高高扬起。

    只要落下,君梦瑶不死也绝对会重伤,到时候他再补给慕容怀致命一击!

    锈迹斑斑的铁疙瘩再次在空中划出触目的血红,目标赫然是君梦瑶的头顶!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,半空中响起突兀的枪声,“砰!”

    陆康的身形晃了晃,不敢置信地闻声看去,赫然看到裴川跃上甲板,手里握着把仍冒着硝烟的手枪。

    而陆康的大腿处,赫然多出个血窟窿,鲜血汩汩流淌,那是被子弹洞穿的结果。 腿间的刺痛愈发刺激了陆康,他知道慕容怀的援兵已到,自己必须速战速决!